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2览:058 鲍彤如何评毛 作者:黄庭
主题:鲍彤如何评毛
作者:黄庭 7:46pm 12/12/2013

回应: 再看毛的秘书怎么评老毛 作者: 黄庭 2:44pm 12/12/2013

鲍彤:虚拟的社会主义和不虚拟的血——谈谈毛泽东

不管伟大还是渺小,毛泽东无疑是个人物。好像有人说过,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这麼一个。那未必是高抬毛,说不定是低估了毛,因為不能排除毛的唯一性:空前绝后,从此绝种,再也形不成第二个了,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世界上。

有人说对毛也应该公道,我赞成。有人说毛也有功劳,我相信。他无疑对自己有功,这是可以肯定的。至於对别人,比方说对他的父、母和妻、子,对他的战友或政敌,对工农大眾和其他同胞,对中外古今的各色人等,到底有什么功劳可言,我实在不知道,想也想不出来。

我知道他说过许多谎话。随手举几个例子:“造反有理”明明是两千年前揭竿而起的土產,毛偏说是“十月革命”送到中国来的绝对真理。毛在延安在党内作报告声称蒋是坐享其成的“摘桃派”,到了重庆又屡屡高呼“蒋委员长万岁”。毛决定中国向斯大林“一边倒”,却说中国“站起来了”。毛早就在和斯大林、金日成共谋策动朝鲜战争,却告诉国人和世人是被迫“抗美援朝”。毛嘴裡承认“唯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歷史的动力”,心裡和手裡则致力于打造和维护“党领导一切”的制度。毛的谎言,俯拾即是,大家都耳熟能详。最大的谎言当然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有两个证据:毛泽东不懂社会主义,连他最器重的门徒邓小平也承认社会主义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东西;至於毛认為他能说得清楚的“社会主义”,则非但没有“救”过中国,相反却给同胞带来了史无前例的灾难。

毛泽东从青年时代起,一直在做梦,这个梦从来没有变,叫做“改造中国与世界”。改造什么,他说不清楚。为什么要改造,他也说不清楚。他的拿手好戏是依靠谁,团结谁,孤立谁,打倒谁,如何战而胜之,取而代之。他把纵横捭闔叫做“革命的首要问题”。他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叫做“革命”。他把不赞成他的人叫做“修正主义”或“赫鲁曉夫”。他把反对他的人叫做敌人。他把中国劈成“敌”和“我”。他把世界也同样劈成“敌”和“我”,三“尼”一“铁”,都是敌人。什么“社会主义”,什么“革命”,什么“為人民服务”,什么“不称霸”,什么“不输出革命”,都是骗骗好心人的。

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早已在事实上破產。2007年3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宣判了1953年以来中共中央关於“向社会主义过渡”、“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纲领在法律意义上的死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一场虚拟的春梦,是假的,但被它造成的血雨腥风是真的。鬪死几千万,饿死几千万,用惨绝人寰来比喻,丝毫不為过。

毛泽东的奇跡,不在于他撒谎的内容和技巧,而在于他撒谎的后果和信徒。香火不断,信眾云集,作為一种社会现象,是很有一点研究价值的。

————————————
附言:本文為毛泽东而作,只谈毛,不评论其他任何人。就是说,不评论他那些伟大的(或不伟大的)先行者,不评论他那些受害(或不受害)的同道,当然更不涉及那些渺小的(或不渺小的)其实与毛毫不相干的后继者。——鲍彤。
――原载《动向》杂志2013年11月号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黄庭 12/12/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