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2览:115 马共故意突击日军引日军屠杀乡民。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主题:马共故意突击日军引日军屠杀乡民。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2:07pm 21/09/2013

马共故意突击日军引日军屠杀乡民。


下面这一篇新闻是应该分上段是日治时期,下段是马共联合黑道暗杀警务人员的80年代。

即使是上段的日治时期的报导也有不对的地方。特别是第1段的报导说《对於森州瓜拉庇勞新邦冷宜新村的村民來說,馬共抗日,加上英軍炸斷村口附近的一座橋樑,引發日本蝗軍遷怒附近村民並入村展開大屠殺,老一輩的村民們形容這是畢生難忘事件》。

请注意《馬共抗日,加上英軍炸斷村口附近的一座橋樑,引發日本蝗軍遷怒附近村民並入村展開大屠殺》。

报导错误的是《馬共抗日,加上英軍炸斷村口附近的一座橋樑》。

抗日的是抗日军,马共只不过是“抗日军成员之一”。当英军成立了抗日军,那是整个马来亚已经被日军所控制后的事。何来“英軍炸斷村口附近的一座橋樑”。

当时留下的一些英军是负责训练抗日军的人员。

英军炸桥的任务是正当日军上岸马来亚。他们炸的桥都是主干公路上的所有大桥以阻止日军南下。单单在昔加末便被炸掉4座大桥。当马来亚被日军所控制,英军已经回去保护他们老祖宗的英国。何来“英军炸桥”?。特别是去炸一条Kampong 桥。

当日军进行大屠杀森州瓜拉庇勞新邦冷宜乡村。那已经是日军控制了马来亚几个月后的事。因为新闻第4段说《當年,凡是在村內或附近的人,無論是過路客、板廠工人或平民百姓,都照殺不誤;只有一戶管理園坵的村民因持有日軍發出的通行證件,而逃過屠村劫數》。

请注意《只有一戶管理園坵的村民因持有日軍發出的通行證件,而逃過屠村劫數》。这证明日军当时已经控制了政府的行政。所以才发出“通行证”给所有和日本人或日军工做的人。那家人应该是和日本人管园坵的。

由此可见,当年炸桥和突击日军惹他们屠杀乡民的是抗日军里的马共所为,和英军完全没有关係。这是马共的一种毒辣手段。

由于日军在森州瓜拉庇勞新邦冷宜乡村新邦冷宜乡村被马共突击,加上日军也知道马共是在森州瓜拉庇勞宣布成立。当然认定那里便是“马共大本营”。杀。

虽然马共是日治十多年前在森州瓜拉庇勞宣布成立,但是,他们森美兰州的大本营不在瓜拉庇勞。假如马共的大本营是在瓜拉庇勞,他们打死也不会在自己的家里大便。

新闻第7段说《一名年輕時曾被警方懷疑是馬共份子而被扣留長達60天的村民陳柏權(53歲)告訴星洲日報,他年輕時因和一名馬共成員相識,結果被政治部監督,最後更被關押,不見天日,讓他畢生難忘》。

这是80年代发生的事。当时的马共成功招到两个黑道组识协助他们暗杀大马的警务人员,连当时的总警长和多位警务人员也成了他们的枪下鬼。

由于发生暗杀警务人员的事,政治部突然才发现马共竟在各地参透了几个行业。而且,他们的参透份子当然不是像我这种妈吗叫的人,都是一表正经的人。这样,他们的身份才不会泄露,也会使到认识他的人有个错觉“这种好人怎会是马共地下份子,那鬼打鬼叫的符国荣应该是马共地下份子才对”。

任何人和这种人打上交道,他的身份一泄露便进芭,你就进高级免费酒店吃免费咖哩饭60天。而且进的方式也很特别。

假如有一个被怀疑是马共地下份子被扣留,即使他当场告诉家人“告诉黄庭他被扣留,叫黄庭帮忙带牙膏牙刷和面巾到警察局”。哈哈,不到5分钟,黄庭也进。

别说普通人不了解马共,连堂堂的马华州议员也不懂。连火箭的卡巴星也快上当了。

当年有人到峇都巴辖找我的上司拿督陈炳坤,希望他去向警方说情,说他们被扣留的孩子不是马共地下份子,是乖孩子。拿督问我认不认识被扣留的人。

我一听到“马共地下份子”,二话不说便叫他别管这件事,我48小事给他答案。

查后我告诉拿督,那家伙是马共柔佛州第2号人物,从他身上找到一把荷兰进口的银色最新手枪。当时连警方都没有那样的手枪。

拿督听了流一身冷汗说“好彩先问你,不然会像柔佛州巴罗州议员吴南生那样”。

我好奇的问,吴南生怎啦?。

他说,州务大臣要抓他。因为他去向警方说情有一位
年轻人“不可能是马共地下份子”。结果,政治部怀疑他也是马共地下份子。

喔!傻佬被马共地下份子的“假行为骗了”。

所以,今天还有很多华人会上马共的当便是他们只看马共的表面,没有深入看“共产党的真面目”。所以,自由世界情报局才在越南装世界共产集团的鸡笼让世人看到共产党的真面目。跟着他们便也只有瓦解的命运。陈平也失去了靠山只好拿白旗。

但是,华人这个民族性格太烂,死不承认自己在某方面是烂到离谱。全身死烂到完完,那把令棍嘴不会也假会乱乱讲。结果,不会的人也认为是啰,是啰,是啰。

更倒霉的是那些死华文报只唯恐天下不乱。也是啰,是啰。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3年9月21日

请朋友上http://blog.yam.com/tundrfo或上大马华人网站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看本文。 或在Google的《格子里击敦符国荣博士》可看几千篇文章。

注:作者声明版权没有,翻印转载下载不究。也欢迎读者将任何本文作者的文章转贴他处或面子书上。

不论是读者或网友,对买卖房屋,土地,领取遗产,离婚,立遗属,所得税以及其他问题有什么不了解。尽管电邮来问。特别是住在大城市者,不会要问谁。问律师一开口服务费是RM150-00 有时他还会吓你。这样他才会有案可办。你把RM150-00省起来,由我免费告诉你。

作者新电邮址:srigenuang@live.com.my
电话:012-7059613(中午12点到下午3点)

劝告:在马路上别驾快车。早到没几分钟迟到也没几分钟。万一开快车到了阴俯,阳间的产业和年轻老婆是别人的啰。切记呀。
=============================================================================
馬共抗日遷怒新邦冷宜老村民‧日軍屠村哀鴻遍野

星洲日报国内版画013-09-19 17:01

1。(森美蘭‧庇朥19日訊)對於森州瓜拉庇勞新邦冷宜新村的村民來說,馬共抗日,加上英軍炸斷村口附近的一座橋樑,引發日本蝗軍遷怒附近村民並入村展開大屠殺,老一輩的村民們形容這是畢生難忘事件。

2。一些老村民向星洲日報指出,新邦冷宜新村當年因為後部是山林,曾是馬共的活躍地點,而日軍屠村事件則是發生在新村後方一段空地處和橋樑沿河處,遭屠殺的屍體更是堆積如山。

3。這些老村民說,除了這片位於村內最高處的空地外,距離村口數百公尺外的小溪也曾發生過屠殺事件,哀鴻遍野。當時,大家只是挖了一個大坑,草草把遇害者遺體埋葬起來,一些則曝屍荒野。

4。新邦冷宜新村村長陳江山指出,他是從父輩口中得知日軍屠村的慘劇,當年是因為馬共抗日,加上英軍出動轟炸機把村口的一座橋樑炸毀,結果日軍因前路被斷,遷怒予附近的新邦冷宜新村村民而入村屠殺。

僅一戶持通行證逃劫

4。“當年,凡是在村內或附近的人,無論是過路客、板廠工人或平民百姓,都照殺不誤;只有一戶管理園坵的村民因持有日軍發出的通行證件,而逃過屠村劫數。”

5。一些老村民則說,日軍屠村後,倖存者還引領英軍沿著村口前的小溪收拾屍骸善後,這一幕最是叫人觸目驚心。

6。後期有村民在蒙難地點處設置了紀念碑,開始時還有人前來拜祭,但後來逐漸被後人遺忘而荒廢起來。

認識馬共成員被政治部監督。陳柏權關押警局60天

7。一名年輕時曾被警方懷疑是馬共份子而被扣留長達60天的村民陳柏權(53歲)告訴星洲日報,他年輕時因和一名馬共成員相識,結果被政治部監督,最後更
被關押,不見天日,讓他畢生難忘。

8。他說,他與家人是於1976年從外地遷入新邦冷宜新村,當時,由於家貧而當起割膠工人,因與馬共成員相識,在他18歲那年,即1978年年杪,他被關押在瓜拉庇勞和巴都基基警局內。

9。他表示,當年,警方不准家人探望他,被扣期間,警員拿著許多照片要他認人。

10。“可是,我都不認識這些人,我當時是與一名朋友有交往,他曾試探我要不要加入組織,我沒有這個意願而拒絕了,不料,卻被政治部警員得知而把我逮捕。”

11。“在那個年代,凡是可疑的人,都會被帶入警局關押問話,我在警局內,由於無法證明我是馬共,所以沒有受到嚴刑逼供的肉體痛楚,但心裡至今仍感到不甘心,為甚麼捉我?我當時才18歲,連甚麼是馬共都不知道。”

踏出警局彷如隔世

12。陳柏權補充,當他獲釋踏出警局時,有一種彷如隔世的感覺。

13。“獲釋後,我依然受到政治部監視,而我為了要幫補家計,在新村內當了一兩年的膠工後,前往新加坡謀生。”

14。他說,在他的認知中,馬共成員因為要保守秘密,為人也謹慎,因此個性大都變得孤僻,很少融入社區之中。

15。陳柏權披露,當年,在瓜拉庇勞和仁保縣內的新邦冷宜、冷宜、甲必和亞逸瑪旺都是馬共活躍區,因此,這些地區常發生警員與馬共交戰駁火事件。



大马华人网站

敦符国荣博士 21/09/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