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编选文章
04览:275 什么是悖论? 作者:李莫愁
主题:什么是悖论?
作者:李莫愁 12:18pm 23/02/2014

     什么是悖论?

    兆呈还没弄懂悖论,就胆敢在文章题目用上“悖论”二字:《“左倾”的悖论》。若果说行动党政府奉行的是务实主义,左倾就左倾了,有什么好吊诡的?

    著名的悖论,莫过于罗素提出的“理发师的悖论”:

一个城市里唯一的理发师立下了以下的规定:只帮那些自己不理发的人理发。
  现在问一个问题:理发师应该为自己理发吗?
  你会发现理发师处于两难,因为:
  • 如果理发师不给自己理发,他需要遵守规则,帮自己理发.
  • 如果理发师是自己理发的,他需要遵守规则,不给自己理发

    文说:

现在的新加坡似乎容易陷入一个悖论:一方面要更注重社会平等,注重对弱势群体的照顾,以便获得民生的支持,避免他们被抛落在增长之后,从而影响政治支持。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注重自由市场的资本主义国家,在实施社会平等、兼顾民生的过程中,又要避免落入福利主义和向民粹妥协的陷阱,一些政策避免被解读为对资本、对经济活动的阻碍,削弱经济增长和国际资本、人员的流动,否则长远将对新加坡的发展造成障碍,继而同样可能削弱执政的基础和资源。

    实“更注重社会平等,注重对弱势群体的照顾”,最基本的要诀就是大量提供福利,并且向长期置之不理的民意低头——哪里该做的就去做,有什么好悖论的?

    于福利主义和民粹主义二词,则是过去政客连同主流媒体师爷们为了“发展的硬道理”去除障碍所撂下的狠话,把国家发展和照顾民生说成是水火不相容的两样东西,出乎尔者,反乎尔者也——今天很难收科而已。

    兆呈文章的要义,侧重在最后一段:

其实,新加坡目前的“左倾”并无政治理念和系统表述的基础,也没有意识形态的共识,因此容易被视为基于政治需要而对民众声音的让步,也容易让外界产生这样的印象与联想,即政府被选民“绑架”从而做出妥协与让步。这不是真正的民粹,也不是真正的左倾,而是具有更大表达空间的选民与放下身段的精英政党的博弈。

    最后的那句是稍稍捧了捧行动党精英,赞他们肯放下身段。其实他说的“无政治理念和系统表述的基础,也没有意识形态的共识”也不尽然。周兆呈难道不知道李显龙专长是数学吗?一切都是算计。为什么是:65岁/45万人/80亿呢?因为需要这样的份量,才会对今后基尼系数的统计起关键作用,把“贫富悬殊”的骂名给摘下来。否则的话,正如一些观察家所言,医药费高企将是来届大选的重大课题,即便如此,对于这种纯数学的“左倾”,我还是举双手赞成的。李显龙是否真的关心人民的福祉?那要钻进他的肚子里去看,才会知道。

    近在美洲和大陆都很红的美国政治片集《纸牌屋》(House of cards),饰演副总统Francis Underwood 的演员Kevin Spacey(剧中他是个操纵人心的大师,中国三十六计他倒背如流),上Jon Stewart的深夜脱口秀推销《纸牌屋》第二季,其中有一段谈话很有趣;他说为了演好政治人物,特地到华盛顿跟随某参议员去浸濡,结论是:“(美国政坛)那简直是一种表演艺术,绝不能相信他们在台上所演出来的东西,并且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很烂的演员……”——至于师爷,那就更烂咯!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莫愁 23/02/201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