找到标题 第54页
01览:131 早报选读:刘培芳—戴着镣铐跳舞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刘培芳—戴着镣铐跳舞
作者:费言 12:11pm 21/10/2004

● 刘培芳

  华文教学又要来一次大刀阔斧的改革,官方与民间各界的对话会,在总统府举行,内阁资政李光耀亲自主持,可见政府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关心华文命运的人,很高兴听到李资政说:“政府将尽量营造一个使用华文的环境,让华文成为课室以外实际应用的语文。”

  但营造一个广泛使用华文华语的环境到底如何具体落实,他未详加说明。也许,得等到华文教学检讨委员会过些时候公布白皮书时,我们才知分晓。

  是的,我们应该承认学生的华文水平江河日下,最关键的因素是我国整个社会大环境不利于华文的学习。我常为那许许多多埋头苦干默默耕耘的华文老师们抱屈,他们总是使尽法宝,要让华文变得生动有趣,却往往事倍功半,效果不大。社会整体氛围重英轻华,他们在逆水中行舟。如果说,死记硬背的强迫教学法扼杀了学生的兴趣,甚至牺牲了整整一代人,这对华文老师是不太公平的。

  情况就好像叫一个人戴着镣铐跳舞。这扣着手脚的镣铐就是整个社会大环境,学习华文就好比跳舞。如果环境不改变,华文教学法再变通再灵活,也难大有作为。能说戴着镣铐、甚或说把镣铐放松一些、铁链减轻一些,就可以把一支舞跳得精彩吗?

  这些年来,国家领导一再强调华文重要,但语文政策实行的结果恰恰适得其反。因为华文只是课堂上的单一科目,学生接触华文的时间少之又少。走出学校,开口说华语,感觉上矮人一截,这种要不得的心理,到底是如何形成的?

  如今中国崛起,经济腾飞,一个有利可图的庞大市场非常吸引人,不急起直追,便再也赶不上这趟列车,心急如焚的领袖们非得站出来,晓以大义不可。义正词严,这次是真的要破釜沉舟了。

  而我的心情和许多人一样,喜忧参半。眼看整个改革大计建基于两个甚具争议性的大前提上,我心有戚戚。首先,改革的目标纯粹是功利和经济挂帅、以工具理性为考量,学好华文的动机是因为有“钱途”,如此一来,语言不再是文化的载体,而只是一种谋生技能、生存工具;其次,对于“先认字后写字“的理念和其成效,当局是否过于执迷了?

  (待续)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1/10/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