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2览:234 李“总理”派红包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李“总理”派红包
作者:黑马非马 00:12am 20/01/2014


那是最美好的時代,那是最糟糕的時代;那是智慧的年頭,那是愚昧的年頭;那是信仰的時期,那是怀疑的時期;那是光明的季節,那是黑暗的季節;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們全都在直奔天堂,我們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簡而言之,那時跟現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囂的權威堅持要用形容詞的最高級來形容它。說它好,是最高級的;說它不好,也是最高級的。

这是狄更斯在《双城记》第一章<时代>开头的第一段话。简而言之,总而言之,就只是“矛盾”两个字。张从兴在他的《中国软力量的软肋》结尾的一句话说:
就算是金光大道,也是布满荆棘,绝不平坦!

更是令人狐疑,因为布满荆棘,绝不平坦的,又怎么可能是金光大道?而杨丹旭以《老鹰效应》来期盼经历经济重组的本地中小企业,通过改变心态寻求新的生存法则,以为这样才能逐渐羽翼丰满,成为翱翔商界的雄鹰 -- 也是异想天开。

杨丹旭没有想到的,是谁来扮演母鹰这个角色?况且。连自然界的母鹰都对自己的亲骨肉顾此失彼,那么从来深信没有白吃的午餐的政府,又怎会割下己身的肉?

谈得这样多,其实还在“矛盾”这两个字。谢燕燕报道:《竹林寺去年捐出款项 29万多元创新高》,新闻这么说:

竹林寺昨天举行一系列新春庆祝活动,下午设新年慈善午宴款待200人,包括武吉巴督老人院的年长者,以及区内的贫困家庭。

卫生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应邀在活动上颁发度岁金和礼券...


昨天,许文远向阳光福利协会安老院的240多名住院老人拜年,并派发由三巴旺公民咨询委员会副主席潘南舜赞助的柑橘和红包。

琼州天后宫分发度岁金给乐善居老人,由也是海南人的马宝山派发,好像有点理由。我想不通的是,居士林的红包,为什么要由哈莉玛代劳?哈莉玛、许连碹、许文远,算不算得“沽名钓誉”?我想,“钓誉”应该是有的,“沽名”却未必 -- 因为都不必自己出钱。

唠叨了这么久,缠脚布再长,也应该来到了尾段 -- 那就是《李总理派红包给350名贫困年长居民》。

联合早报网讯)农历新年临近,李显龙总理星期日早上以宏茂桥德义区基层组织顾问的身份,派送红包给住在区内的约350名贫困年长居民,为他们送上新年祝福。

总理花了约1小时时间,走遍德义民众俱乐部会场的35桌,亲自把价值150元的红包、50元的职总平价合作社超市礼券及新年礼包送给每名居民。

出席红包发送典礼的居民都是50岁以上的年长者,多数住在区内租赁组屋,一些是独居老人。

本报记者:黄伟曼)


许文远、许连碹、马宝山、哈莉玛送红包,都是社会公益和商家的钱,为什么总要由名人来代劳,是传统还是社会陋习,这可以商榷。然而,当李显龙“总理”宏茂桥德义区基层组织顾问的身份,派送红包给住在区内的约350名贫困年长居民,为他们送上新年祝福的时候,(350人 x 150元 = S$52,500元)这笔红包钱,却大大的尴尬!

这5万2千5百元,眼看着就是国家的资源。那么,李总理作为“总理”,他是一国之总理呢?还是仅是宏茂桥德义区基层组织顾问?

新闻说:“李显龙总理星期日早上以宏茂桥德义区基层组织顾问的身份,派送红包给住在区内的约350名贫困年长居民,为他们送上新年祝福。” -- 这段话表面上没有什么,问题却出在“”从哪里来?

李总理若是国家的“总理”,那么新加坡的贫困年长居民,就绝对不仅是宏茂桥德义区那区区的350名。如今,李总理掌握着国家的资源,却分配不均,350名德义区的老人接过红包尽欢颜。然而,全国其它无数的贫困老人却情何以堪呢?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20/01/201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