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3览:208 国阵登记局请了一批假聪明的官员不会又假会。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主题:国阵登记局请了一批假聪明的官员不会又假会。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9:23pm 22/11/2013

国阵登记局请了一批假聪明的官员不会又假会。

2013年11月21日星洲日报头版刊登了较早前报导的“肤色像华人的印度女孩不获大马卡”母女的相片。

较早前的报导只有那女孩的相片,没有母亲的,社会人士无法看出女孩的背景。有了她们母女在一起的相片,社会人士就能看出那女孩像印度人或是像华人。

大家拿当天的星洲日报来看一看,那女孩像华人吗 ?。

我要说的是,马来西亚国阵政府请的国民注册局,身份证部门的官员是有很严重的近视。不然,他们怎会指那印度女孩“像华人”?。

由相片看来,她的母亲并不是“纯”非洲Intiya人种。她的祖先应该有尼伯尔人的血统。所以他母亲并不像黑到发亮的纯Intiya人种,是非洲和亚洲的“混种”。假如她的母亲有Aryan人的血统,那些傻官员一定会说“Du putih putih macam orang putih, du orang putih.  Mana orang India”。

这些傻官员竟不知道,最黑的人能在印度找到,最白的人也能在印度找到。因为印度的人种是“黑白黄”的“混种”。黑白黄就看他的祖先“参”的程度。黑和黄参了几代就变成尼伯尔人,要黄不黄,要黑又不黑。假如再和欧洲来的白人一参,就变成了orang putih(白人)。

那女孩虽然不完全像黑黑的印度人,也根本不像华人。是印度人和华人之间的“尼伯尔”人样。很多印度人都是那个样子。

国阵请的草包官员不是人类学家,竟假会当起“人类学家”指鹿为马,说那印度女孩是华人。这是多么伤害她的自尊心。

大家看一看她母女的脸庞。那女孩有一对“猪眼皮”,她母亲也是有一只猪眼皮。另一只是Intiya人种的双眼皮。猪眼皮是尼伯尔,西藏和布丹人眼皮的象征。她母亲有一对尼伯尔人种的大耳朵,她也有一对大耳朵。这种耳朵华人少有。

再看她们母女的脸形,再多50年,那女孩的嘴唇便会收缩成和她母亲的样子。她怎会被看成是华人?。

那些草包官员根本没有“reason to believe有理由相信”或是有“reason to suspect有理由怀疑”那女孩是华人。但是,他们竟“自封为法官”。由“执行人员”一变,兼当起“法官”判那女孩是华人,不是印度人。并“充公”她的报生纸。

马来西亚国阵政府各部门正在“蛀食”马来西亚的法官司法权,并将之占为已有,一手执法一手当法官。这是极权和共产主义的行为。因为,所有民主法治的国家都是立法,执法和司法分开由不同机构或不同人处理。

但是,国阵的政府行政部和执法部门正在夺取法官的司法权,自己兼当法官。不然,他们有什么权了“判”那印度女孩是华人 ?。又以什么权力充公那女孩的报生纸 ?。

马来西亚1957年的生死注册法令Birth & Death Registration Act 1957共有42项条文(42 section),没有任何一项条文说“国民注册局身份证部的官员有权充公任何人的报生纸”。也没有条文说他们有权力要她们进行DNA。

这也就是说,充公那印度女孩的报生纸是“越权”和“犯法”的行为。

难道这就是国阵喊的“有效和可信赖的政府”吗 ?

国阵的狗腿子马华,民政,人联和国大党,令伯指控和臭骂你们的主子是极权和共产党你奈令伯何也?。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3年11月22日

请朋友上http://blog.yam.com/tundrfo或上大马华人网站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看本文。 或在Google的《格子里击敦符国荣博士》可看几千篇文章。

注:作者声明版权没有,翻印转载下载不究。也欢迎读者将任何本文作者的文章转贴他处或面子书上。

不论是读者或网友,对买卖房屋,土地,领取遗产,离婚,立遗属,所得税以及其他问题有什么不了解。尽管电邮来问。特别是住在大城市者,不会要问谁。问律师一开口服务费是RM150-00 有时他还会吓你。这样他才会有案可办。你把RM150-00省起来,由我免费告诉你。

作者新电邮址:srigenuang@live.com.my
电话:012-7059613(中午12点到下午3点)

劝告:在马路上别驾快车。早到没几分钟迟到也没几分钟。万一开快车到了阴俯,阳间的产业和年轻
老婆是别人的啰。切记呀。
===============================================================================================
膚色樣貌被指像華人‧印裔女童不獲大馬卡

星洲网首頁 > 新聞 > 國內 2013-11-20 16:50

(霹靂‧怡保20日訊)一名擁有合法報生紙的12歲印裔女孩,因膚色和印裔父母不同,被指樣子像華人,向國民登記局申請大馬卡被拒絕。

霹州文冬區州議員A西華今天安排新聞發佈會上指出,這名女孩瑪哈拉茲米的母親卡瑪拉(60歲),3個月前帶她到國民登記局申請大馬卡。

“當時,官員指女孩的膚色和母親不同,也說女孩的樣貌似華裔,拒絕發出大馬卡更沒收她的報生紙,並表示需就此事進行調查。”

重新申請報生紙

A西華在今天的新聞發佈會上也指出,卡瑪拉在無法替女兒申請到大馬卡後向他求助。

他當時陪同卡瑪拉去替瑪哈拉茲米重新申請報生紙並且取得新的報生紙,因為那是唯一的證據。

他說,過後他們也去見霹靂國民登記局副局長法蒂瑪,對方表示解決此事的最佳方法,就是將女童名字中間的“A/P”(Anak perempuan)刪除。

他表示無法接受這項建議,因為印裔名字中間的“A/P”或“A/L”(Anak Lelaki),連著孩子父親的名字。

A西華:登記局要求進行DNA核對

A西華透露,國民登記局也要求女孩進行脫氧核醣核酸(DNA)核對,惟被女孩家人拒絕,因為這侵犯了個人隱私。

“瑪哈拉茲米是卡瑪拉和已坐牢3個月的蘇巴馬廉(56歲)唯一女兒,家族也沒有混血的歷史。”

“卡瑪拉不解為何女兒出生申請報生紙時沒有問題,報生紙上也清楚寫明父母的名字和種族,但卻在12年後申請大馬卡時,才受到國民登記局質疑。”

A西華說,當局對瑪哈拉茲米的質疑,將破壞她的家庭和諧。他也舉例,試管嬰兒未必和親生父母長得相似,若以膚色和輪廓來辨識種族,這將造成問題,也對人民不公平。

他說,目前瑪哈拉茲米正申請進入中學,校方需要她的大馬卡辦理報名手續;遲遲未獲得大馬卡,將使她的入學受到影響。

A西華希望當局儘快發出大馬卡給瑪哈拉茲米。他也將咨詢行動黨律師,确定國民登記局是否有權要求人民接受脫氧核糖核酸(DNA)檢驗。

女孩感委屈大哭

瑪哈拉茲米今日在新聞發佈會上,當母親要求她親口回答記者的提問時,感到委屈而大哭。

行動黨怡保西區婦女組副主席J.安祖蓮、行動黨櫻花園支部主席古蘭達薩米和行動黨斯里賓花園支部主席沙拉拉薩也出席
新聞發佈會。

登記局官員。否認堅持做DNA檢驗

另一方面,國民登記局公共關係官員再妮莎今天下午回應媒體的詢問時指出,該局已調查了這件事,並在特定的情況下,可發出大馬卡給申請者。

不過,她表示不可披露這項特定情況的詳情,以保護申請者的個人資料。

再妮莎說,國民登記局昨天有要求這對母女去國民登記局,但她們沒有出現。

她也否認國民登記局有堅持叫申請者去做DNA檢驗。



大马华人网站

敦符国荣博士 22/11/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