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2览:229 神枪手错手枪毙儿子。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主题:神枪手错手枪毙儿子。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10:44am 02/12/2013

神枪手错手枪毙儿子。

这单神抢手错手枪毙儿子是谁的错 ?。

令伯的看法是两个人的错。第一个当然是神枪手。第二个是警方。

警方假如有在每年更换枪新执照时把所有拥枪者招来开一个“使用枪”的座谈会,把历来错手开枪打死人重提和分析给大家听开枪前所应该做的事。这些拥枪者就不会把人当猴子射下果树,也不会把人当猎物砰的一枪打死掉。当然也不会把儿子也枪毙掉。

招开一个座谈会很麻烦吗 ?不会,不会。国阵最拿手的法宝是喊“拿钱来听座会”,一人收一百。一百人便是RM100-00 X100=RM10,000-00。扣掉讲师的“饿老瘟allowance”RM500-00,茶水RM500-00是干捞RM9,000-00 大洋。

拥枪的人叫他交一百元听座谈会他们连“哼”一声都不会,还很神气的认为“令伯是有把枪”的咧。

也就是这种神气才不时听到拥枪者开枪打死人。把儿子枪毙掉不是第一单。华社可能是第一单,马来社会多单啦。

住在乡下的马来人在屋边种果树时常有猴子来採,一看到树上摇摇便骂“Babi punya monyet datang lagi. Nanti aku tembak engkau mampus”。于是,跑进屋里拿了猎枪上了子弹便往摇摇的树枝砰的一枪。

没听到猴子的叫声,只听到人喊“唉呀”,跟着掉下树来的不是猴子,是一个人。他定眼一看便神嚎鬼叫“Alahmah, anak ku. Alahmah, anak ku”。

骨你妈的狗屁,要开枪没定眼看情楚就开。等打下来才定眼看便喊“阿纳骨,阿纳骨”。

这一单华人老豆开枪打死自己的儿子和这个马来人一样。不同的是,一个是在白天把儿子当猴子打下来,一个是晚上把儿子当土匪枪毙掉。两人都是神枪手。

对不起,我找不到印度人有这一方面的故崽讲给大家听。因为国阵很少很少很少给印度人土地种果子。所以他们没有猎枪。如有,是自卫手枪。

这个老家伙正是“令伯有把枪的咧”的心态。你敢来打令伯的主意,令伯一枪把你枪毙掉。但是,他没有考励他是几岁人,又是晚上,又是中国癫。连十多元的头灯也没有戴竟拿枪在黑暗中开枪。结果,不是打到土匪,是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打瓜掉。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特别是中国癫。什令棍钱都很舍得出。特别是花几千元买个檀香木的拜神枱,几千元买架60寸的电视机,几千元包中国鸡。但是,家里一份RM1-30的星洲日报也没有买,杨陪根写的一本几块钱的法律知识书更别谈买了。

有本事买百多两百千的新车。但是,十多元的头灯就不愿买放在车上以防万一。家里有电灯更别说买头灯吊在房里一把和厅里一把。

依新闻最后段报导《死者的住家庭院停泊有3辆轿车,分别为一辆马赛地、普腾威拉和老爷车》。

这样的家庭没钱买头灯 ?。不是没钱买,应该是不关心“万一”。结果,被“万一”找上了。

手上拿着一把枪当然是威风凛凛,头上没有照明灯却要去枪毙土匪。两粒老猪公眼在黑暗中看到影子动动便当着是土匪。不向天上开一枪发出警告“令伯时有枪的咧”,也不发问“谁”。一律幻想“令伯不把你这他妈土匪枪毙了你还不知道令伯是谁”。结果,没错。是令伯枪毙了你。

假如那老屁股有向天开一枪,除非面对的是日军,是土匪的话,他不把尾巴举上天的逃命唯令伯是问。假如他听到抢声还想做世界,也唯令伯是问。

假如那老屁股没向天开一枪警告,但有问“谁”。回音的是宝贝儿子的声音,他老屁股也知道是孩子。

怎知,那老屁股只会幻想“令伯是有枪的咧,非枪毙了你”。结果,没错是令伯把他枪毙了。但是,不是土匪,是他的宝贝儿子。

由于他手上有枪,加上他出现幻想症“令伯非枪毙了你这土匪”。在他的眼中的任何影子都是土匪。他不会向天发枪警告,也不会发问“谁”。因为他的幻想症是“把土匪枪毙掉”。因此,他不会发出警告。

手上有枪的人出现幻想症是很可怕的。比如去打山猪或打猎的人,他会把人当着山猪或猎物砰的打死掉。所以,我时常劝告朋友,不要跟拿枪的人去打山猪。

单单在昔加末便发生几单把人当山猪或猎物打死掉。最特别的一单是发生在25年前。被拿枪的当山猪打死的人正向拿枪的人走去。那树胶园是光光的没有草。走到约50尺,那拿枪的人可一看的一清二楚。但是,他举起枪对准他开了一枪。其他人以为打到了山猪追了上前一看。妈呀!怎是人 ?。

那人中抢还没有死。他问“你为什么向我开枪”。

开枪的说“我明明看到是山猪向我走来。所以就开枪”。

他当时是出现“幻想症”,山猪来啰。砰。

所以,那老屁股当时也是出现“幻想症”,这是土匪。砰。

他的幻想症是“极恨土匪,非把他枪毙不可”。所以开了一枪不够,竟开了3枪。别说人,老虎也完蛋。

他所用的猎枪应该是6粒子弹的“拉速”猎枪。开了一枪一拉便能把弹壳拉出,第二粒子弹会自动跳上。

用这种枪的人跟本不用怕来不及上子弹。竟然没有向空中开一枪警告便直对目标发射,活该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枪毙瓜掉。将来他到了阴府,在阴府法庭上才回答他的老祖宗十八代“为什么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枪毙掉”。

依我看,这家人好像都有“幻想症”。下面新闻第18段报导《尽管警方披露死者是被其亲身父亲误杀,但死者大哥仍然指弟弟是被匪徒射毙》。

大家看新闻第23段,死者的大哥幻想到什么令棍 ?他幻想到《他父亲慢慢走到屋后,匪徒发现他的父亲持枪械后,就用木棍打父亲,并抢走父亲手上的散弹枪和把枪头瞄准父亲,刹那间,弟弟却中了一枪》。

天下人请注意他讲什么令棍。他说“弟弟却中一枪”。但是,新闻报导死者中3枪。这是不是说,土匪向死者开一枪,丢下枪走人。老屁股见他的宝贝儿子还没有死,拾起枪再加2枪。所以死者就中3枪。不然怎会中一枪后来变成中3枪 ?。

这种令棍幻想能用吗。土匪用木棍打他父亲抢了枪。他父亲被木棍打在那里有痕据吗 ?。是被木棍打,不是被面巾打到。痕据呢?。

死者的大哥的幻想症很严重。整篇故事都在找他人来赖,自己和家人都没有错。

我对这个案件的评论是“死者是死在他父亲的幻想症”下。手上拿着一支“拉速”猎枪,根本不用怕来不及上子弹。为什么没有向天空开一枪警告而是直向目标开枪 ?。因为他的“幻想症”是“令伯非一枪打死你不可”。

所以,他一枪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打死掉。没错,是“令伯非一枪打死你你不可”。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3年12月2日

请朋友上http://blog.yam.com/tundrfo或上大马华人网站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看本文。 或在Google的《格子里击敦符国荣博士》可看几千篇文章。

注:作者声明版权没有,翻印转载下载不究。也欢迎读者将任何本文作者的文章转贴他处或面子书上。

不论是读者或网友,对买卖房屋,土地,领取遗产,离婚,立遗属,所得税以及其他问题有什么不了解。尽管电邮来问。特别是住在大城市者,不会要问谁。问律师一开口服务费是RM150-00 有时他还会吓你。这样他才会有案可办。你把RM150-00省起来,由我免费告诉你。

作者新电邮址:srigenuang@live.com.my
电话:012-7059613(中午12点到下午3点)

劝告:在马路上别驾快车。早到没几分钟迟到也没几分钟。万一开快车到了阴俯,阳间的产业和年轻
老婆是别人的啰。切记呀。
================================================================================================
疑摸黑连开3枪酿悲剧 父抗匪错手杀儿

南洋全国版 2013-11-29 07:38

(加影28日讯)擒匪不果,却误杀儿子!

1。一名76岁华裔前后备军昨晚惊悉匪徒闯入住家行劫,疑摸黑连开3枪抗匪时,散弹枪却击中儿子头部,造成51岁儿子当场毙命。

2。老父获悉亲手误杀儿子后,整个人慌张不已,马上把散弹枪匿藏在睡房内的后门。虽然当时只有一个匪徒上门,他却向上门的警察谎称,有一批约6人的匪徒前来打抢,他开枪抗匪结果酿出人命。

3。警方较后扣押肇祸散弹枪,并于周四早将老父带返加影警区做调查工作,之后也允许他保外。

4。这起擒匪却酿悲剧案于昨晚10时许,发生在雪州无拉港新村1/10路的一间单层住家。

遗下12岁儿子

5。死者为51岁的张群发,在4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生前在甲洞马鲁里花园摆档卖烧猪。他的妻子早在两年前病逝,遗下一名12岁的儿子。

6。事发时,死者儿子恰好在小六检定考试后,参与学校的毕业旅行到新加坡,家里仅剩下死者和其父母,以及一名住在住家后尾宿舍的缅甸外劳。

7。加影警区主任阿都拉昔在记者会上指出,事发时,屋内只有4人,包括死者、其年迈的父母和缅甸籍外劳,死者父亲首先听到缅甸籍外劳叫喊指有贼入屋。

8。他说,还未入睡的死者父亲在听闻后,马上搜出散弹枪往外劳的喊叫的方向前走,当时已熟睡的死者也惊醒,并拿起巴冷刀跟随父亲(嫌犯)前往查看。

父误当持刀者是匪开枪

9。由于事发是晚间,嫌犯没有发现儿子仅在他不远处,以为拿着巴冷刀的男子是匪徒,二话不说,举起散弹枪近距离朝对方开3枪,其中只有一枪射中死者的右边太阳穴。

10。“死者当场毙命,匪徒在听闻枪声后,迅速逃离现场。”

11。阿都拉昔指出,匪徒只有一人,相信是巫裔男子,对方是从事发地点屋后潜入,之后从前门离开,没有拿取任何财物。

12。警方在接获邻居投报后到场调查,科学鉴证组人员和警犬受召到场搜证。

张母痛失爱儿大哭

13。警方较后在现场起获5枚子弹壳,其中2枚子弹壳是嫌犯在较早前射击乌鸦时留下。

14。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302谋杀条文展开调查此案。

15。“冤枉啊!宁愿死的是我而不是儿子啊!”

16。在得悉噩耗的亲友前来现场了解状况时,痛失爱儿的张母更抱着亲友痛哭申诉,屋内更传出阵阵张母的哭声,令人心酸。

17。死者的兄姐过后也纷纷到场,安慰情绪激动的母亲。

死者大哥:父亲散弹枪被抢走巷弟弟是被匪枪毙

18。尽管警方披露死者是被其亲身父亲误杀,但死者大哥仍然指弟弟是被匪徒射毙。

19。死者大哥张源(55岁)指出,父亲张仲明听到缅甸外劳的求救声后,拿了散弹枪准备击匪前,还叫醒弟弟,后者拿了菜刀冲前时,反遭匪徒开枪击毙。

外劳敲打玻璃窗求救

20。他说,事发时,外劳敲打屋后的玻璃窗和大声叫喊指打抢。

21。他指出,当时在屋内的父亲听到求救声后,马上拿了散弹枪准备击匪。

22。“父亲跑去屋后时,还拍门叫醒在房内睡觉的弟弟,弟弟惊醒后,也拿了菜刀出去。”

23。“当时,父亲慢慢走到屋后,匪徒发现父亲持枪械后,就用木棍打父亲,并抢走父亲手上的散弹枪和把枪头瞄准父亲,刹那间,弟弟却中了一枪。”

24。他说,相信弟弟在混乱中趋前时遭匪徒开枪击中,过后,父亲虽有开枪,但已没有用,匪徒已逃去无踪。

25。他说,弟弟自中学毕业后就卖烧猪肉至今,生前是在甲洞开档卖烧肉。

26。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今日上午与无拉港新村村委会主席欧慧君、前村委会主席赖松等到死者家慰问死者父母。

子弹贯穿右太阳穴 死者头颅爆裂惨死

27。散弹枪威力无穷,死者的头颅被散弹枪发出的子弹掀飞,脑浆溢出,死状恐怖!

28。由于死者的距离与父亲甚近,当父亲看到手持巴冷刀的儿子,却误以为匪徒时,二话不说举起散弹枪近距离朝对方头部开射,子弹贯穿死者右边的太阳穴,导致头颅爆裂掀飞,现场留下一摊脑浆和血迹。

29。死者家人在目睹惨不忍睹的画面后,均感震撼和难过,且无法接受该事实。

30。死者张群发的遗体较后送往沙登医院太平间解剖。

31。另外,死者12岁的独子已接获父亲的噩耗,料在周四下午从柔佛州赶返家中。

32。死者的遗体已被家人领出,暂安放在事发地点住家停柩,料在本周日出殡。

33。死者是与年迈的父母住在无拉港新村的住家,事发时,邻居连续听到至少4声枪声。

34。枪声大,事发后,邻居都外出探询到底发生什么事,该命案是无拉港新村开埠50年以来首宗,约在20年前,该村曾发生一宗轰动的情杀案。

35。死者家与工厂货仓交界的地方没围起围墙,外人可轻易潜入,命案发生后,现场留下大摊的血
迹。

没挺身相救‧匪叫其名字‧家属:外劳可疑

36。家人不满缅甸外劳在死者出事后没出手相救,反而不断阻止父亲开枪,不但如此,涉嫌的匪徒当时竟能叫出外劳的名字。

37。死者父亲发现匪徒叫外劳的名字时,也愣了一下,匪徒就趁机用木棍打他并把他手上的散弹枪抢走。

38。张源指出,年约27岁的外劳是住在屋后的货仓,平时兼职帮弟弟(死者)烧猪。

39。他说,外劳在弟弟家兼职已有两年,白天,外劳在工厂工作。

40。他还说,命案发生后,警方以证据不足而没扣留外劳调查,对此,他们感到不满。

41。他说,两个月前,该屋曾被爆窃,事发时,父亲有在家,还在屋内扫地。

42。“我们觉得外劳可疑,尤是匪徒抢枪和开枪时,外劳根本没挺身相救。”

早上助人退匪 晚上竟遇匪上门

43。无独有偶,嫌犯在事发当天早上目睹疑是巫裔男子欲打劫外劳,奋勇上前吓退匪徒,晚上却发现本身住家同样遭疑是巫裔匪徒入屋打抢,结果再次奋勇开枪抗匪不果,反误杀亲儿。

44。当地居民指出,昨天早上,嫌犯的邻居家门前发生2名巫裔男子打劫外劳案,嫌犯见状马上上前阻喝,成功吓退匪徒。

45。直到晚上,张家再发生入屋抢劫案,因此当地人不排除匪徒属同一批人,有待警方做深入调查中。

46。老翁闯祸后,情绪尚未平稳,记者周四早重回现场欲采访,家人基于老父心情而婉拒受访。

父拥枪46年感光荣

47。家人形容,父亲(嫌犯)一直为自己拥有枪械和懂得开枪的技术感到光荣,殊不知幼儿最终却命丧在他引以为豪的枪口下。

48。家人指出,父亲是前后备军,也是园主,且18岁时已有开枪经验,因此父亲一直为本身会开枪而感到无比光荣。

49。家人表示,父亲早在1967年申请拥枪准证,主要原因用以击退前来园地的野兽,换言之,父亲拥枪的期限已有46年。

50。家人还说,尽管父亲已年迈,除了双腿不如从前灵活,但身体仍健壮,没有影响开枪技术。

51。据知,嫌凶在10多年因发生车祸,以致双腿灵活度减低,且必须依靠单边拐杖扶持。

无拉港新村发生命案后,现场先后传出三个不同版本

52。版本1:死者不甘被抢,持刀以一敌六奋力抗匪,却不料对方持有枪械,惨遭对方枪杀。版本2:批匪徒入屋打劫,首先行劫缅甸籍外劳,之后押着外劳到主屋敲门,死者父亲发现不妥,马上搜出散弹枪出外查看,而死者也跟随在后。期间父亲与匪徒发生争执,后者还抢走他的散弹枪还击,结果父亲为闪避,子弹最后击中儿子(死者)的头部。

53。版本3:这是警方调查后的“警方版本”,指老父惊悉有一名匪徒闯入住家行劫时,摸黑连开3枪射匪,不慎击中儿子的头部,导致儿子命丧在父亲的枪口下。

睡梦中被抢 外劳夺门逃跌伤头

缅甸籍外劳遇劫后逃走时不慎跌倒,伤及额头。

该名缅甸籍外劳祖(20余岁)受访时指出,为了方便凌晨时分起身烤猪,他偶尔会住在雇主住家外的一间小宿舍。

他说,事发时他已睡着,睡梦中一名未有蒙脸的匪徒手持木棍踢门而入,还洗劫他抢走其手机、现款和护照。

他在被抢劫后,伺机夺门逃走,混乱中跌伤额头,但对于雇主被枪杀经过不了解。

他说,他受雇已有5至6个月,并形容雇主为人很好。

邻居闻枪声查看 见1匪骑摩托逃

邻居闻枪声后试图擒匪,巧遇匪徒乘摩托车离开。

居住在死者对面的邻居颜先生指出,当时他听到枪声,而住在死者隔壁的一名邻居也跑去其住家向他求助。

他说,他随后拿起藤棍跑去住家查看时,刚好看到一名相信是匪徒的男子骑摩托车逃走。

“由于群发的住家大门外已上锁,于是我通过他住家隔壁未有围篱笆的家具厂货仓走到住家旁查看时,在用手电筒照看情况时,发现仅身穿短裤的群发,头部中枪卧尸血泊中,倒卧在屋后。”

据现场观察,死者的住家庭院停泊有3辆轿车,分别为一辆马赛地、普腾威拉和老爷车。




大马华人网站

敦符国荣博士 02/12/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