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编选文章
03览:091 和吴俊刚一起“扯”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和吴俊刚一起“扯”
作者:黑马非马 2:09pm 01/01/2014

为人处事嘛,最要紧的就是让人心服口服。但是,像“小印度骚乱事件”这种例子,要肇事者的印度客工都心服口服,那是不可能的。然而,其实最要紧的,就是做到让旁观者心服口服,这才是正点。

把印度客工遣送回国,这是最简单了。吴俊刚都说了 :

“把违反工作或移民条例的外来人士遣送回国,其实是政府的例常公事,过去三年里,平均每年都有约1万3000人被遣送出境。”

一年里头就有1万3千人被强制遣送离境了,我们还在乎这400人吗?因此,吴俊刚读不懂的,就在于“人道”这两个字。人家秦桧要陷害岳飞,还得冠给他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公民组织“要求当局正视客工薪资过低,与改善法律程序的问题,并质疑政府没经审讯就遣送滋事客工回国的做法。”-- 不外就是要做到“服人”、“服人”的意思。

我当然不是说当局陷害客工,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我是觉得“名不正则言不顺”,对于客工“呼之即来,喝之即去”,我国作为一个文明国家,这样粗糙的手腕未免显得过于霸道、迹近横蛮。

其实,真正说来,吴俊刚的文章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 那就是新加坡人的权益应该置于客工的权益之上!因此,我也觉得很奇怪,当李总理在赞赏曼德拉的光荣事迹时,却没有低头想想自己的政府却把一个“民选议员”拘禁得比曼德拉27年牢狱的日子更久...

曼德拉被人赞赏,因为他成功了!谢太宝被人遗忘,因为他失败了。成王败寇,这就是最现实而活生生的一个例子。况且,曼德拉还是在司法的程序之下被判罪名成立,而谢太宝却莫名其妙,一辈子就莫明其妙的在牢狱里白白的被牺牲。

因此,这些公民组织,在为客工主持正义之前,如果也为谢太宝这些如假包换的新加坡人的无辜、冤枉的牢狱之灾呛声几句,或许我就会翘起大拇指,说声好样的!只是,如今,我还是觉得吴俊刚下面这段话,是有点儿道理 :

上述组织因此而质疑政府的执法行动,心目中就只有客工的“权益”,实在叫人纳闷。

吴俊刚《新加坡权益VS客工权益》,这篇文章的主要宗旨,其实就在于环绕以“新加坡人作为核心”的这一个思维展延开来。维护新加坡人的核心权益就是新加坡这个国家的核心结构,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很显然的,吴俊刚所维护的对象,却是他也在体制之内的一个霸权,和新加坡人民完全没有关系。因此,置疑公民组织的同时却也突现了和李总理期许公民组织发展的矛盾。

叶公好龙,所有的既得利益者的许愿其实都是空中楼阁。政府对于公民组织这样的非官方组织,其实就和“网络”一样,李显龙要的,吴俊刚要的,不过是要能够和执政党一鼻孔出气跟屁虫。

末了,其实上面这些话都是白搭。我最关心的,却还是吴俊刚文中的一句话。他说:

一名在场的国民服役特警事后谈起当晚的经历,坦言那一刻他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不知道还能否能再见到家人。

所以我们看到了在危急中匆忙倒退,把警车撞得斜到一边的逃兵救火车,以及在现场束手无策的警察和民房人员 -- 直到镇霸队的来临,才终于控制大局。哦,是的,我还想到的,若是没有“辜加警察”,我们的治安部队将伊于胡底?

这是一名国民服役警察,我们却有许多国民服役军人,正在维持我国的国防。我想着的是,我们的国民服役军人,有朝一日,若是不幸的必须为祖国上战场 -- 那么,会不会就和这位国民服役警察一样,还没有冲锋陷阵,自己就先泄了气?

阿门,天佑新加坡!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1/01/201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