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2览:080 国阵通过的2010年竞争法只准国阵放火烧民屋不准人民点灯。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主题:国阵通过的2010年竞争法只准国阵放火烧民房不准人民点灯。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6:40pm 18/10/2013

国阵通过的2010年竞争法只准国阵放火烧民房不准人民点灯。

马来西亚通过的2010年竞法於2011年6月在宪报上作了公布并在2012年正月1日开始生效。

这份法令看来是“人家有竞争法,我也有”,效果应该是“只准国阵放火烧民房,不准人民点灯”吧了。因为这份法律只用来对付民间的保护主义,没有对付政府的保护主义。这法令一开始便是“不公平的竞争”,不是“公平的竞争”。

民间的各种行业由2012年正月1日开始便不可以通过公会通过同行必须“遵守”的价钱表。比如建筑商公会不可通过定一个大家必须遵守,建两尺的灰沟,包工包料收某个数目的价钱。也不可以指定灰沟必须向谁买。

即是,完全自由竞争。你标包工包建两尺的灰沟每尺长收20大洋,令伯只收18个大洋和你fight过。

但是,国阵政府却去实行种族保护主义,F级的政府工程承包只准马来人注册,所有F级的工程只准他们承包,他人没有份。这是“公平的竞争”吗 ?。

国阵政府说马来人不会,必需协助他们。养孩子虽然是父母的责任。但是,养到他们成人后就应该自己养自己。除非他生来有缺点,不会自己照顾自己又另当别论。

国阵由1960年开始照顾他们时说只照顾到15岁,即是,到了1975年就会叫他们自己照顾自己。怎知,竟照顾到今天2013年共53年。短命的话老早就去见阿拉了。

芭里的山猪由母猪养到会自己找吃便自己照顾自己。别来告诉我他们比它们更加的笨。

这是不可能的,是国阵政府顾意陷害他们。这样,他们便得靠国阵才能生存。他们怕不能生存,便死支持国阵,以免国阵倒台。有可能吗 ?。

他们很像海南岛树上的梦港,台风一来便死抱着摇来摇去的树。它们不是怕自己会跌下树,而是怕不死抱着那棵树,树会被强大的台风吹倒掉。最后,它们死抱着的树不是被台风吹倒便是从半中间断掉。它们是梦港才那样的认为。那么,难道马来人也是梦港不成 ?。

国阵的大阿哥巫统明知那样作会害了马来人。但是,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只好害自己人。人家毛猪屎和那猪狗不如的陈平为了自己利益可以杀害自己人,令伯巫统只不过是不教马来人钓鱼。他们要吃鱼就必需来求令伯。结果便是“gua tolong du, du tolong gua我帮你,你帮我”。

别说人被帮久了他会傻掉,不会自立更生。猫本来是一定会抓老鼠的。不过,只要你把一只小猫从小关着养三年。它同样会失去抓老鼠的能力。

我女儿在马六甲把两只猫从小关着养了三年因为搬家便抓来给我养。我住在广西村的棕油园里老鼠多过蚊子。它们看到老鼠居然不去抓。于是,我把它关在一个大鸡笼里,抓了几只老鼠和它们关在一起看它们会不会抓。

它们不但不会去抓,还看得出奇。关了几天证明猫被人关着养久了便会失去自立更生的能力。一个人依赖别人依赖久了也同样会失去自立更生的能力。

巫统利用了人的弱点害马来人不会自力更生,面对一点点的问题便鬼喊鬼叫。国油95%的生意是给马来人做,几粒面包换代理便喊“国油没有帮马来人”。

他们完全像我养的两只不会抓老鼠的猫,吃饱就睡觉,饿了就鬼叫。

我不否认马来人的“开始竞争力”差。但是,学来学去学了5年还不会就叫他们去和敦符国荣博士学割杀树吧。

5年读博士都考到了,学了53年还不会真是比海南岛的梦港更梦港。

政府应该只保留30%政府的工程给马来人。其中10%没有开标的分配給少过5年的学徒,20%开标由马来人自己“竞争”。另外70%便公开开标由马来亚各民族“公平竞争”才对,也会替国家省下很多的钱。

竞争法的通过便是要让人民省钱。人民这边省钱国阵政府那边把人民的钱花掉是什么意思?。

看来,国阵通过的“竞争法”是名符其实的“只准国阵放火烧民房,不准民间点灯”。

另一个政府机构违反竞争法的是“小园主翻种局”。你要翻种,令伯指定树胶秧必须向我们指定的机构买。

他们讲由他们指定的机构种的树胶秧几好又几好根本是放狗屁。目地不外是把小园主吊着来宰。

他们种的树胶秧也是包给承包商种。承包商便看看谁的园有死洞的地方便向园主买泥土去种秧。死洞的泥土是“病泥”。

结果,向他们买树胶秧便是向他们买“病泥”拿去没有病的园种。

小园主的泥本来没有病,把病泥搬到园里成了病泥。

树胶的正确种法是在同一个洞里种3个苗,照顾好6个月便能接。要接时找其中一个最快大最壮的接。整园的树苗接好了等上一个月才在同一天锯掉。这样,它们便会同时发芽生长一样的大棵。

这是我当年和英国人管园坵种树胶的方式。所以他们的树胶整园都一样的大棵。那里像今天由翻种局“垄断”式的种法,除了把病泥搬到人家没有病的园,种出来的树胶大小不一,也有 “fucking mother”的树。

什么是“fucking mother”的树胶树 ?。

是这样的,接树的好种树皮是从“树种”园拿去的。现在承包接树的承包商请来的印尼子管你的娘,接一棵算一棵的钱。接到好种树皮完了懒得去拿树皮,便就地取材。他们把同一棵树苗上面的树皮切来在同一棵树头接。即是,同一棵树接同一棵树便叫作 “fucking mother”。

这便是国阵搞出来的“fucking mother竞争法”。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3年10月18日

请朋友上http://blog.yam.com/tundrfo或上大马华人网站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看本文。 或在Google的《格子里击敦符国荣博士》可看几千篇文章。

注:作者声明版权没有,翻印转载下载不究。也欢迎读者将任何本文作者的文章转贴他处或面子书
上。

不论是读者或网友,对买卖房屋,土地,领取遗产,离婚,立遗属,所得税以及其他问题有什么不了解。尽管电邮来问。特别是住在大城市者,不会要问谁。问律师一开口服务费是RM150-00 有时他还会吓你。这样他才会有案可办。你把RM150-00省起来,由我免费告诉你。

作者新电邮址:srigenuang@live.com.my
电话:012-7059613(中午12点到下午3点)

劝告:在马路上别驾快车。早到没几分钟迟到也没几分钟。万一开快车到了阴俯,阳间的产业和年轻
老婆是别人的啰。切记呀。
==================================================================================
获独家进口大米或扭曲市场 竞争委会查国家稻米

南洋商报全国版 2013-10-17 07:21


1。(八打灵再也16日讯)针对在2010年竞争法令落实前取得独家进口大米准证的国家稻米有限公司(Bernas),马来西亚竞争委员会总执行长希拉朵莱说,该会将调查此举是否会导致市场扭曲。

2。她说,虽然已经发出准证,但该会仍然可以重新探讨。

不可滥用主导地位

3。“虽然政府政策导致出现许多占主导地位的公司,但我们想要强调的是占主导地位不代表可以滥用....。所以如果你滥用我们就会展开调查,我们正在给予政府意见,拟定新政策,大约有16个重点。”

4。希拉朵莱接受《太阳报》专访时这么说。

5。她说,该会尚未检讨造成市场扭曲的现有政策。

6。“我们还没有真正开始,这是一个很广泛的行动,政府了解这一点并提出新政策,但这是大工程,也许必须从其
他地方开始,但我们尚未真正探讨。”

7。马来西亚竞争委员会有权向政府建议修正一些造成市场扭曲的政策。

8。“政策不会永远正确,必须不断探讨。”

9。她解释,即使尚未检讨现有政策,但该会仍然会继续调查那些因为政策而取得市场支配地位的公司。

10。她解释,政府可能指示某家公司进行一些事,该会也有权调查该公司是否有遵从政府的指示或已经偏离。

11。“所以我们仍然可以调查公共政策公司或违反法律设立的公共政策公司。”

年拨50万探讨政策

12。希拉朵莱说,目前竞争委员会团队仅有27人,其中5个是调查小组成员,因此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检讨现有政策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13。“我们想做却不够人手,因此鼓励人们做研究。”

14。本月28日,竞争委员会将会宣布首批获得研究资助计划补助金者,这项计划每年拨款50万令吉,协助探讨现有的政府政策。

27人面对600万公司 竞争委会严缺人手

15。仅有27人团队的竞争委员会必须面对600万家公司,甚至是政府的政策。

16。去年该会仅完成一项调查,今年9个优先案件正在调查中,并设定每年关16键绩效指标为完成2宗案件。明年该会将调查13宗案件。

17.希拉朵莱说,该会正在增加人手,也给予团队培训。

18.“竞争法令是个新法令,也是经济相关法令,必须从商业角度探讨。”

19.她补充,在人手短缺的情况下,该会必须取舍案件。

20.“接获投诉时,我们会探讨是否值得耗费资源调查,以及对消费者的影响有多大,如果是必要的我们就会成立小组开案调查。”

21.一般小组将包括调查组成员、一个法律组、一个经济组及一个政策方面的代表。

22.希拉朵莱说,目前为止对于该会的调查成果感到满意。

制定至今超过3年 仅7%业者知道竞争法

23.大马竞争委员会今年6月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竞争法令制定至今超过3年,但仅有6%至7%业者知道这项法令。

盼业者提高觉醒度

24.希拉朵莱说,马六甲及玻璃市竟然没有业者知道这项法令的存在。

25.“这令人失望,觉醒度很低,应该有些地方出问题,人民需要先了解法令,这是我们必须解决的。”

26.希拉朵莱说,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人事务部自法令制定以来,不断提高公众的觉醒度,她本身期望业者的觉醒度可以达至30%。

27.“最担心的是中小企业,因为他们占了大部分,但是他们否认影响市场,事实上,中小企业一起制定价格,最后损失的是消费者。”

28.她说,该会正教育触犯法令的中小企业及让他们了解这项法令对他们的好处。

29.“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中小企业可以对付欺负他们的大公司,相反的我们必须教育中小企业如何利用法令占优势。”

30.她说,一些协会会一起制定市场价格,这是种文化,不可能一夜之间改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

本文修改于: 7:16pm 18/10/2013



大马华人网站

敦符国荣博士 18/10/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