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47页
编选文章
02览:243 谈点别的 作者:何家凉
主题:谈点别的
作者:何家凉 3:45pm 23/05/2004

回应: 早报选读:公孙笑—就为那张脸吗 作者: 何家凉 3:44pm 23/05/2004

1)公孙笑把丹纳巴南口中的 allegory 翻译成‘隐喻’是一个失误。Allegory是寓言或比喻的意思,是一种修辞手段,即以平行或更深的象征意义赋予描写的对象,如以蒙起眼睛的女神,手中持着天平来比喻正义;是属于读者的想像空间,有时主动权并不在作者的手中。

托尔金就坚称其作品并没有影射二次世界大战的含义(按:其作品应该还有更伟大的普世意义),公孙笑“上周末观看刚出炉的好莱坞巨片《木马屠城》(Troy),虽然这是部悲情片,但记者边看边忍不住发出会心微笑,怎么剧情跟伊拉克战争有那么多‘巧合’,这回评论家将更有话说了。说到巧合之处,就请大家买票看戏自己去慢慢体会吧!”——运用的就是寓言自行对号入座的功能。

隐喻(metaphor)同样是一种修辞手段,但主动权在于作者,它是拿两个毫不相干的事物来作强烈、暗示性的对比,读者解读能力差一点儿还不知所云呢!如诗中常以玫瑰代表爱情,不过运用次数太多,已经变成‘明’喻而不是‘隐喻’了。

2)公孙笑的题目《就为那张脸吗》悄悄用了一个转借,你以为他说得是《特洛伊》里的海伦,他说得却是巴格达最热闹的拉昔德酒店入口处老布什的脸。这张任伊拉克人践踏的脸在余秋雨的《千年一叹》曾有过描写:

“(拉昔德酒店)果然不坏,但刚要进大堂,发现门口水磨石地下镶嵌着一幅美国前总统布什的彩色漫画像,下有一行英文字:“布什有罪”。这幅画像做得很大,正好撑足一扇门,任何想进门的人都必须从布什先生的脸上踩过,很难避开。我对布什先生这位痩痩的老人印象不错,前些天还在ABC电视中听他谈回忆录出版和儿子竞选,因此很想躲开他脸部最敏感的部位,小心翼翼从他肩上踩过去,但还是碰到了他的耳朵,真是抱歉。不知安南秘书长经过这里时,是如何下脚的。”

看来无论什么东西丢在地上任人踩,都是‘大不敬’—是个颇为普世的认同。中国人如此、美国人如此、中东人如此;按公孙笑的说法,还可能引起这场世纪之战,惟独新加坡人不如此。怎么说呢?大家还记得我们的陈大师瑞献,把一副对联镶嵌在牛车水地铁站的地上任人践踏,却说‘土地和天空一样纯洁’,把书法刻在地上没有不敬。陈大师还请大家堂堂正正地走过去,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这么说,反而是余秋雨有些迂腐了。

3)公孙笑的文章和黄龙翔的影评《‘好莱坞木马’的温故知新》都是谈及好莱坞电影所代表的次文化,对国家政策和国际局势的回应,都是引经据典(荷马的史诗《伊利亚特》),虽然偶有不足,如黄龙翔所说:“这种好莱坞公式的弱点,就是情节和情绪太饱满,相对牺牲掉的是可资进一步发挥的哲学与心理学命题,沦为浮面的宿命通俗剧。”还是满有墨水的。反观新加坡华族的母语问题,只出了一个粱文福博士的《獍,有此事!》让人觉得如缺水的旅人走在蛮荒的沙漠上……。



大马华人网站

何家凉 23/05/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