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44页
01览:135 早报选读:洪睿火—母语还需要政策这道“护身符” 作者:何家凉
主题:早报选读:洪睿火—母语还需要政策这道“护身符”
作者:何家凉 7:20pm 02/04/2004

洪睿火—母语还需要政策这道“护身符”

  自母语政策的种种调整以来,有人认为本地华文的生存与发展或许是时候不应该再依赖政策这道“护身符”。唐三藏完成取经壮举之前,美猴王孙悟空头顶上的金箍除不得。为了让母语存在得更有尊严,不再依赖政策生存固然是最佳的选择,但是不依赖政策是需要具备某些条件的,现在条件具备了吗?

  有人批评国人只知价钱,不识价值。一般新加坡人熟知天下物品的价钱,却认不清一事一物的恒久价值。从另一个层面看,国人已经养成了听从政策,唯政策马首是瞻的习惯。“政策”在我们这块土地上早已是一盏神圣的照明灯。“政府叫我们做才去做,没有叫我们做不要乱乱做”的名言也早已深入民心。


英文最受“政策”保护


  有人认为:“如果今天政府不强制人们学英文,难道英文的水平会一落千丈吗?答案肯定是不会的。因为市场的参与者(父母和学生)都知道英文的价值,了解英文对于个人的市场价值的重要性。”事实真否是如此呢?

  恰恰相反。从小学至大学,英文是最受“政策”保护的科目。英文所受到的保护简直可以用密不透风来形容。比如;英文被规定为第一语文,母语为第二语文;从小学至大学,母语在校园环境中从来形单影只,英文被强制规定为所有教学科目的必然教学媒介语文,英文尊贵的身躯令母语不敢正视。又比如:在小学,不论是小三高才试或小六会考,英文被规定为其中一科主科。还有,英文成绩不佳者,尽管母语成绩优异也不能选修高级母语。中学生报读初级学院,政策强制规定英文要及格。现在,大学宣布母语副修不再计分,却保留了英文必须计分。

  “英文对于个人的市场价值的重要性”那么明显,它尚且需要层层的“护身符”,尚且需要“政府不断用强制手法、行政力量来保护”。相对的,母语那么“不重要”,那么“脆弱”,能完全脱离“护身符”而存活?就一般情况而言,越是重要的事物越须要政策的维护,这是定律。

  让我悄悄告诉你,许多初院学生曾对我说,如果大学的新入学标准只算一科副修,大学允许学生自由从英文或华文中选择一科计分,他们会毫不犹豫选择华文而不是英文。读者不妨静心思考,英文既然如一些人所说的“那么重要、那么有市场,政府就算不强制人们学英文,英文的水平也不会一落千丈”的情况下,大学的新入学标准为何还要强制英文保留计分呢?不妨问问大学当局,相信答案不是令人惊讶,就是忧心。


以眼前利益为衡量标准


  新加坡人是现实的,他们不会因为你说重要,就会有所反应。他们往往只从眼前的利益做为衡量的标准。这正如“生育”问题那样,明明那么重要,但是因为不符合他们的利益,或利益的给予没有达到他们的期望,他们才懒得理。所以,不是光说重要或一再强调重视就有用的。

  又有人说“母语教育的必要性,除了沦为一种官方口号外,并没实质、可说服人民的理由”。真的是这样吗?新加坡虽然很西化,但是并没有全盘的、彻彻底底的西化,原因何在?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有母语的存在,有母语的节目,母语的市场,有母语牵扯不断的文化、传统、习俗、情感。

  外国人到新加坡为什么要逛退了色的牛车水、小印度、马来文化村?或许在一些人眼中,这不算什么,但是,没有了这些,我们还剩下什么,能向游客兜售些什么?如果洋人大山仅仅是他能讲道地的普通话,而背弃了自己的文化传统,还会有多少人佩服他呢?

  也有人说:“放弃把华文成绩做为升上大学的强制性措施,其实是有其正面意义的。母语的学习,更应该和个人的需要、能力及兴趣结合。”究竟有怎样的正面意义姑且不谈,如果说母语的学习,更应该和个人的需要、能力及兴趣结合,那么政策的推行是否应该考虑、照顾不同人的能力、需要与兴趣呢?能不能只强制读某一科,算某一科,对不同人所兴趣的另一科强制地给予否定呢?我们要的是公平而不是同情或施舍。毕竟,本地大学不应该只是专为某一类人的需要、能力及兴趣而设立。

  还有人说“我国华文的生存发展已不须靠母语政策这道‘护身符’,整个世界大气候,已证明华文的国际地位只会不断提高,而不是下降”。华文的国际地位的的确确正紧随着中国的崛起而提升,但是,回到我们的现实环境,就教学多年的观察,国人真的从华文的“崛起”中觉醒了吗?国人看到了大环境的改变了吗?问问在籍初院学生,有多少人能清楚说出上大学后他要念什么?将来他要做什么?他要过怎样的生活?很多时候,他们都只会说:“不知道”,甚至觉得你好奇怪,怎么老爱问“将来”。

  对只关心眼前利益,缺乏理想、憧憬的人而言,如果没有给予眼前的利益,他们不会理你。怎样才能使他们认真看待眼前的利益呢?通过政策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强制推行是最佳,或许也是唯一的选择。就眼前,你会恨“政策”,就好像我们恨苦药一样,但是到了将来无病无痛,身体健康,受人尊重时,自然会明白当日的苦心。我们是否也应该学习从多层面看待政策的效应呢?


维护母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