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4页
01览:232 补遗 作者:闻达星
主题:补遗
作者:闻达星 2:51pm 12/10/2004

回应: 读诗偶得(14) 作者: 闻达星 12:13pm 11/10/2004

《癸巳呓辞二十首》之六,我猜与聘请林语堂有关,以下是一些历史背景的补充:

陈六使在1953年2月写信给在美国的林语堂,说道:“假如我们不设法保住我们的文化,十年之后,我们的教育也许会动摇,二三十年之后,我们的语言文字就会消灭,四五十年之后,我们就不是中国人了。”语堂对这段意义深长的表述,是很了解的。1953年12月南大执委会派委连瀛洲先生赴纽约与林语堂洽商,条件谈妥,语堂同意接受南洋大学校长一职的委任。

林语堂久居美国,昧于对新马华人社会实际情况的认识,对华商办学的一套实践惯例也不很了解。他带来的不是教育事业家的精神,而是冷战时代美国人的思想和中国文人的心态,与本地商人周旋,难免会发生误会以至冲突。他平日服膺的老庄思想和孔孟之道,没有拿出来实践;他倡导的‘文章可幽默,作事须认真’的处世箴言也没有拿出来活用。他听信一些小道消息,对他的判断产生作用。

陈六使与林语堂的决裂,主要原因是办学理念的分歧,对财政预算的争执,而不是政治立场问题。

陈六使创立南大,是要把它建成一间平民大学,使莘莘华裔子弟,可以用华文完成大学教育,用较低廉的代价造就大量人材,以服务华社与国家。他充分了解,马来半岛和新加坡必会通过自治的途径而达到国家独立,届时需要建国人材,特心中有数。林语堂从高处着眼,高奏‘阳春白雪’,少唱‘下里巴人’。他要建立世界一流大学、一流设备,聘请一流师资,需要大量财富物力来支持。他要建的近乎‘贵族大学’,像他的母校上海圣约翰大学和哈佛大学般的学府。

林语堂与南大执委会的龃龉,开始于建筑校舍的争执,决裂于预算案的被否决。
南大执委会否决了林语堂于1955年2月提出的两份预算:一份是南大开办费概算及一份经常费概算。执委会认为,林语堂的开销计划‘没有体谅现实环境和民间筹款的困难,极尽奢侈浪费之能事’。这一否决,引起语堂连串反应。

林语堂建议成立‘基金保管委员会’,要南大执委会筹足叻币2千万元建校基金(折合700万美元)由他全权支配,执委会诸公不得过问。

预算案问题,双方疾言喷喷,口沸耳赤,瞋目冷面,闹成僵局。

林语堂一方接受30多万元遣散费,集体辞职。当年华文报用大篇幅来报导这事件。华社沸沸扬扬,议论纷纷,情绪高涨。当时林语堂不乏幽默地说:“黑白操诸报界,是非自在人心。”又说:“南大可以没有林语堂,但不可没有陈六使。
                                 ——摘录自李业霖的《南大首任校长:林语堂》

又,潘老在1992年7月7日接受《联合早报》张曦娜访问时,谈及首任校长人选说:

“开始的时候,我和李光前所建议的校长人选有两位:一位是曾任清华大学校长的梅贻琦,另一位是林文庆的儿子林可胜。林可胜是位声誉远扬的科学家,又是位行政功绩卓著的人才。当时,梅贻琦旅居美国,而清华大学的不少讲师、教授也散居美国各地;我们觉得,如果梅贻琦能够到南大来,必定也能引荐许多清华大学的教师、教授一起到南大来。”
“林语堂你说他是个作家可以,说是个学者还看不出有什么出色的表现;说到办教育,他实在没有什么实际的经验。就大学校长的人选而言,我们觉得作家不如学者,学者不如教育家,教育家不如教育事业家;一些国立大学的成绩往往不如私立大学,原因就在私立大学的校长,懂得惨淡经营,很自然的易于成为教育事业家。”



大马华人网站

闻达星 12/10/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