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49页
01览:097 海峡选读:李志京—浸淫中国,而不是浮光掠影 作者:何家凉
主题:海峡选读:李志京—浸淫中国,而不是浮光掠影
作者:何家凉 5:25pm 23/06/2004

●李志京*—浸淫中国,而不是浮光掠影

成人礼仍在世界上许多原始部落里保存着。它基本上分成3个阶段:离开自己的部落,独自进入蛮荒,回来并融入自己的社群。对许多年青新加坡人来说,国民服役,第一次和同侪背包旅行,或多或少也有点这样的意思。如果新加坡认真地、深入地要培养一批年青学子理解中国的话,那么应该采取成年礼的方式强过短期浸濡计划。

新加坡已经从一个讲方言的社会进入一个讲英语的社会。它已经不能栽培出传统的华校生,而以前那些华校生在神州大地如北京、上海及一些大城市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他们经常对我说,他们有今天的成就,要归功于他们在成年礼的历练中生存下来了。

在中国做生意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即使华校生也不能幸免。新加坡政府提议通过发奖学金、额外课程和到中国及台湾进行短期浸濡,希望制造出一批核心的讲华语精英,恐怕收效不大。这个任务的目的是让学生能讲和写中文,对中华文化和历史有深入的认识,以便将来和中国的领导者能够沟通。我很迷惑为何还要特别强调这些精英必须是双文化,如此他们才可以调和东西方思维,才能和新加坡国内互动。

几乎所有的中国大学生都符合上面的要求。他们了解亚洲但也对西方的历史和社会理论思潮有所研究。如果年青新加坡人要和这些精英接触的话,本身必需保持同样的素质,不然就会徒成笑柄。引用成语、谚语虽然能够带来情绪上的认同,不过长期以往仍得依靠交流的手段和本钱。

作为一名新加坡华人,自认拥有相当高的华语水平、足够的历史和文化认识,并且长期生活在中国,我都不认为在了解中国方面占有什么优势。文化并不是什么受诅咒的魅影永远不变。今天的中国和中国人的面貌之所以会这样,自有其历史和现代因素的交叉作用。不把自己完全浸入中国的‘实际生活’,而冀望有捷径通往‘中国方法’常令人焦躁和迷惘。

不过,当一个人决定义无反顾地融入当地生活,自己的文化背景并非什么不可逾越的障碍。以大山为例,是个加拿大的老外,目前从事相声表演,年前曾来新加坡演出。最近在一个饭局上,他和另一位资深相声表演家聊到北京腔中儿韵的运用。他对北京话和精致文化的掌握让在座的两位台湾朋友叹为观止。新加坡如何培养出像大山一样地生活在北京且如鱼得水的人才?

把一小撮学生送到中国寄读,不过是‘离开自己部落’的一个开始。有很大部分的新加坡人和中国人虽然到外地读书、工作,但是,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认可的舒适地带。几年后回国,他们对这段时期居留地的认识,和那些参加两星期旅行团的旅人不遑多让。

所谓‘中华文化’课程,只能给学生一个对中国文化与社会的宏观概念。如果停留在宏观阶段却不愿意浸濡在微观细节,永远对课题有个抽象的理解而已。要记得‘独自进入蛮荒’才是最重要的阶段。

中国很巨大,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定和发展的文化。实业家常告诉我,不同的地方要用不同的策略。新加坡精选的华文精英应该打散,然后送到不同的城市去生活。同时他们应该准备舍弃新加坡人的小圈子,在他们学成回国时建立起一套新的人脉。

最近,我遇见一个在跨国公司任职的年青人。过去十年她几乎独自生活。她的工作和旅行容她走遍神州各地和世界角落。她会说华语、英语和法语,此外在马来西亚和香港的短暂工作让她也会一点点的马来语和广东话。她说和她一样的人在北京、上海和深圳俯拾皆是。我们交换在外地生活的经验,她感叹道:今天太少冒险家了。

冒险家敢于探索人迹罕见的蛮荒之地;旅行家则通过旅行去揭开智慧的面纱;安逸的旅客则接受旅行社的妥当安排。

新加坡学生可以组团去中国游学,有些还应该自己出发去闯荡江湖,而‘核心’的那一批更应该鼓励他们去冒险犯难。

*李志京乃Lee Chee Keng音译,作者是海峡时报驻京通讯员。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何家凉 23/06/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