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1览:351 蒙古大夫!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蒙古大夫!
作者:黑马非马 6:44pm 07/02/2014

兵贵精而不贵多,将在谋而不在勇”,今天要谈的不是“”,而是说“”。古人有句话说:“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这里有个典故,大意总是说在“用人”时,务必“选贤与能”,不能够公器私用,也不搞裙带关系,也不因为和某人有了芥蒂,就蒙了心蒙昧人才。反之,若是自己的亲人真是“人才”,也不怕嫌疑去推举。正是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务必做到“要用在刀刃”,“人尽其才”方好!

有道是“蛇无头不行”,在管理的哲学上,不管是“私企”,不管是“公职”,决定一个组织、一个机构、一间公司、一个团体的素质,“龙头老大”肯定是占了首要位置。中国春秋战国时代,有个故事,就很好地说明了“龙头老大” -- 这个“”是如何决定一队军人的素质。

孙子兵法》大概是无人不晓的了。然而,《孙子演阵斩美姬》的故事,或许就不那么流行。“军令如山、赏罚分明”。以今天的术语来说。就是“论责”。为了完成使命,孙武把吴王的两个爱妃,左姬右姬的脑袋砍了,吴王说情也不行,只好干瞪着眼看着自己两个心爱的妃子人头落地。

这里,评论的人这么说:法令制度的制订是重要的,而能不能有效、严格地执行更重要,只有制订了法规制度,并能严格执行后,才能取得好的效果。

不错,法令和制度都是很重要的,并且要严格执行。然而,更重要的,就是“择将”要择到位、“用人”要用到位。如果换作别人,不要说吴王当面说情,一个“字条子”就可能毕恭毕敬的把吴王的爱妃放了。如果不是吴王,左右姬的人头落地,孙武的脑袋瓜子或许也保不住了。

从以上的故事,回头来我们看看新加坡的怪现象 -- 那就是得到了“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的个中三昧 -- 可惜的是,却只选择了“内举不避亲”这一半菁华。

众所“”知,卖杂货的苏碧华是怎样被委托来管理SMRT呢?带兵的郭木财又凭着什么“能耐”接手苏碧华留下的烂摊子呢?母鸡下蛋是天经地义的了,然而“牝鸡司晨”就不行!

用人”,在新加坡政府来说,就像“集选区”捆绑式选举一样,在道德上不知已经沦落到多少层次?昨天,看到了 --

雅国在社交网站Facebook的个人网页上贴文,对M1服务再次中断表示失望。

陡然之间就想起了交通部长吕德耀从来只为SMRT辩护,为地铁失误背书的行径感到可耻。为什么同为部长。雅国可以对电讯业失责感到失望,结果“M1”的用户就能够在来临的星期日得到免费服务。而屡犯错误故障的SMRT,却屡屡要人民买单、要国家的民脂民膏买单?

建国就将50年了,比较过去现在,我不能够不这样怀疑,若不是“集选区”捆绑式的“滥竽充数”,把“烂果子”放在“集选区顺风车”上送进国会,我们的政府里头,又怎会有这么多的“蒙古大夫”呢?

不是吗?当我看到《传俄罗斯拒绝与中国 共同处理对日领土主权争议》这则新闻时,笑到眼泪差点儿就掉下来。你想,对中国来说,“钓鱼岛”是被日本占据了。然而,对俄罗斯来说,却是前苏联“占据了日本的北方四岛” -- 试想,若是俄罗斯帮忙着说服日本把所占据的“钓鱼岛”还给中国,是不是说俄罗斯也得把自己占据的“北方四岛”还给日本呢?

中国的这个建议,简直是异想天开!然而,当再看到《新加坡:印尼将揭开历史旧伤口》这则国内新闻时,却是愣了好一阵子。不仅笑不出了,流不出的眼泪都化成了一肚子的气愤、尴尬。

麦唐纳大厦爆炸案》,新加坡还有什么伤口呢?如果说奥士曼哈仑被送上绞刑台还不能够为新加坡“止血”,那么,当当时的李光耀总理到卡里巴塔英雄坟场献花向奥士曼哈仑的墓前撒花时,就应当恩仇了了 -- 不然的话,李光耀岂不是背叛了新加坡人,做了“叛国贼”?

报章这么说:文史工作者韩山元(72岁)则对印尼的举动很不以为然。

他说:“印尼政府这次决定这么做,新加坡人一个直接的问题是,印尼政府是否鼓励恐怖活动,它要传达什么信息?当时是苏卡诺频频进行‘粉碎马来西亚’的行动,把激进分子训练为特工,蓄意在新加坡搞破坏和制造不安,那是一个与目前完全不同的年代。” 

韩山元还说,那时尽管许多人对马来西亚的心情很复杂,但不至于会去支持“恐怖活动”,因为无辜的老百姓受到伤害。新加坡政府当时是震怒的,可是政府和人民还是很克制,印象中,新加坡当时并没有出现示威活动,所以,他对印尼这次的举动感到震惊与不忿。 


韩山元是老年痴呆呢还是宿酒未醒,我当然不知道。不过,很显然的,这么一来,他将置“建国总理”于何地?李光耀到“恐怖分子”的坟墓献花?老天,这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啊?

两军对阵,各为其主!在“马印对抗” -- 马来西亚和印尼发生冲突的时候,1965年3月10日,新加坡还是隶属于马来西亚。这是马来西亚和印尼的战争,不是新加坡和印尼的战争。韩山元连这一点也分不清,还说是一个文史工作者,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维文和张思乐这些“蒙古大夫”,让青奥会开支超出预算几乎两倍;黄根成这个“蒙古大夫”,让“跛马”轻易的“尿遁”,让一个泳术不精的跛子,在全国军警扫地毯的搜索之下,神奇的游过新柔海峡;让马宝山这个“蒙古大夫”,把建国以来,有口皆碑的建屋局,变成了千夫所指的恶业;让许文远这个“蒙古大夫”,把国家的卫生事业,变成了让民众视如蛇蝎,可以死不可以病的绝地。

这些人,若是没有“集选区”的奥步,能不能够经过正式选举的考验,永远是个“未知数”!张志贤和黄永宏,也是如此。在印尼以奥士曼哈仑为护卫舰命名之后,本来嘛,失望和理解-- 不卑不亢,才是外交的智慧。

失望的当然是印尼当局完全忽视新加坡人的感受!而理解的,当然是作为印尼人民,奥士曼哈仑,却不折不扣是为了国家可以牺牲自己性命的烈士。

不是吗?作为曾经的国民服役军人,我们是幸运的不曾经过战争的洗礼。然而,如果说有朝一日发生了战争,而我们的军人,尤其是突击部队在敌后搞破坏牺牲了。那么,就算后来我们和这个国家和好了,就如印尼那样,我们可不能忘记了我们战士的英勇事迹。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7/02/201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