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4页
01览:061 早报选读:庄永康 ---- 放下枪杆子的勇气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庄永康 ---- 放下枪杆子的勇气
作者:费言 11:48am 19/10/2004


● 庄永康

  很难怪现在新加坡的年轻人不知道陈平是谁,即使是虚长了一把年纪的笔者,陈平的轰轰烈烈,也只是在童年时候感受到。

  由陈平为首的马来亚共产党(简称马共),在日本时期本来是一批抗日游击队,与英军合作。1945年马来亚光复,陈平还得过OBE帝国勋章(后被收回)。抗日军有的复员为平民,而陈平和一批马共则回到山林,发动武装斗争,试图以武力推翻英国的殖民统治。

  英军“剿共”两年多,效果不著,便在1948年颁布紧急法令,正式向马共宣战。英军的策略是在马共出没的地方建立“新村”,把当地的农民和民众与马共隔绝开来。

  马共本来就缺乏正规训练,在弹药不足与粮食物资极度匮乏的情况下战斗,力量日渐下降。直到1960年,当局鉴于马共威胁已受控制,乃宣布紧急法令解除。当然,这时的马来亚已在1957年独立,而新加坡则在1959年实行自治,不再是英国殖民地了。

  如此悠悠再到了1989年,仍在泰国南部边境活动的马共与马、泰政府会谈,签署了和平协议,放下武器,也销毁了1120件枪支、8万多枚子弹和数千件爆炸物。森林中的马共全盛时期约有万人,而据统计,这时剩下的有1091人。

  笔者在紧急法令宣布的那年出生,开始念书的时候在马来半岛生活,童年是在“紧急”状态下度过的。但就事论事,马共的活动不大涉及城市。只知当时的媒体描绘,马共是“无恶不作”的一群,他们也只有走出丛林,向政府“投诚”才有希望。

  再而是马共成员多是华人(有若干客观原因),而当时不少华校生与左翼工会也同时具有社会主义思想,因此华校、华文、华语等都蒙上阴影。我们应当慎重指出,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几乎整个世界都“左倾”,公平分配社会财富是人人的憧憬,但不是每个人都希望、或有能力以武力来争取美好理想。

  陈平不啻是个神秘人物,他原名王文华,并有多个化名,23岁就当上马共总书记,直到老年,“任期”之长世上少有。与此同时,见过他真面目的人不多。1955年的华玲会谈,他第一次从森林中走出来,相片旋即曝光全球。但那次谈判以破裂告终,陈平的身影于是又隐没在热带雨林里。

  最近读到陈平委人执笔的英文著作《又名陈平:我方的历史》(alias Chin Peng: My Side of History),又逢陈平本人应邀到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作闭门学术研讨,目睹今年10月下旬便年届八十的这名历史人物,垂垂老矣,上前一握沉厚的手,不禁有所感触:人生命途,在乎一念。

  这里要顺带一提:陈平这个讳莫如深的名字,随着1989年和约的签署,其神秘性已逐渐退减。1999年,陈平到坎贝拉澳洲国立大学出席了两天工作坊,会议记录收在《与陈平对话:马来亚共产党新解》一书里。(据知,以上《历史》与《对话》两书都会出中文版。)

  此外,早在1998年,陈平曾接受马来西亚《星洲日报》的访问,系列刊载于新马报章。该报也同时访问了曾参与和谈的马来西亚全国总警长拉欣诺,读者同时参照,对马共历史可以得到一个比较平衡的认识。

  大半辈子在丛林山野间度过的陈平,如今不无沧桑之感。细读其书,感觉到他多年争取的,除了是一个“没有人剥削人”的公平社会之外,便是他所称的“人的尊严”。据他说,1955年谈判破裂,是因当时的领导人东姑缺乏诚意,只想利用马共的武装力量来作为与英国人讨价还价的本钱而已。

  他也说,1989年的会谈,马泰首长都避免用上“投降”的字眼,只要马共放下枪杆子,交出武器,便有机会过正常的生活。陈平认为,这是个“三赢”的结果。当然,局外人看来,刀口对刀口,放下枪杆子也得有相当勇气。

  陈平的一生,是马共起起落落的心态反映。书中,他也叙述自己1961年到了中国,以“遥控”方式指挥丛林同志的局面。六七十年代可说是红色世界“形势一片大好”的时节,这时的陈平得到不少国际帮助,高峰时期甚至在中国湖南长沙附近设立了“马来亚革命之声”电台。

  但政治是很现实的,“国际援助”不能永无休止。最致命的是,1974年中国与马来西亚建交,中共的领导人对陈平说,党与党之间我们还是友好的,但我们更须要照顾国与国之间的协作与承诺!

  笔者认为,历史要是有什么教训的话,那就是绝对不能高估枪杆子的作用。苏俄、中国与越南变天,与其说是武装力量所导致,倒不如说那是旧政权与群众诉求完全脱节,经济严重脱序的结果。

  这些年来,陈平也眼见共产阵营的破裂、瓦解,互相争斗。吊诡的是,极权国家由于手上有了用枪杆子敉平异议的“利便”,几乎毫无例外背后都拖上一长串误被“整肃”的名单亟待平反。

  陈平在书中的结语之一是:“我从事过的是一场解放战争。不过,问我现在会不会从头再来,则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问题。”事过境迁,现在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比起当年已不可同日而语,走进森林面对生死未卜,还有人肯干吗?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9/10/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