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4页
01览:005 早报选读:韩山元----老歌的生命力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韩山元----老歌的生命力
作者:费言 11:30am 15/10/2004

● 韩山元

  很多人的思维有个盲点,他们以为怀旧就等于复古,爱发怀古幽情的人都是一只脚已经跨进棺材的老朽。按此推论,爱听老歌的人都是身在21世纪初,而脑子还留在20世纪初的老翁。

  几年前还读到中国大陆几个据说是思想“超前”的艺术评论家的鸿文,他们说,像《在那遥远的地方》、《春天里》、《茉莉花》那样的老歌(包括民歌),离开时代精神太远,完全跟现代生活脱节,肯定会被淘汰,这一点也不值得惋惜。

  可是,几年过去了,这些老歌却没有老去,在中国电视里头,还有从中央到地方的音乐会,还不时听到《在那遥远的地方》、《茉莉花》等民歌名曲。前不久,蔡琴、费玉清都越过台湾海峡,到上海去大唱上海老歌,让老上海陶醉,令新上海(上海的年轻人)耳目一新。妙的是,台北还举办了“凤凰于飞──上海、台北老歌双城记”音乐会,无独有偶,澳门也举办了“玫瑰续梦”老歌演唱会,怀旧之风吹遍了华人圈。

  这股怀旧风的一个高潮应是去年上海音乐学院陈钢教授主编的《上海老歌名典》的问世。这部收入313首名曲(包括流行曲、艺术歌曲与民歌改编曲)的“重量级”歌集还由台北远景出版事业有限公司出了台湾版。

  新加坡又如何?这个华人占大多数的小国其实一直是老歌不绝于耳,而且还有了老歌歌友的俱乐部,经常主办老歌欣赏会。沈望傅在他的创新科技场地主办过多次老歌大家唱大会,出席者逾千。

  新加坡每年还有一个有其实但无其名的老歌节,那就是春节(农历新年)。每到这个时候,贺岁老歌一首接一首地播放,你能不惊异这些老歌无比顽强的生命力?

  由此看来,那几个中国前卫艺术评论家的预言并没有成为现实,老歌虽老,却是死不了。不时听到人们呼吁保护濒临绝种的动植物,还有人呼吁挽救濒临绝种食物,但很少听到人们呼吁挽救即将失传的歌曲。

  现年68岁的陈钢教授是大声疾呼要抢救老歌的名人。这位音乐家可不简单,他的父亲陈歌辛是40年代上海首屈一指的流行歌的作曲家,一曲《玫瑰玫瑰我爱你》不仅在华人世界传唱超过半个世纪,连在美国也有人将它改编为爵士音乐,还得了奖。陈钢自己的音乐成就也不小,他是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两名作者之一。

  前不久我看香港凤凰电视播出的陈钢专题演讲,谈到了他所做的音乐“救亡”工作。他用了很多时间讲旧上海的城市精神风貌,印象特别深的是,他眼里的旧上海老早就跟国际接轨,它的开放程度就是今日的上海也比不上。旧上海的音乐就是很好的证明,里头有当时国际最流行的音乐的元素,还融合了中国民族音乐的元素。要了解昨日的上海,要保留旧上海的城市记忆,就不能不保留上海的老歌。

  陈钢的老歌“救亡”行动肯定是成功的,其最根本的因素是:这些老歌仍有其赖以生存的土壤、空气和阳光,它还能满足人们精神上的需要。特别要提的是,这些老歌留住了人们经历了大悲大喜时代的记忆,那是刻骨铭心的记忆,谁愿忘记?谁能忘记?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5/10/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