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46页
01览:018 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名以行之!>>另一种自由论述 作者:皮介行
主题: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名以行之!>>另一种自由论述
作者:皮介行 3:19pm 30/04/2004


拜读了王忠先生的大作【再谈中国文化保守主义的没落】(以下简称王文),非常佩服他对「自由」的信仰!只是他不契于东方心学与西方神学,故不能内契心源,外契天地万物之源,说来说去,始终没有说清楚何谓「自由」?「自由」之根源与规限何在?「自由」有那些层次?不同层次与面向之「自由」,吾人论述之时,是否还能用「自由」之名言?现代「自由」之名言,与古代中国心学之名言,真的绝无相同吗?

更重要的是,在无边的大森林里,没有必要的装备,一个人根本绕不出来,何况天地人间之复杂,又绝非任何无边的森林可以相比拟的。王忠先生对「自由」的信仰,竟不知在天地人之间寻找定位与装备,只如鹦鹉学语般的,一而再的在「自由」之名言里绕圈子。如此的所谓「自由」,只是在符码里沉迷,话已多,言不少,与天地人之关涉,却是很稀少,很飘渺的。
  
王文的论述较松散,为方便讨论,先综合他的观点如下:
1. 他说:「在我看来,免除任何外在束缚的自然人性化的自由诉求和免除政治强权干预的意识形态化的自由诉求,是自由主义的体与用, …….从这个角度来看,自由确为一“天赋人权”」
2.「 在我看来,中国“历史的一贯性”缺乏自由的传统,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

请恕我鲁钝,王文声嘶力竭的说了半天,我还是没有搞清楚,他所谓的「自由」是什么?因此我无法就他的论述,讨论何谓「自由」?只能就我的观点论说一番,以就教于方家。

首先说明我的宇宙观,也就是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天人合一」类如【易经】的太极思维,阴阳、乾坤,互渗互入,互相转化,互相表里。你说他是阳是干,可是他却内含阴内含坤。你说他是客体是客观事实,可是他却内含主体内含主体之立场、态度、思维。「天人合一」太极思维体系,近似于量子力学,量子测不准,主体涉入了观察,主客互动互依。现实中之事物,存在着内外交融、互相竞和、互相斗争、互相为用、多元多形式多序列的变化与交流。

此一观点用在孔子的六艺之中,就产生马一浮先生在【复性书院讲录】所说明的:「诗是内圣,书是外王」、「诗既摄礼,礼亦摄乐,合礼与乐是易,合诗与书是春秋」、「诗以动天地,感鬼神,诗即易也。交相融摄,不离一心,塞于天地,亘乎古今!」。六艺是交相融摄的,宇宙也是交相融摄的。宇宙天地之道如月之在天,人间万象如月印千山万水,自其分殊面而言,一中有多,多中有一,每一个一与多都是不一样的,每一个具体存有物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其共同性而言,我们也可以说「每一个存有物都有其一」,都有宇宙根源的依据。「每一个类存有都有其一」,都有其类的共性,我们可以说:「只要是人,就具有人之所以为人的共同性」。

基于以上之框架,我认为:
其一、「自由」涉及人,涉及人的意志,也涉及人性。
其二、「自由」等同于解放,是约束的合理解除。
其三、「自由」不是神,不是道,不是超越而绝对之存有。
其四,「自由」,指涉人间各种约束解除的状态,「自由」之概念,不使用于天国,而使用于现实的、相对的人间。因此,「自由」既是相对概念,其相对的另一面就是「必然」。
其五、「自由」与「必然」作为相对共存的人造概念,总是互相伴随,内外交融、互相竞和、互相斗争、互相为用的。
其六、 不存在没有限制的「自由」,没有「必然」的条件供其立足,「自由」即为不可能。同样的,也不存在没有「自由」的「必然」,生命就是一种「自由」,没有「自由」就不会有生命的存在。

因此生命的存在,首先有其各种生理需求,这是身体存在的「必然」要求。但是如何满足生理需求,却存在各种可能性,各种「自由」。蛮荒时代的「自由」,要女人就去抢,要食物也可以凭武力抢夺,这里无所谓可不可,也无所谓他人的「自由与意志」,一切靠武力,武力就是真理。「天赋人权」在这里是个笑话,女人被抢了,只能乖乖服从,弱者的猎物被抢了,也只能自认诲气,那里来的「天赋人权」?

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实在是很懒惰,很缺乏想象能力。二、三百年前西方人喊出「天赋人权」,不过是一时之方便而已!可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却当成宝贝,当成天下地上独一无二的真理,不用脑筋而四处搬弄,我早已指出,这根本是自欺而不能欺人的神话,他们却总不肯反省一下,拿出更有说服力的论据来,
仿佛洋大人的神话就是我们的真理,凭洋大人的神话就可以横行中国!朋友!你搞错地方与时代了!现在的中国已不是百年前的满清,难道你老年痴呆,搞不清楚方向?

生命是可以说是「天赋」的,但「人权」却无此位阶,「人权」是人类社会活动与历史发展的创造物,是随着时间空间,随着社会条件而改变的。就以前面蛮荒时代的故事来说,现在有些人很反对的政治强权干涉,在蛮荒时代,却是弱者的理想,他们渴望有公权力,维护他们的「自由意志」与身家性命之安全,以便安居乐业。就这一点而言,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只看到政府有压迫性的一面,却忘记了政府也有保护性的一面;只看到中国传统社会有专制的一面,却忘记了传统也成就了我们顶天立地的文明教化。因此「自由主义者」的论述,总是充满偏见,不能平情论理,不能尊重他人存有的意义与价值,总一味的唯我独尊,一味的真理在我,一味的否定古人,否定传统。老实说,此种心态与论断,都是很不负责任的,很自私的,很不尊重人的,很反自由的!但是他们却偏偏一天到晚把「自由」挂在嘴上,当山歌唱。仿佛只要高喊「自由」,他们就成了「自由」的上帝,成了「自由」的化身。从而保证他们拥有「自由」的权威,可以高自位置,可以指点江山,可以颐指气使,可以论断天下是非!
吁!「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名以行之」啊!

接下来,再深谈「自由」的生理需求。就人的生命而言,必须先满足此需求才能活下去。那么这生理需求如何才能满足呢?

我想第一方面是个生产问题,这就涉及知识、技术、分工、工作纪律、分配、分配规则、纠纷化解与裁判、治安维护、军事保卫。其密秘就存在人的类存在之中,这个类存在起初是小群体,随后是部落、酋邦、封建国家、中央大国。之所以不能维持小国寡民,就是因为效率、生产与生存的问题。在群体相互争斗之中,要生存就必须扩大其群体,提高其生产与军事能力。
谈到这里再一次显现出「自由主义者」的虚矫与空想!

人有满足其生理需求的「自由」,但是要实现并保障每一个人的此类「自由」,却必然涉及群体的纪律,只有搞好群体的纪律,才能维护每一个人物质需要的「自由」。群体的纪律与个人的「自由」,是互相为用的。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满意,群体与个人的关系也不是完美的定死的,一切都在变动之中,一切都在调整之中。
具体的情况要依具体个案,具体社会条件而讨论之。但可以确定的是,群体与个人的关系绝不是如 「自由主义者」所幻想的,是你死我活的零和关系。

至于第二个方面,就涉及制度、思想与道德问题。
此时可以谈谈,王文所谓「中国“历史的一贯性”缺乏自由的传统,这是个不争的事实。」他这个论断我认为基本上是扯蛋!如果说「中国缺乏西方那种自由传统」,我可以接受。但是,正如前面所论,「自由」而且成为传统,就是基于他们文化、历史、社会、经济、政治的具体条件而成长形成的,为的也是解决他们社会与人生的具体需要。中国社会不是西方社会,中国文化、历史、社会、经济、政治的具体条件,也有别于西方,没有道理照搬西方之规格,用以裁判中国之是非。以西方之规格为标准,蛮横而傲慢的裁断中国,正是「东方主义」白人傲慢的拿手好戏,也正是一种「文化帝国主义」,一种对人性的不尊重,对人权的践踏!是白人为其帝国主义野蛮行为,调制出来用以安慰其良心的痲药;是他们屠杀有色人种,贩卖有色人种,欺凌有色人种, 所寻找出来的合理化借口!可悲的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们,没有看到这一邪恶方面,竟痴呆愚昧,一片冰心的信仰西方,钦佩西方,赞美西方,正当化西方!用「西方中心主义」自我强暴,自我凌虐,自我否定,却还扬扬自得,以为得计,吁!何其痴呆也!

如果,西方人权那么伟大,西方自由那么尊贵。那么,为什么他们不能用「自由与人权」,对待亚非拉广大的、善良的、有情有爱的人民呢?为什么他们要用大炮、军舰、刺刀与来福枪杀戮亚非拉的人民呢?要说战场上的屠杀难以避免,那么,清咸丰年间,英法联军已占领了北京,为什么还要像土匪般的烧毁圆明园?
连带烧死园中三百多位中国人!这是那门子的「自由与人权」?

我要提醒王君的是:「自由主义」不是唯一价值,不是完美真理,也不是上帝。其本身也是一种宰制性意识形态,重视个人超越群体,重视强者与弱者「自由」竞争,反对社会对强者的制约,反对保障弱者的社会福利政策,同样的赞成在国际上弱肉强食,在强调个人有独立权利的时候,同时意味着,弱者应受强者宰制。
因此,仅仅实现所谓的「自由」,并不能带来幸福,也不能带来公正。「自由」必须与其他多样的人间价值相协调,相配合。单单谈「自由」,单单突出「自由」,
只用「自由」的镜片看世界,所得出的结论,完全是扭曲的,专断的,也是极为霸道的!

孔子2555年3月27日 [04]     皮介行  写于【半人马人文工作室】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皮介行 30/04/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