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2览:056 校地是人家光头納茲里的,讲什么令棍徵地那么难听。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主题:校地是人家光头納茲里的,讲什么令棍徵地那么难听。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6:33pm 28/10/2013

回应: 老符是谁?是猫是狗又如何? 作者: 黄庭 5:30pm 27/10/2013

校地是人家光头納茲里的,讲什么令棍徵地那么难听。

大家看看下面的新闻或打开2013年10月22日有关新闻看一看,纳兹里是不是被精武那批令棍人气到半死的比手划脚,连他的头发也被怒火烧光了,变成botar head。人家是“努发冲冠”,他是被“怒火烧成botar head”。可怜啰。

他妈的,马来西亚的部长是人做的吗 ?。地明明不是精武的,那些令棍人敢敢指控botar head徵用精武的校地。怎不把他气到“火烧botar head”?。

我讲了又讲,中国人和中国癫是不讲理由的。他们霸了人家的地便说“自古以来此地是中国的”。精武那批令棍人也是那样,地明明不是他们的地就在上面建非法建筑物。然后也学中国人讲《我们用了几十年,地是我们的。你不可“徵用”我们的校地》。

哪!是不是,别说中国是那种令棍样,连精武那几个令棍人也是那样,霸人家的地人家要拿回他们敢敢指控“你那里可以徵用我们的校地”。

Botar head怎不被他们气到破口大骂“du punya nenek moyang punya tanah kah ?. gua punya du tahu ? du tahu kah ”。

怪不得中国想霸日本的钓鱼岛。中国人不是人,马来西亚的中国癫要霸botar head的地,也不是人来的啦。

中国人真的有种。祖先霸人家的土地,后代也要霸人家的土地。在中国霸人家的土地,到海外也霸人家的土地。真的不知羞耻的令棍民族。特别是那个砂劳越的华人不像华人,山番不像山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黄庭。他也敢敢说钓鱼岛是中国的。但是他又说,日本有钓鱼岛是向一个日本佬买的。问他,那个日本佬怎会有钓鱼岛可卖。

他没办法回答就去搬一些中国人写的假历史来contra说,历史是那样讲。

中国人写的历史要怎么样写也可以。拿证据来证明是你的。人家日本讲,令伯用钱向他买来的。

你黄庭要讲走在对面街那美娘儿过去是你的老婆也可以。今天是你的老婆吗。你讲是有个令棍屁用,拿结婚证书来证明一下。

日本也不会傻头傻脑买下钓鱼岛。你要卖岛,那是你的岛吗。拿证据来看一看。

华人的令棍头也是的,地不是自己的却说人家要“徵地”。徵地,地必须是你的。是你的地吗?。

你他妈再讲是你的,botar head不一脚踢你出去唯令伯是问。

黄庭!botar head发威了,你他妈奈何 ?有狗胆拉他上法庭告诉他“这是令伯的地,为什么必须向你租吗?”。日本对钓鱼岛发威时喊“You want to fight. Come”。你黄庭和草包校说说看中国有狗胆fight吗?。

你他妈黄庭爱拿中国的历史来谈。我们就谈中国的真历史,不谈人写的假历史。

你就告诉天下人,在中国的历史上中国几时敢几个人去攻打人多多的国家 ?。但是,人家人少少就敢开兵攻打你的中国。

你说,蒙古才几个人,满清旗人几个人。他们敢开兵攻打你的人多多,国大大的中国。中国人还跪着向他们喊“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人家去霸了你的国家和土地还叫人家是“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你试去霸botar head的地,看看他把你赶掉或是叫你万岁,万岁,万万岁吗。

中国人和中国癫生在什么时代也不知道。生在森林里不懂森林法规,也没有森林胆量和人家fight过。生在民主法治里又不懂用法律和人家fight过。明明法律是在他那边,他也是去Encik tolong。

在马来西亚人少少,钱也少少的印度人只要发现法律是在他那边便喊“法庭见”。中国癫那里敢!。

你和草包校长说说看,在马来西亚的中国癫还有什么令棍用!。人和钱多过印度人还不是一样叫人家做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们说说看,你们这些中国癫窝囊不窝囊呀!。不懂森林法规,也不懂民主法治。住在东马的去跳拉让江,住在西马的去跳彭亨河吧。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3年10月28日
===================================================================================
精武徵地風波‧納茲里:“校地是我的”

星洲日报国内版2013-10-22 18:46

(吉隆坡22日訊)旅遊及文化部長拿督斯里納茲里以強硬語氣,警告吉隆坡精武華小不要在征地事件上與他糾纏不清(mess around),同時不能以“已在地段上建籃球場和停車場”為由,把原屬旅遊部的土地變成校地,否則他會誓死抗爭(fight them to death)。


“土地是我的,我堅持這一點,精武必須清楚這一點,然後可以和旅遊部商量,我不是那麼不講理的人。

強調會誓死抗爭

“我告訴你,我現在告訴你,不要跟我糾纏不清!你不要來告訴我:`我們已經在你的土地上建了籃球場,所以是我的校地!’”納茲里強調,他會誓死抗爭!

納茲里今日主持“大馬國際高爾夫球座談會”開幕禮後對星洲日報說,倘若精武華小校方負責人準備以低姿態來與他會面,他樂意與他們會談,因為他並不是難搞的人。

在談及精武校地課題時,納茲里顯得激動,並撂下重話。

“如果精武校方來對我說:部長,我們可以談談,精武可以租用這片土地嗎?ok,我們可以談,我不是那麼不明理的人。但你不可以來見我,告訴我這是你的校地。

“就因為你在我的土地上建籃球場,就變成是你的地,我會誓死抗爭!我是一位很明理的人,來跟我談,那是我的土地,輪不到你來教我該怎麼做!這是我的土地!”

強調自己是明理人

他強調自己是一位明理(reasonable)的人,因此他等待精武校方致函要求與他會面,並針對他們在過去30年非法占用旅遊部土地,向他道歉。

“如果精武清楚認知,上述土地屬旅遊部所擁有,並向我道歉,要求以租借方式租賃地段20年,以保住停車場,好好的跟我說話,那我準備接見他們。

“這世界上沒有一個法律,會讓你在別人的土地上建設30年,土地就變成是你的產業。”

他強調,校方必須致函給他要求會面,他會回覆校方,並準備與他們好好商量租賃校地課題,並接受校方承認錯誤與道歉。

“看!我是一位明理的人,不要跟我搞對立,這是我的土地,(不然)我會踼你出去(kick you out)。”

(星洲日報/報導:許俊傑)



大马华人网站

敦符国荣博士 28/10/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