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2览:356 弱国无外交?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弱国无外交?
作者:黑马非马 11:26pm 08/03/2014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世界,本来就是达尔文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当年“对抗”期间,印尼特工身穿便服潜入新加坡,对包括学校、酒店、戏院、巴士车头、电话亭及住家等等大多数非军事目标发动了40多起恐怖袭击。最严重的一次,是两名印尼海军陆战队员奥士曼(Osman )和哈仑(Harun)在乌节路麦唐纳大厦引爆炸弹,造成了3死33伤的人间惨剧,两人过后被逮捕,被新加坡法院判处绞刑。

苏哈多上台后结束了“对抗”,虽然推倒了前政权,还是派了一名特使要求新加坡赦免两名凶手。然而新加坡秉持主权完整平等的外交原则,坚持将凶手处死,只是变通的赦免另外两个被捕的印尼特工,原因是这两人的恐怖袭击,并没有造成任何人命死亡。

对印尼强邻的压力,新加坡虽然不亢不卑,有理有节,却还是引起了两国之间的外交风波。两人的遗体被送回印尼时,受到印尼民众英雄式的迎接。并立即被苏哈多追封为国家英雄,赐予“Bintang Sakti”最高荣誉的军事勋章。

过后新印关系急转直下,直到1973年时任总理的李光耀在驻印尼大使李炯才的安排之下,李光耀和苏哈多首次会面,并根据爪哇人安抚亡魂的习俗,在奥士曼和哈仑的坟上撒上鲜花,才让事件画上句点

谁说“弱国无外交”?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一国之首,为国为民,当知变通。“该出手时就出手、该低头时就低头”。为了新加坡的主权完整,处置凶手时毫不手软;为了国家长治久安的利益,所谓死者已矣,撒花能够为新印接下来的和平外交关系奠定基础,又何乐不为?

可惜的是,阿斗政府不知老父苦心,既不知彼、也不知己,就尴尬的演出了一出“歹戏”,雷声大、雨声小,差点儿就只好演独角戏。叶鹏飞更是自不量力,瞎扯什么陈振声项庄舞剑,“沛公”显然不仅是印尼。

奥士曼和哈仑事件,和靖国神社里头的甲级战犯,没有可比性,更不是小巫比大巫。李光耀可以在奥士曼和哈仑的墓前撒花,他敢走近靖国神社吗?

不错,新加坡是个小国,没有腹地,因此就很脆弱。但是人穷志不可短、国小更要自强。我们国小,但是我们不弱。因为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们是“毒虾” -- 新加坡当然不喜欢被谁“”了!但是,谁想吃“毒虾”,还得掂掂肚子,是否消化得起?

因此,“弱国没有外交”,“小国”却是更加灵活。在《麦唐纳大厦(MacDonald House)爆炸案-1965年3月10日 重提往事》这篇文章后头,作者李国樑有句话说:--

跟一些现役正规军人讨论这起军舰命名事件,他们普遍觉得新加坡政府反应过敏,

眼看着后李光耀的时代已经来临,新加坡政府的表现开始让人揪心。今天读到台湾的新闻:--
台湾上个月进行了两次内阁改组,行政院长江宜桦在换血后整军待发...冷不防被元老级的政坛前辈江丙坤贴上“小白兔”标签。

台湾政府里头有没有“小白兔”,这是台湾的家务事,新加坡人不必揪心。但是,若是想起荫庇在新加坡集选区顺风车制度下提携出来的,多是“小白兔”,那就让人好为这块“鼻屎”担忧。因为治国单靠“毒虾”远远不够。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就说得好:“阁员对内应带纯洁的热情,对外须有狐狸的智慧。

狐假虎威”,说到运筹帷幄之道,经营筹谋之路,李光耀可说绝对是老狐狸!而谁是“老虎”,这里就不必画公仔画出肠。

总之,“小国更加需要外交” -- 不要让李光耀41年前在奥士曼和哈仑墓前撒花的苦心作废 -- 这就是所有新加坡内阁阁员的使命。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8/03/201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