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47页
01览:255 早报选读:公孙笑—就为那张脸吗 作者:何家凉
主题:早报选读:公孙笑—就为那张脸吗
作者:何家凉 3:44pm 23/05/2004

● 公孙笑—就为那张脸吗

  淡马锡控股争夺大华置业的股权,引来诸多揣测,尽管它一再强调这样做纯粹出于商业考量,但正如报章评论所说,大多数人还是自说自话,选择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版本。

  淡马锡控股主席丹那巴南上周接受《商业时报》访问时,拿科幻小说《魔戒》做了个巧妙的比喻:

   "Take Tolkien's Lord of the Rings, which has been called an allegory. He said some of the explanations of what the allegory was about never occurred to him when he wrote. In the same way, we are quite surprised at Temasek at the kind of things which are attributed to us."

  丹那巴南的比喻就这样点到为止,许多读者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记者去年写过《魔戒是同志电影?》,自信明白他的意思,这里就为大家补上一笔吧:

  《魔戒》是牛津大学中世纪英国文学教授托尔金(JRR Tolkien)二战后推出的作品,书中所要传达的信息因此曾引起议论。

  但托尔金坚称,他的作品没有所谓的隐喻(allegory),他也没刻意运用隐喻,更不希望读者把小说内容联想到政治、宗教、性别等严肃的课题。因此,书中人物如白袍巫师甘道夫(Gandalf)不是托尔金本人、黑暗魔君索伦(Sauron)不是撒旦或希特勒、精灵女王格兰瑞尔(Galadriel)更不是圣母玛莉亚……

后人多接受其解释。但是,原著首次搬上大银幕,却引来有心人另类胡思乱想,误会戏中人物搞同性恋。

人们看电影主要是娱乐消遣,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很多时候,电影情节和所传达的信息,却难免引人遐思,拿它们同时人时局对号入座。  

美国总统布什主导的伊拉克战争,就有许多影评家拿它和多部电影相提并论。

布什以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力武器为借口进兵伊拉克,有人说那是奥斯卡得奖纪录片《战争的迷思》(The Fog of War)的再版。这部影片揭露约翰逊政府如何假借东京湾美舰“遇袭”事件,扩大越南战争。

  布什和萨达姆对着干,虽孤掌难鸣,但最后“邪不胜正”,有人说那是电影《日正当中》(又译为《龙城歼霸战》)(High Noon)的翻版。

  布什一身戎装,乘战机降落林肯号航空母舰,夸耀打伊战争功德圆满,有人说是模仿电影《壮志凌霄》(Top Gun)。

  美国承包商在费鲁杰中伏身亡,还遭拖尸游街示众,那是电影《黑鹰突击队》(Black Hawk Down)的重演。 

  影评家说,不管明喻隐喻,还有很多电影可以对号入座:如果美军在伊拉克泥足深陷,那将是《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目前的格局则是《沙漠枭雄》(又译为《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劳伦斯领导阿拉伯游牧民族推翻奥图曼帝国之后,召集行政理事会,却面对各部族宗派一盘散沙争权夺利的局面。

劳伦斯痛心疾首感叹:"I didn't come here to watch a tribal bloodbath.",正是美国此刻的心情写照。

政论家更是对布什政府的单边主义口诛笔伐。《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克里斯托夫曾建议布什和白宫官员多向诗人荷马的史诗《伊利亚特》(The Illiad)和《奥德赛》(The Odyssey)取经,学习同盟国协商和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培养中庸之道。

  记者上周末观看刚出炉的好莱坞巨片《木马屠城》(Troy),虽然这是部悲情片,但记者边看边忍不住发出会心微笑,怎么剧情跟伊拉克战争有那么多“巧合”,这回评论家将更有话说了。说到巧合之处,就请大家买票看戏自己去慢慢体会吧。

影片一开始就声明剧情是根据《伊利亚特》改编而成,它描述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诱拐了斯巴达国王墨涅依斯的妻子海伦。墨涅依斯的兄弟阿伽门农率领勇士阿喀琉斯,集合希腊军队报复,表面上是一怒冲冠为红颜,美其名为正义而战,其实是要实现个人称霸希腊的野心。远征军久攻特洛伊城不下,最后靠名将奥德修斯巧施木马计才得逞。片中到底特洛伊和希腊谁代表正义谁代表邪恶,并没一定标准,最后观众会发现,双方从各自的立场出发,都在做正确的事情,片中没有纯粹的好人或坏人,或者真正的胜利者。

  在叙事诗《伊利亚特》中,荷马以种种暗喻和明喻探究战争的起因,到底是为权力、荣耀、尊严还是爱情而战?所谓:“千舰尽折,万城俱燹,就是为那张脸吗?”

  另一方面,第一次波斯湾战争后,萨达姆跟布什总统的父亲老布什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于是叫人在巴格达最热闹的拉昔德酒店的入口处,用地砖砌成老布什的脸相,任人践踏,有人说,布什视此为奇耻大辱,一直在找机会雪恨。因此,九一一恐怖袭击之后他最关切的问题是,是不是伊拉克干的。而美军攻下巴格达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敲掉这套地砖。《伊利亚特》勇士阿喀琉斯的致命伤在于脚踝,布什的致命伤莫非在于面子?

  《木马屠城》在美国公映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多德果然有话说。她极力赞许史学家芭芭拉·塔奇曼(Barbara Tuchman)的《愚蠢进行曲:从特洛伊到越南》(The March of Folly: From Troy to Vietnam)一书。此书追踪历史上因看不见事情的后果,而做出与自己利益相违的毁灭性政策,包括特洛伊的陷落到美国的卷入越战。

  多德批评布什和心腹幕僚刚愎自用,不听忠言,一错再错。

  她说,国务院官员上周还幸灾乐祸表示,如果布什的鹰派幕僚肯读塔奇曼对战争愚行的分析,他们就不会这么轻举妄动。

  多德的结论是,“木头”跟“木马”一样危险(Wooden heads are as dangerous as wooden horses)。

60年代肯尼迪总统处理古巴导弹危机的手法,也再度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据报道,在13天的导弹危机期间,肯尼迪是“看书学治国”,他当时看的是塔奇曼的《八月的炮火》(The Guns of August)。

  塔奇曼在书中形容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一场出于误判与误解的战争,能避免而未避免。肯尼迪在导弹危机会期间,再三以一次大战为鉴,表示他不希望因决策错误,而被将来的史学家另写一本《十月的导弹》史书来批判他。

肯尼迪的亲信索伦森曾经报道:“从我同肯尼迪共事时起,我听到他最爱用的一个词就是‘估计错误’。他在哈佛求学时曾选修过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战起因这门课。他说,这门课使他认识到那些相对地说来是不相干的国家多么迅速地在几天的时间里就被卷入战事。他又说,这些国家的领袖就像现在他们的继任人这样,也谈论着军事力量能维护和平,但是单靠军事力量却没有能维持住。”索伦森证实肯尼迪曾向助手们落力推荐《八月的炮火》。

  塔奇曼已在1989年去世,否则由她执笔续写《愚蠢进行曲:从特洛伊到伊拉克》,必然众望所归。

《木马屠城》剧终奥德修斯在勇士阿喀琉斯的葬礼上说得好,战争不外是:“老家伙动口,少年郎送命。”(War is about "young men dying, and old men talking.")

  《木马屠城》电影以特洛伊城失守告终。但据史诗记载的后事,阿伽门农因长年征战,冷落了家人,妻子和人通奸,他回国后便被奸夫淫妇所杀,不得好死。如果布什因伊拉克战争旷日持久,失去民心,搞到在年底大选中落败,那真不得不怀疑,木马屠城的故事,冥冥中似乎是为布什量身定造。



大马华人网站

何家凉 23/05/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