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1览:398 塞翁失马之亡羊补牢 作者:直言
主题:塞翁失马之亡羊补牢
作者:直言 00:11am 12/12/2013

前天晚上看到网上的讯息时,对着那几张闪烁着熊熊火势的相片,心里有很多的忧虑。只是情势未朗,不好凭空臆断,只好带着忐忑不安的心绪上床,辗转反侧之间,浑浑噩噩的不觉已是天亮。

今天在新国志看到刘嘉铿《暴动》,里头这么一句:“接获暴动消息时,我的心情是沉重而沉稳的”,心情就更加沉重了。刘嘉铿说:

沉稳的是,近20年的记者生涯,我有无数次机会近距离观察我国的保安体系,并深知虽然承平许久,但内政团队平日针对各种突发状况,都有很周详及密集的演练,因此暴动绝不会扩散,而且很快就能控制下来。

虽然说“暴动绝不会扩散,而且很快就能控制下来”这句话绝对是马后炮式的捧内政团队的大脚,不值一哂。然而,看过暴动视频的人,在看到自己的同胞被攻击的时候,在局势完全不明朗之下,在绝对可能发生人命伤亡和财物损失的恶劣状况之下,总很难想象刘嘉铿为何可以“沉稳”得起来?

我当然不晓得刘嘉铿的“沉稳”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修为还是只是简单的凉血动物?说起来新加坡人民还是幸运的,除了肇事者的私巴司机和跟车员,受伤者就全都是警察和制服人员,可见暴民在发泄怒火时起码还是保持着良知的。

只是,警察在受到生命威胁时,竟然无所作为,任凭几个赤手空拳的暴民推翻警车并且纵火,是我们的警察的涵养太好了,还是惊惧得手足无措呢?当警员从被推翻的警车里狼狈的爬出来,我心里就想着,在警员都不能保护自己的时候,又怎样来保护人民呢?

更离谱的是,是一辆救火车临阵退缩,救火车来一个三步转,掉头而去,临场做了逃兵。最荒谬的,后退时还撞击了一辆警车,鸣啸不顾而去。这时候,我就想,如果这就是一场恐怖突袭,一场战争,救火员发觉自己的性命受威胁,三十六计,也是这样的走为上计,那么。这会是一个笑话还是一个悲剧呢?

警员在碰到重大突发事件之时反应迟钝,救火车临阵逃脱,这个画面却让我想起十几个警察围堵着徐淑贞的另一个画面。徐女士一个弱女子,手无寸铁,还需要十几个警察。那么难怪小印度这场暴动,警察也只好放弃治安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视频中,如果暴民一开始砸巴士车,警察能够立即做出适当反应,立即鸣枪警告,那么相信接下来翻车烧车的剧本就没有了。从众多的相片和视频中,可以看见从砸巴士车开始,现场就已经是出现“无政府状态”。一小群人恣意妄为,结果是怂恿了原本就在旁边观火的人。这是什么效应呢我不晓得。总之,人群一鼓噪,开始的肇事者没有被对付,情绪一杯鼓动起来,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乱局已成了。

当晚镇暴队的反应也出奇的缓慢,当局有很多解释。但是这也是于事无补的了。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我想到的,却不是镇暴队怎样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我想到的,是新加坡有130万外劳,如果这百多万人作起乱来,新加坡那还得了?我又想到的,是...譬如说,上帝突然对印度大发慈悲,在整个南亚次大陆就下了一场金雨,几十万印度外劳突然之间一起回国收集金水,那时候啊。新加坡将伊于胡底啊哩?

网上有篇文章,叫《剥削廉价外劳 新加坡早埋骚乱种子》,文章的第一段这么说:

新加坡小印度区昨夜爆发外劳骚乱,造成多人受伤,当地媒体指这是狮城40多年来首次出现骚乱。新加坡政府向来致力维护国内种族共融的形象,但近来不断升温的外劳问题,使国内民众对政府的不满不断加深,亦使本地民众的政治取向出现变化。昨日的骚乱更引起舆论质疑,新加坡政府以剥削廉价外劳推动经济增长的方式,还能否持续。

有句话说“尾大不掉”,当依靠廉价外劳的劳动力支撑起来的GDP无以为续,在失去了百万外劳这个GDP支柱之后,新加坡会怎样呢?

该是全民思考的时候了吧?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直言 12/12/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