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4页
浏览:373 早报选读:吴韦材----人头墩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吴韦材----人头墩
作者:费言 11:46am 19/10/2004

● 吴韦材

  人类从六十万年前旧石器时代最原始的文明启蒙后,直至今天唯一没改变过的恶习,就是抢夺和杀戮。

  而且是没任何种族能够幸免。

  我开始怀疑自己一辈子所被教导的全都是虚伪谎话,尤其是那句:人之初,性本善。

  上个月,在中国河北省易县一处称为“燕下都遗址”的地方,发现14个埋葬着大量人头骸骨的土墩。这些土墩高约10米、直径达数十米,土墩台呈圆形,经过鉴定,时间距今大约有两千多年。

  为慎重起见,已开掘的两个墩台已经重新填回去,只留下一个开口供专家作保护性研究。从新闻图片上犹如乱葬岗的情形看来,当时滥杀的惨状教人不寒而栗。就以其中一个曾挖掘过的“人头墩”为例,通过钻探,已测出埋葬人头骸骨2000余个,而且全是20至30岁的男性青壮年,部分人头骨上,还有明显的砍杀痕迹,有的头骨上还插有青铜箭簇。初步估计,在14个土墩里也许总数就有两万余人。

  这14个土墩,历史上没记载。许多专家也迷惑不解。有人认为,这是公元前284年乐毅伐齐大胜之后从战场上带回来的齐军首级。也有人说,这是公元前314年燕国“子之之乱”受害者的首级,当时的内乱导致燕国死伤几万人,后来有人将被砍杀者的头颅埋在一起,也许就形成今天所发现的“人头墩”。

  这世上有过多少被时间模糊淹没的类似土墩?在日耳曼人野蛮的大迁徙路线上,在十字军的虚伪战场上,在维京人横蛮的海底,在东欧斯拉夫民族的流浪轨迹上,在犹太人如牲畜般被迫害的集中营,在中国从远古到近代的千疮百孔土地上,在世上所有港湾、油田、资源区、攻守咽喉,在大家就因为信仰和想法不一致的地方。

  除了人类,其它生物都没有文明。一只老虎猎杀一头鹿纯粹只为了饥饿,这必然的残忍里还能有着食物链自然平衡的解释。人类的远祖并没有人吃人的习性,但人类自从有了文明和武器之后,消灭异己只需编造一个借口,或连借口也不必有。

  这些两千年前被砍下头颅的人,是不是也曾呱呱坠地般出世,也曾以为自己有权无忧无虑地呼吸,也曾有过对自己那一场生命的寄望和理想?在一些被放大的图片里,我看到那些被利器敲开的太阳穴,那裂痕过了这两千多年仍像新的一样。

  记得有次在学生文化船上,我跟寰良就在四处茫茫的甲板上讨论过这个问题。人类的文明也许只是一次试验,或许有只无形大手正在支配一切。甚至,更简单点,人类的进化和文明的形成,只是宇宙里一次短暂的物质搅动和交替。对宇宙来说,人类根本是不具意义的,我们的出现和消失,只是一次新陈代谢。我只可以这样相信,才能接受人类的所有残忍都是理所当然。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9/10/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