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5览:274 陈平是猪狗不如。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主题:陈平是猪狗不如。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1:05pm 20/09/2013

陈平是猪狗不如。

请问天下人有谁见过猪狗屠杀同类的吗。猪狗猛兽不会屠杀同类,只会因“争吃”和同类打架。输的逃走就算,没有所谓的“追杀输的同类”。

陈平是猪狗不如,竟屠杀同类。屠杀的方式连日军和德国纳粹也得甘拜下风。下面的新闻报导根本是湿湿粹的小儿科。等我讲给你们听8尸9命的灭门惨案,大家才看马共是怎么样的残暴。

这种猪狗不如的人竟还有人说他是“抗日抗英的英雄”。也有历史盲侠说他是“争取马来亚独立的有功之士”。特别是那个“历史大盲侠卡巴星”。他在2013年9月17日在东方日报國內版上说《馬共曾為英國殖民政府抗日,如果不是他們,馬來西亞或許還受到日本統治》。

堂堂大律师,火箭党的主席卡巴星竟讲《如果不是他們,馬來西亞或許還受到日本統治》。

这种上等令棍话也敢讲出来不怕天下人笑火箭断种,找了一个这样不怕天下人笑的历史盲侠当主席。日本被美国请吃了两粒Fatty boy立刻跪在地上求饶,还能“馬來西亞或許還受到日本統治”吗?。

卡巴星,你的脑子出问题了,退休去吧。免得把火箭也拖衰掉啦。

我有一点不能理解的是,陈平老狗的手段和行为比国阵巫统残暴上万倍竟能得到火箭党的心赏和歌颂。陈平和他的马共土匪可以为了一句听了不爽的话屠杀人家全家的人。国阵和巫每天都会听到火箭领袖讲他们的令棍话。没听说有火箭党的领袖那一家被国阵巫统一夜之间“灭门”的事。

1948年马来亚正要被宣布为为黑区的前夕,柔佛州昔加末红牌大芭窑发生了一宗彭家被马共灭门的惨案。起因是,马共的收月捐跑腿到这间彭家收月捐,不知彭家3兄第中那一个嘴痒痒说“你们这些割胶佬那里懂政治是什么,也学人家搞共产党”。

就是那么一句话,当晚半夜彭家来了30多位马共武装人员命令彭家3兄弟和他们的3个老婆用锄头挖洞。然后马共武装份子便用他们挖洞的锄头把他们3兄弟和他们的老婆及父母统统敲死在他们自己的洞里。其中一个兄弟的老婆已近生产期。

这便是猪狗不如的陈平领导的马共土匪对彭家干下的8尸9命的灭门惨案。

马共土匪根本就不是人。但是,竟有人去歌颂他们是抗日抗英的英雄。无知的人那样讲还情有可愿,因为他们不懂马共参加抗日军的“真正”目的,也不懂马共抗英是要夺取马来亚。

但是,堂堂的火箭党主席卡巴星和那些华社的令棍领袖竟歌颂猪狗不如的陈平。有些还指责政府不让那猪狗不如的陈平回来马来西亚是不人道。

只有神经严重错乱的人才去和一个猪狗不如的马共土匪讲人道。人道只能和讲人道的人讲的。陈平连猪狗都不如,和他讲人道  ?。开玩笑。

最好笑的是,竟有华社草包饭桶不去看历史,却相信马共土匪讲“没有马共,马来亚得不到独立”。

全世界的殖民地能得到独立是世界第二次大战的“产物”,不是马共土匪所能左右的。英国当年的殖民地要以武力争取独立的根本没有一个。包括大大的印度。

当年的马来亚11个国(州),只有2个,即是马六甲和槟城是英国的殖民地。另外9个,4个是英国的保护国,另5个是顾问国。

人家9个苏丹请来的保安人员和顾问,苏丹没有讲“我们要拿回自己管”你他妈马共是谁,竟敢说“我们要拿回来管”。马来亚是你他妈马共的吗 ?。1930年到1945年进马共的没有一个是州籍民。你争取什么独立?。国家又不是你的,争取独立。真是不知羞耻猪狗。

他妈的,连公民的地位都没有,喊什么“争取独立”。你陈平和你的马共是谁?。只是一批走路像人的猪狗不如的动物罢了吗。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3年9月20日

请朋友上http://blog.yam.com/tundrfo或上大马华人网站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看本文。 或在Google的《格子里击敦符国荣博士》可看几千篇文章。

注:作者声明版权没有,翻印转载下载不究。也欢迎读者将任何本文作者的文章转贴他处或面子书上。

不论是读者或网友,对买卖房屋,土地,领取遗产,离婚,立遗属,所得税以及其他问题有什么不了解。尽管电邮来问。特别是住在大城市者,不会要问谁。问律师一开口服务费是RM150-00 有时他还会吓你。这样他才会有案可办。你把RM150-00省起来,由我免费告诉你。

作者新电邮址:srigenuang@live.com.my
电话:012-7059613(中午12点到下午3点)

劝告:在马路上别驾快车。早到没几分钟迟到也没几分钟。万一开快车到了阴俯,阳间的产业和年轻老婆是别人的啰。切记呀。
===============================================================================================
“马共杀父弃尸森林” 受害者家属: 手法残酷难原谅

南洋商报全国版 2013-09-19 09:13

(吉隆坡18日讯)针不刺到肉不知痛。

60年前死在共产党手下的受害者的家属痛诉,至今仍无法接受共产党残酷的手段,更不认同陈平遗体应运回国安葬。

当年遭共产党杀害的魏廷俊儿子魏宝钦(67岁,自雇人士)回忆说,其父亲是塑胶承包商,当年因被共产党怀疑是反共产党,而遭挟入森林杀害,至今还找不到父亲的尸体。

父死陷困全家逃难

“共产党对我们造成很大困难,父亲遭杀害时我年仅3岁,从此家庭失去支柱,也起了巨大变化,母亲带着我们几兄弟到处躲避,最终在古来新村落脚,但当时的生活非常艰苦。”

定居于柔佛新山的魏宝钦致电本报讲述他对陈平遗体是否允许运回国一事,讲述本身历年来的经历和看法。

多次寻找父尸不果“我一直以来都有注意陈平的新闻,包括1989年在合艾签署《合艾和平协议》以及他申请回国的新闻。”

“只有受害者家属才能够真正感受和体会到共产党的黑心手段,我已故的母亲曾多次向孩子提起父亲遇害事件,自己也多次到森林里寻找父亲的尸体,但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



大马华人网站

敦符国荣博士 20/09/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