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3览:167 马华沉香國陣服務中心協調員李麒昌懂个屁。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主题:马华沉香國陣服務中心協調員李麒昌懂个屁。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6:13pm 26/10/2013

马华沉香國陣服務中心協調員李麒昌懂个屁。

大家看看下面这篇新闻,报生纸上没有父母的名字。这是国阵政府的错或是养母的错 ?。

我的看法是,假如那是一张真的报生纸,国阵政府错80%,那养母因无知错20%。假如那是一张假的报生纸,那养母错100%。

报生纸是真是假只要到国民注册局付RM5-00 便能抽一张底。假如国民注册局打开电脑找不到那张报身纸的底,那便是一张假的报生纸啦。

假如是假的报生纸,就请上帝保佑。阿门。

假如那是一张真的报生纸,而养母还在。那就请养母保佑就可以,不用上帝保佑了。

按照生死注册法令,一个人一定是由母亲生的,绝对不会是猪母狗母生的。母亲生的,报生纸上怎可以没有母亲的名字。所以,国阵政府必须负80%的责任。他们请的官员怎可以出一张“没有母亲生的婴儿报生纸 ?”。即使因某种原因暂时无法例入母亲的名字,也必须通知她几久之内必须回来办理加入母亲的名字。

那养母无知必须负责20%的责任是,在28年前拿了那张报生纸就应该申请把她的名子例入“母亲”的格子里。这样,她是那孩子的单亲妈妈。问题也不会闹成这个鬼样子。

到底那养母今天还在或不在,星洲日报的令棍记者没有报导。假如在,她还是可以找多一个40多岁的亲戚连同她宣誓把她的名字例入“母亲栏”里。

假如那养母不在了,阿伯陈就必须找两个40多岁的亲戚宣誓他的母亲是XYZ,申请把母亲的名字例进报生纸里。

假如那张报生纸是真的,阿伯陈应该是那所谓“养母”生的。因未婚生子,便叫她的boy friend去出报生纸。结果,那家伙也怕被人家知道,父母全放空。

假如被我猜对,问题要解结就易如反掌,也不必吹灰之力。假如猜错了,要解结他的问题只是比交难一点点。

假如那是一张假的报生纸,要解结他的问题就比拉牛上树更难。难,不代表“绝对”不能解结。要拉牛上树难是难拉,用吊车把牛吊上树也可以。他只好申请成为“永久居民”,理由是“他是在马来西亚出生。只不过没有报生”。

假如他是15/6岁,养母还在也好办。但是,他今年已经28岁了。

另一个令棍问题是,他娶了一个越南老婆为什么婚姻注册局不替他们注他们的婚姻 ?。这应该和他们是否公民是没有关係的。因为我们的婚姻注册法令没有说外国人不可在马来西亚注册他们的婚姻。只要他们的住址是在同一个婚姻注册区。不然,就要在两个地方注册。

他们无法注册他们的婚姻应该是没有“单身证明书”,和公民权没有关係。

读者看了这篇文章请记着:-

1。  只要一张报生纸是真的,里面有错误或缺少什么记录都能申请纠正或加入。报生纸是否真的可以拿那张影印本到国民登记局花RM5-00买一份底。有底就是真,无底就是假的。

2。  婚姻是否能在马来西亚注和两人是否公民没有关係。 外国游客来马来西亚暂时住几个月也能在这里注册他们的婚因姻。阿伯陈为什么不可以 ?。

3。  这新闻人物阿伯陈首先要处里好的不是公民的问题,是他的婚姻注册。不然,他的问题又会“遗传”给子女。下面的新闻是志日2010-08-29。三年了。

假如他没有搞好他的婚姻注册,他的子女就得跟母亲的越南国籍。假如他的子女还没有出世就办好他的婚姻注册,他的子女便能在宪法下成为马来西亚公民。虽然他不是马来西亚公民,也不是马来西亚的永久居民而是一个无国籍的人。但是,他的子女可以在宪法第14(1)(b)条文Part II 1(e)的“every person born within the Federation who is not born a citizen of any country otherwise then by virtue of this paragraph”。

有人把这一段诠释为“跟母亲的国籍”。

假如外国女子在马来西亚有了婚姻注册,她生的子女还跟她的国籍。那么,马来西亚的婚姻注册法令便是无效的。即使她的丈夫是马来西亚公民或是永久居民也会被那样诠释。

因此,外国女子和马来西亚公民的男子在此有婚姻注册,她生的子女是跟父亲马来西亚的国籍。除非她两夫妻在孩子出世的一年内同意放弃跟父亲的国籍又令当别论。

阿伯陈的子女跟他的国籍。但是,他是一个没有国籍的人。于是,他的子女便是“not born a citizen of any Country”。

这么一来,他的子女便可以在宪法第14(1)(b)条文Part II 1(e)的“every person born within the Federation who is not born a citizen of any country otherwise then by virtue of this paragraph”成为马来西亚的当然公民。

假如他们没有婚姻注册,他的子女“绝对”是越南公民。假如再屁股痒痒去出一本越南护照,那就有去不能回来了。

读者们,切记呀。别被马华拉上报纸一把眼泪一把涕,哭哭啼啼替他们“为民服务”打广告呀!。

阿伯陈,三年了,马华替你办到怎么样你应该让天下人知道一下。马华再也没有拉你上报就表示没有功劳可讨,没脸上报了。不然,他们半夜也会来个记者招待会向天下人报告他们是怎么样又怎么样“大力替你争取到公民权和婚姻注册”了。哼哼。历害咧!。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3年10月26日

请朋友上http://blog.yam.com/tundrfo或上大马华人网站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看本文。 或在Google的《格子里击敦符国荣博士》可看几千篇文章。

注:作者声明版权没有,翻印转载下载不究。也欢迎读者将任何本文作者的文章转贴他处或面子书
上。

不论是读者或网友,对买卖房屋,土地,领取遗产,离婚,立遗属,所得税以及其他问题有什么不了解。尽管电邮来问。特别是住在大城市者,不会要问谁。问律师一开口服务费是RM150-00 有时他还会吓你。这样他才会有案可办。你把RM150-00省起来,由我免费告诉你。

作者新电邮址:srigenuang@live.com.my
电话:012-7059613(中午12点到下午3点)

劝告:在马路上别驾快车。早到没几分钟迟到也没几分钟。万一开快车到了阴俯,阳间的产业和年轻
老婆是别人的啰。切记呀。
===================================================================================================
“還我大馬公民身份!”‧無國籍青年申訴創業安家受困擾

星洲日报2010-08-29 11:23

1。(森美蘭‧芙蓉)“我要正名,還我真正的大馬公民身份!”

2。養母領養孩子未遵照程序提出申請,以致一名被人領養的青年在過去25年來,只能獲得“無國籍”的臨時居留大馬卡,生活飽受困擾,就連現在娶妻安家,外籍太太每月還得為更新簽證而奔走。

3。來自芙蓉家麗城的華裔青年陳艾伯(Albert Tan、25歲)告訴《花城》,養母在領養他時沒有辦好手續,導致他多年來只能領取臨時居留證,雖然其間多次向移民局申請,可是都被當局拒絕。

4。他表示,過去25年來他都面對種種不平等待遇,因為沒有公民權,他這一生人只能替人打散工,就連想創業都因為不是公民問題,面對重重困難。

自覺受盡歧視

5。他說,他到銀行開戶頭時也面對各種繁雜程序,至今也無法申請到護照,讓他自覺受盡歧視。

6。“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畢竟,在沒有獲得大馬卡之前,我在馬來西亞只是一個無國籍的‘寄居者’。

7。我之前每年都要去更新屬臨時居留證(青色)組別的大馬卡,現在則是每5年更新一次;可是,我是道地在大馬出生的,只是在資料上出現一些遺漏,我希望能夠正名,還我大馬公民的真正身份。”

越籍太太不獲結婚證

8。陳艾伯披露,他在1年迎娶一名越南籍太太,可是由於他也不是大馬公民,導致太太無法獲得結婚簽證,如今需要每月更新簽證,有時無法獲得更新時,還得回去越南後再返回大馬。

9。他說,目前他在一家發展公司任職,每日的薪金有限,可是卻要承擔妻子每月更新簽證等等多達500令吉的費用。

10。他強調,只有在他獲得大馬公民權後,所有的問題才能迎刃而解。

11。他希望移民局及內政部能夠體恤他的情況,讓他恢復公民身份,無須再面對生活上的種種麻煩。

李麒昌:養母領養手續出錯

12。對於陳艾伯的投訴,沉香國陣服務中心協調員李麒昌表示,雖然陳艾伯擁有報生紙,但是父母一欄卻沒有任何資料,令他成為無國籍公民。

13。他相信,陳艾伯養母在申請領養手續時出錯,才出現今日這個局面。

14。他表示,根據報生紙資料,陳艾伯確實是在柔佛州出生,醫院方面應該有其記錄,他將協助處理陳艾伯向內政部副部長拿督李志亮求助。

15。他也呼吁公眾或任何有意領養孩子的夫婦,在辦理養子養女的報生紙手續時,必須注意申請程序和填寫的資料,若當中出錯,將會影響孩子的一生。




大马华人网站

敦符国荣博士 26/10/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