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46页
02览:092 早报选读:庄永康—文化遗产也怕败家子 作者:何家凉
主题:早报选读:庄永康—文化遗产也怕败家子
作者:何家凉 1:34pm 16/05/2004

● 庄永康—文化遗产也怕败家子

  中韩两国都要向联合国提出申请,把端午节定为“文化遗产”,说是与经济目的无关,那是不大可能的。文化遗产能够衍生实际的财富,道理很多国家都懂。但话说回来,文化遗产固然有经济价值,但那也不等于说,事物一旦列入联合国教科文机构的遗产名单,有关国家或地区马上就会财源滚滚。

  关键仍然在于——创造性的转化。

  中国山西省中部有个地方叫平遥,由于那里保留了明清时代的古建筑、街道和生活方式,中国政府宣布重点保护,到1997年平遥成功申获联合国颁布为人类文化遗产。提升到这个国际地位,平遥每年的游客从19万跃增为500万。这说明,文化遗产可以生钱生息。

  然而,平遥是不是一被联合国“点名”之后,立即成为世界旅游焦点,条条大路通平遥?事实上并不尽然。

  因为古城要靠大量人力财力物力,智慧与眼光,去维修和重建。既然成为文化遗产,一切便要保留“原装”,不能太过现代化,也不能呈现破败斑驳。游客来到,看到的是高楼大厦或几片颓垣败瓦,都同样引不起兴致。

  而且,一旦成为国际旅游之都,旅馆、食店、交通、银行等基础建设便要上道。否则,500万人感受的将是个枯燥乏味、行动也不便的闷都,游客盈门的“上座率”便无法保持。

  此外,旅游胜地不光是建筑,也必须保持一定的人气。因此平遥须要搞点文化活动,像在那里拍摄《水浒传》电视连续剧,发展为影城。经济收益不是凭空而来的。

  刚好这一期(5月号)的台湾《光华》杂志,封面故事的主题是:新经济的魔法棒——文化创意点石成金。几篇重点文章,把“文化创意”的层层面面分析得淋漓透彻。文化创意,也就是以上所说的,把遗产和传统“创造性地转化”的学问。

  文化创意事业肯定魅力无穷。就如《光华》介绍,由几米《向左走,向右走》绘本故事改编的同名电影,在台湾创下2000多万台币的票房;齐白石的传统水墨画经过授权使用,销售金额达2000万元;来自舞蹈大师林怀民品牌保证的云门舞集舞蹈教室,每周有八千双脚丫子在欢喜跳动……

  文化创意事业看来也是本小利大的。人类记得在工业时代到来时,一部机器便能代替数百名工人,是现代化,也是失业率的攀升。即使是知识经济时代,高科技需要巨量投资,但就业的人数并不相应增加。

  从“等值投资”来考虑,在电子产业上投下新台币100亿元,大约只能创造500个就业机会;但同样用新台币100亿元投入文化创意行业,制造的工作机会能达到1万个。“想想看,单单张惠妹的一场演唱会背后,就有多少工作人员?”

  《光华》引述台湾政治大学商学院院长吴思华的话说:“文化创意事业是未来产业的发展趋势,也是台湾经济必然走向的道路。”相信这句话也值得世界各经济体三思。

  我们常听到,中华文化有五千年历史,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这样的词语固然能够引起炎黄子孙一时的亢奋,但悠久文化的背后,是富不过三代,后人不思进取,也丧失了蜕变能力的隐忧。

  我们同时也不能把点石成金看得太容易。“文化创意”实际上是知易行难的,竞争性与失败率比任何企业都高,从事者需要的不光是巧思,而且还要高度锲而不舍的精神。背后,还要有一批从普及到提高的消费群众。

  谈到端午节,林怀民的云门舞集多年前曾经编过一个载歌载舞的项目叫《小鼓手》,节目终场时全体演员从舞台上走下来,大声唱:“五月五日赛龙船,源远流长两千年。汨罗江里埋忠骨,不朽诗人是屈原。”

  原本的用意是引起观众共鸣,大家一起唱;然而演出的效果不好,大部分人无所适从,响应稀落。于是有人发现,云门的创作其实用了很多现代和专业的手法,一般人观赏是可以,但跟着演跟着唱就不行了——音乐调子就太高了,也太复杂。

  所以,并不是说你唱端午节、赛龙船,观众就自然而然“有亲切感”。更何况,从相对简单的《小鼓手》到精雕细琢的《九歌》,云门的汗水与辛酸,又有几个人能感受到?



大马华人网站

何家凉 16/05/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