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4览:290 马来西亚完全能,星加坡完全不能。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主题:马来西亚完全能,星加坡完全不能。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5:40pm 20/10/2013

马来西亚完全能,星加坡完全不能。

同是一个国家,同样有一个民选政府,也同样有卫生法令。为什么星加坡人不敢乱丢垃圾,而大马人敢乱乱丢 ?

答案是“人家有法律,也有人去执行。大马有法律,没人去执行”。

在星加坡只要有人敢用2吨的小罗里子载半罗里的垃圾倒在路边被人家看到拍下相片。看到的人便中到2元头奖万字票的5千元。这是重赏他提供乱倒垃圾情报的奖金。

他只要通知市政局有一架小罗里WAS  4338载了垃圾倒在某路边,不到半小时,市政局人员便骑摩多车来看及拍相。没多几天罗里主WAS 4338 便会收到告状传票,传某月某日某时上法庭面对指控。

上法庭当日,法庭翻译员喊“敦符国荣博士”。他头底走了出去。法庭翻译员看看问“你是敦符国荣博士”。他点头答“是”。

法庭翻译员好奇的问“你是博士,你看这张照片。这WAS 4338的罗里子是你驾的吗 ?”。他答是。那翻译员又问“博士怎驾起罗里来?”。他答“过去是驾德士的”。

那翻译员更好奇的问“驾德士的人是叫德士佬,你怎会被叫博士”。他回答说“我日夜死博着驾德士,那驾输给我,由砂劳越来的山番黄庭不服气就叫我是《博士》”。他又问,那名前的敦是怎么样来的。

他说,是德士公司董事长的女儿封的。

那翻译员更好奇问,为什么封你敦。他答,是因为驾他们的德士每次撞到路墩。

那职员笑问,路墩是有个土字边,你的敦少了个土字边。他回那职员说,你都傻的“墩被德士撞几撞,土边被撞掉不就存下《敦》啰。

法官看到他们在喼哩咕噜,喼哩咕噜便说“ask him plead guilty or not”。

那翻译员说,我们要进入程序了。请问你是什么籍惯,要用那种话交流。

他说他是海南人,能讲十多种话,包括星马的印度话。

那职员眼大大的说,我也是海南人,但不会讲海南话。我很佩服你能讲那么多种话。那么我们就用华语吧。请问你认罪吗。认罪罚款很重的,你考虑好好才回答。

他告诉那职员,不用考虑了,“博得过,我替人家倒半啰里子的垃圾是一千元,倒了30多次才被抓到一次。博的过”。

那职员转告法官他人罪。法官翻翻簿子看看说,罚十二千。

他叫那翻译员告诉法官,他没带那么多钱,罚十千可以吗。于是,他转告法官被告要求只罚十千。法官看看问“你这把年纪还须要驾罗里不幸苦吗 ?。幸苦赚的钱只因不守法,赚来的钱就那样被罚掉。好吧,就只罚你十千,以后不准乱乱倒垃圾。再被抓到一分不能少了。叫他在那边坐,等一下休庭庭警带他去办事处付罚款”。

下2个被告是印度人,那华人翻译员可以暂时休息,他也跑了过去和他坐在一起聊天。

那翻译员说“上个月有一个年轻人也是载半罗里子的垃圾在大芭窑路边倒被过路的警察抓到被罚了十三千一分不少。而被罚的最重的是一个叫Wong  Teng的工程承包商。他有三架罗里,替人家建屋拆的旧屋料便用他自己的罗里载去倒掉。怎知他把废料载去倒在政府的空地上被抓到。结果,其中两架罗里被充公掉兼罚款八万元。他一听到充公两架罗里兼罚八万,他七老八老竟哭着求法官别充公罗里。

法官说,本来三架罗里都可以被充公。但是,怕他七老八老会饿死掉,留一架给他吃饭。

那翻译员讲的Wong Teng应该是砂劳越的黄庭。怪不的他要跳拉让江自杀。原来两架发财罗里被充公打击太大。幸好他跳江时被一位在江边钓乌龟的老山番婆看到。她立刻拉起钓乌龟的钩抛向他把他像钓乌龟那样钓上岸。不然,他老早去见老祖宗了。

所以,人总是找“最方便的方式解结自己的问题”。只要会被严重的对付,他们认为不合算便不那样解结他们的问题。

请别以为星加坡人是“自动”守法。他们是亚非拉人种,除非会被对付,法律是什么他们也一样不懂。他们在星加坡不敢乱丢垃圾是怕被抓。进到马来西亚没人抓又会复原。

几年前有一架回星加坡牌的车,车上有几个人。他们在车上吃红毛丹,一边吃一边往车外丢红毛丹皮。我跟在他们的车后看了一肚子是火。跟了整条Jalan Genuang Kampong5公里的青红灯停在他们的车边用英文把他们fuck一吨,警告他们再把红毛丹皮丢到马路上便叫警察扣留他们,要他们从新山把路上的垃圾拾到昔加末才能回星加坡。

车里的人讲Sorry Sir, sorry sir。

马来西亚的人敢乱丢垃圾是没有人对付他们,有人讲他们别乱丢垃圾,他们有些还会发恶反骂“这是你的地方吗?”。另一些假慈悲的人又说“别管闲事”。结果,住舍区只要有空地便成垃圾场。

政府没有能力对付垃圾虫吗?。没有能力对付罪犯吗?。没有能力对付贪污吗?。没有能力对付黑道吗?。

讲政府没能力对付是放狗屁。马共地下份子那么难找都能找到,也有能力对付是因为不对付政府倒。贪污是朋党有利不正经对付。黑道和罪犯没能力弄倒政,作样作样表示给人民看有作就算了。垃圾虫也是制造商机给朋党。千万别抓。

下面的新闻第1段报导《空地竟成垃圾場!一些缺乏公德心之士,公然將大型垃圾丟棄在開平山莊的一片空地後,就一把火解決,方便了自己,卻讓該區拉瓦路的居民得忍受難聞臭味,以及隨風飄散的灰燼和煙霾之苦》。是可以动用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80条文处理。

有关条文说《The local authority shall take steps to remove, put down and abate all nuisances of a public nature within the local authority area on public or private premises and may proceed at law against any person committing any such nuisances for the abatement thereof and for damages》。啥是nuisance ?。

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2条文把“nuisance”诠释为 《any act, omission or thing occasioning or likely to occasion injury, annoyance, offence, harm, danger or damage to the sense of sight, smell or hearing or which is or is likely to be injurious or dangerous to health or property or which affects the safety or the rights of the inhabitants at large》。

附近受影响的居民应该拍下相片用双保家信通知市政局“立刻”解结那垃圾造成的“烦人问题nuisance”。信的最后也要提出警告,解结烦人的问题是市政局的责任。假如收到信的7天之内不解结,发信者将向法庭申请庭令强迫市政局去解结。庭令的费用将由市政局负责。

市政局收到那样的发恶的信不屎滚尿流立刻去解结唯令伯是问。在报纸上呱呱令叫没有效果的啦。

马来西亚完全能是垃圾可以乱乱丢乱乱倒,星加坡完全不能。马来西亚也能贪污,星加坡不能贪污呀。即使是李光耀的老豆贪污也是会被抓。马来西亚能当阿隆,星加坡完全不能当阿隆呀。别说当阿隆,新山人不知死跑去星加坡当阿隆跑腿被抓到坐监4年,屁股打24鞭。好痛呀。马来西亚能强奸13岁的小女孩以结婚了事,星加坡找小鸡要坐几个月的监牢呀。马来西亚的警察可以把犯人打到鼻肿脸青,星加坡警察不能打犯人。马来西亚能让非法外劳进出再合法,星加坡不能。所以,非法外劳只来马来西亚,不敢去星加坡。

唉呀!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全能,星加坡怎和我们比呀。他们是什么都不能呀。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3年10月20日

请朋友上http://blog.yam.com/tundrfo或上大马华人网站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看本文。 或在Google的《格子里击敦符国荣博士》可看几千篇文章。

注:作者声明版权没有,翻印转载下载不究。也欢迎读者将任何本文作者的文章转贴他处或面子书
上。

不论是读者或网友,对买卖房屋,土地,领取遗产,离婚,立遗属,所得税以及其他问题有什么不了解。尽管电邮来问。特别是住在大城市者,不会要问谁。问律师一开口服务费是RM150-00 有时他还会吓你。这样他才会有案可办。你把RM150-00省起来,由我免费告诉你。

作者新电邮址:srigenuang@live.com.my
电话:012-7059613(中午12点到下午3点)

劝告:在马路上别驾快车。早到没几分钟迟到也没几分钟。万一开快车到了阴俯,阳间的产业和年轻
老婆是别人的啰。切记呀。
============================================================================================
新山‧焚燒垃圾氣味灰燼飄散‧居民天天聞臭受不了

星洲网首頁 > 地方 > 大柔佛2013-10-16 14:30

1。(柔佛‧新山15日訊)空地竟成垃圾場!一些缺乏公德心之士,公然將大型垃圾丟棄在開平山莊的一片空地後,就一把火解決,方便了自己,卻讓該區拉瓦路的居民得忍受難聞臭味,以及隨風飄散的灰燼和煙霾之苦。

2。拉瓦20路的居民今日向星洲日報投訴,指該處空地成為“垃圾場”已有一年,開屏山莊拉瓦路區居委會以及當地居民在期間也多次向新山市政局、警方投訴,惟最終都沒有解決問題。

3。受訪的居民指出,位於開屏山莊柏希西然路段的空地,原有鋅版鐵門封鎖著,一些缺乏公德心者卻將之破壞,將羅里駛入該條尚未正式通車的路段,將各類大型物件丟棄在該處。

4。當地居民希望有關當局,能夠儘快將該區的垃圾清理乾淨,還居民一個整潔的居住環境。

5。居民受訪時也說,一些民眾將垃圾丟棄在該處後放火焚燒垃圾,造成空氣間充斥著難聞的氣味,灰燼也隨風飄散到他們的住處,帶給他們極大的困擾。

6。除了難聞的異味外,居民也指垃圾堆積處也成了蚊蟲滋生的溫床,讓居民都不敢輕易將門窗打開。

居民擔心引發林火

7。由於空地處長著許多樹木,一些居民也擔心那些民眾縱火後,導致火勢蔓延成叢林大火。

8。居民也指出,在2個星期前,曾有民眾丟垃圾、放火焚燒後就離去,詎料,火勢異常猛烈,所幸居民及時致電給消拯局人員前去滅火,火勢才沒有進一步蔓延。

陳國祥:住家首當其衝

9。居民陳國祥(47歲,建築工程業業者)表示,由於住家與該片空地僅有一條馬路的距離,因此當民眾焚燒垃圾時他的住處可以說是“首當其衝”。

10。“我每天放工回家都會聞到臭味,而且垃圾堆也成了蚊子滋生的地方,衛生情況並不理想。”

方耀龍:每晚聞到燒焦味

11。居住在拉瓦20路的方耀龍(45歲,會計)說,幾乎每天都會有人將垃圾載往該處空地丟棄。

12。“有了第一個來這裡丟垃圾的人,就陸續有越來越多人來丟,丟的人多了之後,就有人開始燒垃圾,住在這一帶的人,幾乎每一晚都會聞到燒焦味。”

羅木坤:不曾清理

13。開屏山莊拉瓦路區居委會主席羅木坤表示,居委會期間曾多次向新山市政局投訴,惟不見當局採取任何行動。

14。“我們最近一次是在今年8月1日做出投訴,當局在9月3日回函說已經處理了,但是據我們觀察,所有垃圾都還是`原封不動’的。”

15。他續說,當他近日再到新山市政局投訴時,接待他的官員卻以垃圾是最近才被丟棄在該處回應,指稱當局已前去處理。

16。“據我們的觀察,這些垃圾一直都在這裡,附近居民都不曾見到當局前來處理。所以我們希望新聞見報後,當局能夠儘快派人來清理掉這些垃圾。”

何俊耀:蚊蟲滋生

17。拉瓦20路居民何俊耀(28歲,建材批發商)表示,該處的垃圾已嚴重影響環境衛生,造成蚊蟲大量滋生。

18。“在2個星期前,民眾丟棄垃圾後放火焚燒,不等火熄滅就走,結果火勢一發不可收拾。還好附近的居民馬上聯絡消拯局前來滅火,不然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

19。他指出,在該次事件後,居民都提高了警惕,因此最近較少民眾前去丟垃圾了。

黃家財:盼當局協商處理

20。開屏山莊拉瓦路區居委會副主席黃家財表示,希望該區發展商能夠與新山市政局協商,如何處理該區的垃圾問題。

21。“我們該做的都做了,投訴了、報警了,但是結果都不了了之。”

陳志勤:煙霾造成困擾

22。居民陳志勤(50歲,化驗師)說,焚燒垃圾所造成的煙霾是一大困擾,盼有關當局能儘快採取行動,解決民困。

23。“我也曾致電環境局總部2、3次,接線人員說會幫忙處理,但是都沒有下聞。”

劉燕玲:不敢大力阻止

24。居民劉燕玲(40歲,銷售員)指出,曾有在發現民眾前去丟垃圾時喝止他們,惟對方卻不為所動。

25。“因為怕對方會對付我們,所以也不敢大力阻止。自從他們開始來丟垃圾後,蚊子就變多了,而且他們燒垃圾所造成的異味是非常難聞的,所以我一般都會將門窗緊閉。”


本文修改于: 09:28am 21/10/2013



大马华人网站

敦符国荣博士 20/10/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