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4页
浏览:382 早报言论:排名·政经·性事 作者:路人
主题:早报言论:排名·政经·性事
作者:路人 2:28pm 20/10/2004

这篇也有点意思。
---------------

排名·政经·性事

● 黄浩威

  自建国以来,新加坡似乎对任何形式的排名都推崇备至(与公民自由有关的排名除外)。国人对其神圣性的信奉,可在政治、经济与教育等各领域充分感受之。

  我们对生命和人格价值的衡量,几乎完全建构在排名的思维模式中:呼吸排名,消化排名,排泄排名,并引以为豪。既是如此,就让我们来关注一下本周两则有关排名的新闻,从中探索经济、政治与性事之间是否存在着任何关系。

  首先是世界经济论坛公布了《2004—2005年世界竞争力报告》,新加坡的排名掉了一个名次,排名第七。而台湾的竞争力表现却比去年好,从第五名升上第四名,蝉联亚洲地区的宝座。

  令人欣慰的是,新加坡“今年的排名虽比去年逊色,但依然和台湾并列为亚洲区域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之一”(见《联合早报》10月14日新闻)。

  另一项10月13日的《早报》新闻,也与目前国家极为关注的课题有关,即安全套厂商杜蕾斯(Durex)本年度进行的全球性事调查。其结果显示新加坡人年均做爱次数79次,比去年的96次少。

  然而,再次可以令人欣慰的是,“新加坡人却在本年度摆脱缺乏‘性’趣的冠军荣衔”,让日本人取而代之,“被评选为‘性’趣最低一族”。

  这两项报告的成绩提出了一些引人深思的问题。为什么一个普遍为新加坡主流社会斥为“政治动荡”、“社会乌烟瘴气”,指新加坡是“鼻屎”的台湾,可以被世界经济论坛肯定呢?

  《世界竞争力报告》的评估标准就包括了投资环境、技术创新研发能力等。而台湾,那个在国际外交场合上指新加坡“扶中国卵葩”的台湾,竟可以在竞争力报告中的科技实力榜上排名第二,甚至将以科技资讯发达为荣的新加坡远远抛在第十一位。

  此外,新加坡的竞争排名2000年以来就节节下降,该年退居第二,在2001年又下滑至第四,前年再退至第七名。

  再者,自2000年由“台独分子”阿扁所领导的(“政治动荡”、“龌龊腐败”的)台湾,竟可以在总体竞争力排名上,连续三年超越(“政治稳定”、“体制廉明”的)新加坡?长期的国民教育,不是已经让我们对“政治稳定”与“经济繁荣”/“经济竞争力”相辅相成的对等关系坚信不移吗?

  新加坡怎么会让一个形成“亚太区域的不稳定因素”的台湾,不仅超越了我们的名次,还挑战了我们理解政治与经济发展关系的思维模式?是我们和中国正式建立邦交后,本地媒体对台湾社会的表述与理解过于单面?还是我们对自己国家政治、经济、科技资讯的自我想像过于丰富?

  且不进一步深究政治与经济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否有某种定律(不论相生或相克),但要人们对性与经济之间的进行关系解读,应该不难。不少人大概可以由最简单的角度出发,作出生育率与经济生产力有着相生关系的直接联想吧?

  那政治与性之间的关系是否又能成立呢?我们的 “社会稳定”是否与“性事贫乏”有任何关系呢?

  好在新加坡人在‘性’趣排行榜上“免包尾”,可以为自己比日本人略高而感到庆幸。然而我们年均做爱次数却又刚好次于台湾,这是否又说明了什么和什么之间的关系?

  这样追究下去倒像是在钻牛角尖了。其实,提升名次才是当务之急,毕竟平均行房次数与国家发展的相生关系是不容置疑的。愿新加坡人能以国家为己任,多多努力,明年超越台湾,弥补经济竞争力的不足。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路人 20/10/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