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3览:282 2篇:(1)莊志聰出世时便是泰国公民(2)黄庭神经病严重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主题:2篇:(1)莊志聰出世时便是泰国公民(2)黄庭神经病严重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12:59pm 13/09/2013

(1)火箭草包州議員張菲倩,莊志聰出世时便是泰国公民。


大家看看下面的新闻,火箭蓮花苑的草包州議員張菲倩竟也学马华,利用无知的选民替她大打政治广告,表示“本老娘是有为民服务的咧。不信就请打开2013-09-11的星洲日報全国版看一看你老娘的图文并茂为民服务的证据。哼哼”。

唉!又是一单“令棍爽,孩子惨”的不负责人行为。

新闻第1段报导《莊志聰出生時申請到大馬報生紙,12歲申請大馬卡時被指是泰國公民,14歲男童擁有兩張報生紙,卻不知道自己屬於甚麼國籍》。

让我告诉大家,早期的报生纸是没有注明婴儿是公民或非公民,这种注明是大约在几年前开始。结果莊志聰出生时的报生纸并没有注明他的国籍。后来生死注册局才“纠正”他的报生纸底注明他是“非公民”。

生死注册局发现莊志聰的母亲是泰国公民,父亲是马来西亚公民,便通过婚姻注册局发现他的父母在1983年“之后”生下他的时候并没有婚姻注册。他并非是一个“婚生子”,是一个“非婚生子”。假如他是在1983年“之前”出生便没有这个问题。

这也就是说,莊志聰的父母是“同居”并非是“夫妻”关係。因此,他并非是一个“婚生子”,是一个“非婚生子”。

在国籍法来说,非婚生子女的“国籍”是“跟母亲的国籍”。莊志聰的母亲是泰国公民,他当然也是泰国公民。这一点是绝对错不了。

假如他的母亲是马来西亚公民,父亲是泰国公民。同样是同居生下他,他就跟他母亲的国籍成为马来西亚公民。这和上面讲的正好相反。

他的两张报生纸,在1999年12月9日出生時拿到的报生纸是一份“无效”的报生纸,有效的是水红色的第二份报生纸。

下面新闻第6段,他的父亲说“我的太太已在12年前離家,至今音訊全無”。

现在的问题是,莊志聰的母亲12年前把他丢给他父亲不知所踪。请问他有报案“孩子的母亲不知所踪,留下孩子给他养”吗 ?。后来他是否有结婚 ?。

假如他有报案,他老早可以通过法庭领养莊志聰。

幸运的是莊志聰今年才14岁,还可以到法庭将他领养。满了18岁就玩完了。

请记着,我国有两份领养法令,一份是“1952年领养法令Adoption Act 1952(Act 257)”。这是通过法庭领养。另一份是“1952年注册领养法令Registration Of Adoption Act 1952(Act 253)”。这只是注册领养,是由国民注册局的领养注册局处理。

由于莊志聰是非公民,要他立刻成为公民只能通过1952年年领养法令Adoption Act 1952(Act 257)领养,“绝对”不可通过1952年注册领养法令Registration Of Adoption Act 1952(Act 253)领养。

因为通过1952年领养法令Adoption Act 1952(Act 257),生死注册局必须在此法令25A(2)条文下出一份新的报生纸给他。领养者成为他的父母,他的泰国母亲不再是他的母亲。假如他父亲后来有娶了老婆,他现任的老婆就是莊志聰的母亲。

这么一来,他就由“非婚生子” 合法化为“婚生子”了。

于是,他就等於是领养的母亲所生,也就“自动”在马来西亚宪第14(1)(b)成为了公民。

下面新闻第9段,那火箭的草包州议员張菲倩根本是女人讲令棍话。她说《根據憲法闡明,只要在馬來西亞成立後在大馬出生的孩子,就自動成為合法公民,若父親是大馬公民,即使孩子的母親是外籍人士,孩子也能拿到馬來西亞報生紙》。

她这草包议员没有做功课,只会偷抄。偷抄也抄错掉。

我们的宪法那一条文讲“本国男公民和外国女公民在本国所生的非婚生子女是公民”?。请指出来给天下人看一看。

我国宪法虽然有讲“独立后在马来西亚出生的人自动成为公民”。但是,也必须符合“条件”。她只偷抄到前面的“独立后在马来西亚出生的人自动成为公民”,漏了偷抄“必须符合条件”。

假如不须“符合”条件,所有非法外劳在这里生的孩子都是马来西亚公民了。所有的中国鸡都会故意大肚生个公民让她能居留再做18年的鸡。

这个火箭草包议员在新闻第15段说《她於本月4日此事致函要求有關當局要求合理解釋,若當局在一個月內未回應,她不排除將案件帶上法庭》。

要把问题带上法庭就请背熟For the purposes of Part III of this Constitution references to a person's father or to his parent, or to one of his parents, are in relation to a person who is illegitimate to be construed as references to his mother, and accordingly section 19 of this Schedule shall not apply to such a person.

请注意“a person who is illegitimate”。

请问这是不是说非婚生子女的国籍是“跟母亲”。即是说非婚生子女的母亲是大马公民,他们也是大马公民。假如他们的母亲是外国公民,他们也是外国公民。

这火箭的草包州议员在新闻第12段说《當局雖發出一張紅色報生紙給莊志聰,但沒有收回原先的報生紙,而且兩張報生紙的登記號碼相同,以致他目前擁有雙重國籍,這在我國是不被允許的》。

事实上他的两张报生纸都是一样的,第一张少注明“国籍”的是“废纸”,并没有说他是马来西亚公民。后来的水红色第二张报生纸只注明他是马来西亚的“非公民”。

由此可见,莊志聰何来“有雙重國籍”的问题  ?。

她在新闻第13说《我們也無法確定泰國是否有他的國籍記錄》。

这么草包这么笨的火箭州议这样的话也敢讲出来。莊志聰出世就从来没有回到泰国要求“记录”为泰国公民。他是在泰国法律上的“泰国在外国的公民”。因为泰国的法律说《 Citizenship laws are based on the Nationality Act of 1965 with Amendment No.2 AD 1992 and Amendment No.3 AD 1993.

CITIZEN BY DESCENT: Child born in wedlock, either of whose parents is a citizen of Thailand, regardless of the child's country of birth. Child born out of wedlock, whose mother is a citizen of Thailand and whose father is unknown or stateless, regardless of the child's country of birth.

莊志聰便是泰国公民 BY DESCENT。因为他是《Child born out of wedlock, whose mother is a citizen of Thailand and whose father is unknown or stateless, regardless of the child's country of birth》。


令伯认为,搞政治的人要有“最低良知”,不应该为了自己的利益抓无知的选民替自己图文并茂上报打广告。

这位莊志聰还有4年便满18岁。只要满了18岁,他假如要成为公民只能靠自己申请。现在还可以通过法庭领养成为公民。

他出世那天就不是马来西亚公民。因为他是“非婚生子”,母亲是泰国公民。他便跟了母亲的泰国国籍BY DESCENT。假如他的父母的婚姻有在马来西亚注册后他才出世,他便跟父亲的马来西亚国籍。可惜,他们的婚姻没有注册。

在1983年之前在我国出生的人只要有报生纸,报生纸上有父母的名字。便是“婚生子女”,除非报生纸上是没有父亲的名字。在1983年之后出生的就得看父母的婚姻是否有在马来西亚注册了。

虽然如此,所影响的孩子只限“外国母亲”所生的。假如母亲是本国公民或本国永久居民,她们的非婚生子女还是马来西亚公民。

永久居民是那些有红色身份证者。只有青色身份证者不是永久居民,是“临时”居民。

莊志聰的问题找神仙,和什么令棍国州议员或部长图文并茂上报一百次,他还是“非公民”。唯有通过领养“破解”他的“非婚生子”地位。不然就等他18岁自己申请公民权。这可能要等上10年。因为我们的国阵政府是“破裂boleh”的吗。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3年9月13日

请朋友上http://blog.yam.com/tundrfo或上大马华人网站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看本文。 或在Google的《格子里击敦符国荣博士》可看几千篇文章。

注:作者声明版权没有,翻印转载下载不究。也欢迎读者将任何本文作者的文章转贴他处或面子书上。

不论是读者或网友,对买卖房屋,土地,领取遗产,离婚,立遗属,所得税以及其他问题有什么不了解。尽管电邮来问。特别是住在大城市者,不会要问谁。问律师一开口服务费是RM150-00 有时他还会吓你。这样他才会有案可办。你把RM150-00省起来,由我免费告诉你。

作者新电邮址:srigenuang@live.com.my
电话:012-7059613(中午12点到下午3点)

劝告:在马路上别驾快车。早到没几分钟迟到也没几分钟。万一开快车到了阴俯,阳间的产业和年轻老婆是别人的啰。切记呀。
===============================================================================================
14歲男童辦大馬卡變泰籍

星洲日報全国版2013-09-11 16:59

1。(雪蘭莪‧安邦11日訊)他出生時申請到大馬報生紙,12歲申請大馬卡時被指是泰國公民,14歲男童擁有兩張報生紙,卻不知道自己屬於甚麼國籍。

2。男童名叫莊志聰,其父親是大馬人,母親是泰國公民,他在1999年12月9日出生時,也申請到馬來西亞報生紙。

3。他的父親莊偉添今日在蓮花苑州議員張菲倩安排下召開新聞發佈會說,在兒子滿12歲申請大馬卡時,收到一張紅色的報生紙,但報生紙註明兒子是泰國公民,不能申請大馬卡,令他們大感驚訝。

4。他曾備齊文件致函有關當局,以證明兒子是馬來西亞公民,要替兒子申辦大馬卡,然而等了一年被告知申請失敗,當局也未給予任何交代,令他感到茫然。

與太太未註冊

5。他強調,雖然他與太太並未註冊,也沒有行過華人婚禮,但兒子在蕉賴婦產科專科醫院出生後,他與太太很順利替孩子申請到馬來西亞報生紙。

6。“我的太太已在12年前離家,至今音訊全無。”

7。由於擔心無法申請到大馬卡,將影響兒子身為國民的福利,甚至無法參與政府考試,因此,莊偉添希望有關當局早日還原兒子的公民身份。

8。他已在今年7月就此事向警方備案,以避免無大馬卡為兒子帶來麻煩。

張菲倩:大馬出生自動成公民

9。張菲倩表示,根據憲法闡明,只要在馬來西亞成立後在大馬出生的孩子,就自動成為合法公民,若父親是大馬公民,即使孩子的母親是外籍人士,孩子也能拿到馬來西亞報生紙。

更改國籍須提前通知

10。同時,就算國民登記局要更改孩子的國籍,也必須提前發出通知,並要求孩子家長給予解釋,才能採取下一步行動;即使是孩子的父母要求轉換國籍,也必須依照程序,不可能在完全沒有通知任何人的情況下更改國籍。

11。她說,有關當局突然指莊志聰不是公民,又沒有給予他們解釋的機會,也沒有交代原因,這對莊氏父子非常不公平。

12。“當局雖發出一張紅色報生紙給莊志聰,但沒有收回原先的報生紙,而且兩張報生紙的登記號碼相同,以致他目前擁有雙重國籍,這在我國是不被允許的。”

13。“我們也無法確定泰國是否有他的國籍記錄。”

14。她也說,一般上犯下重罪或入籍他國才會被剝奪國籍,但莊志聰並沒有犯下滔天大罪,也沒有申請移民,當局為何收回他大馬公民的身份?

15。她於本月4日此事致函要求有關當局要求合理解釋,若當局在一個月內未回應,她不排除將案件帶上法庭。

16。她也促請國民登記局在1年內把公民權還給莊志聰。

17。出席者包括蓮花苑投訴局主任梁順鑫、安邦再也市議員莫哈末沙末、蔡耀宗及莊志聰的姑姑莊金鳳。
============================================================================================================
(2)黄庭。你的神经病严重到必须关在马骝笼里了。


黄庭,令伯看你的神经病已经严重到没有药医了。只好关在马骝笼里和马骝在一起了。

国与国之间的土地属谁问题是由“国际法”决定。你却搬来原住民的风俗地来大发伟论。原住民的风俗地是“国内法”管制,不是“国际法”。

虽然原住民只要在国内法庭证明他们的祖先在time immemorial(远古的, 无法追忆的)已经在那片土地上生活了,那片土地便是“原住民的风俗地native customary land”。该国政府不能把他们赶离那片土地。除非有所按排他们的生活空间。

虽然如此,他们也必须证明他们的祖先是在远古的或无法追忆的时间已经在那片土地上生活了。他们不能看到离古井市区附近有一片500亩的芭便把死去的父母扛去埋在那里。然后告诉法庭“Hakim tengok, ibu bapa saya tidur di tanah itu, tanah itu saya punya lah”。

假如可以那样,你就看看有那一个老山番公瓜了,便帮他的老婆把他扛去在古井最值钱的土地上埋下去。同时你把那老山番婆娶来做老婆。这样,你人财两得。发啰!。

除此之外,原住民的风俗地的大小片也以人口来计算。总不能一两个原住便能说那5万亩的大芭是他们的。假如可以那样霸土地,你也发了。

你去娶一个老到鸡皮鹤发的山番婆,也去找几个才瓜掉的山番埋在一片5万亩的大芭里,树桐要有火车那么大陆的。然后叫你的山番婆告诉法庭,“Ini hutan aku punya”。

你他妈想想看,人家西马人做两百亩美绿罐那样大的树桐就发了。你的是5万亩像火车那么大陆的树桐假如不发就一定发神经了。

看来你是发神经了,发到搞不清“国际法和国内法”。你还是乖乖回笼子里。我会通知草包校长拿些香蕉给你吃。他对养马骝很有经验。

不久前他养的马骝去他的砖厂附近採人家的猫山王被人家开枪打死掉他比死老伯死老母哭的更惨。茶饭不思哭了几天。你由他照顾绝对没问题的啦。他沙扬马骝比杀羊老婆更有心。

知道吗。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3年9月13日

请朋友上http://blog.yam.com/tundrfo或上大马华人网站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看本文。 或在Google的《格子里击敦符国荣博士》可看几千篇文章。

注:作者声明版权没有,翻印转载下载不究。也欢迎读者将任何本文作者的文章转贴他处或面子书上。

不论是读者或网友,对买卖房屋,土地,领取遗产,离婚,立遗属,所得税以及其他问题有什么不了解。尽管电邮来问。特别是住在大城市者,不会要问谁。问律师一开口服务费是RM150-00 有时他还会吓你。这样他才会有案可办。你把RM150-00省起来,由我免费告诉你。

作者新电邮址:srigenuang@live.com.my
电话:012-7059613(中午12点到下午3点)

劝告:在马路上别驾快车。早到没几分钟迟到也没几分钟。万一开快车到了阴俯,阳间的产业和年轻老婆是别人的啰。切记呀。


本文修改于: 12:53pm 15/09/2013



大马华人网站

敦符国荣博士 13/09/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