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01览:231 从《弱者未必输》拉扯起来 作者:直言
主题:从《弱者未必输》拉扯起来
作者:直言 10:10pm 25/08/2013

看到记者苏文琪这么风趣的写着:

…上演了弱肉强食的戏码:一条天堂金花蛇企图吞下一只蜥蜴。这只蜥蜴不甘就范,几经挣扎,幸运地挣脱,逃出蛇口。

这种虽然不是轻易就有,但是最多也只能算是生活花絮的镜头,竟然也占据了新加坡新闻的一个板块 – 正想着怎样感慨生活在城市国家的记者的少见多怪时,却陆续看到了下面的文字:

原本处下风的蜥蜴,最终并没有成为金花蛇的午餐,而是以最快的速度逃离险境。这自然界的一幕正好提醒我们,弱小不一定会输,只要坚持不懈,就是生命的强者。

俗语说:“蝼蚁尚且贪生”,一只蜥蜴不愿充裹蛇腹,几经挣扎后蛇口余生,说它是生命的强者绝对没错。而且,“弱小不一定会输”也肯定是真理!台湾一个士兵无辜的死亡就应引起了整个社会的反击。和强权比较起来,公民本来就是弱者。但是,当弱者被愤怒激起、因团结而站起来的时候,那股洪流,就连国防部长也被冲刷到沟渠里头去了。

但是,对于那条金花蛇和蜥蜴来说,谁为刀俎、谁为鱼肉,不言自喻 — 蜥蜴很明显的就是「输」了,就算它逃得了性命!

因此,我就想不出苏文琪这篇短文的涵义,是要给弱者灌下吗啡迷汤吗?就像被金花蛇咬住后腿还能够侥幸逃生的蜥蜴 –《 弱者未必输》的意思,是不是说在往后的日子,蜥蜴一嗅到金花蛇的味道就远远的躲开去。

物竞天选,适者生存!我当然不会傻到以为从此蜥蜴就会成群结队,然后把金花蛇咬成寸断充饥。然而,新加坡人毕竟不是蜥蜴,台湾人把国防部长赶下台的例子,正好给我们一个启示:团结就是力量!

不知怎么呢?新加坡执政党,和作为执政党喉舌的主流媒体近来总喜欢,不是打哑谜就是说禅机!在《尚达曼: 公平社会政策须惠及未来世代》这篇新闻报道中,尚达曼这么强调:

政府不单要为人民做得更多,也要更积极地支持人民自食其力。只有这样,才不会像欧美国家一样,面对高失业率、收入差距大和福利政策维持不下的困境。

他说:“政府支持人民自食其力,这听起来虽然是一个悖论,但这必须是一个贯彻所有社会政策的悖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协助人民自力更生,为社会贡献。”

明晓得自己说的是违心之论,是悖论,还能够煞有介事的侃侃而谈。一点儿也不脸红,尚达曼这个厚黑学可说是到了最高境界了 — 原来,除非碰到天灾人祸,这世界,就没有一个国家的普通人民能够不是“自食其力”的!

新加坡人民,除了那些无依无靠的老弱病残必须倚靠国家社会的救济才能够生存,有哪一个正常的新加坡人,就算是那群庞大的领取就业补助金的40万劳动工人,有谁不是“自食其力”呢?

新加坡政府的羞耻,也就是执政党的无能,就是让一群广大的新加坡人在铆足全力,希望能够“自食其力”、维持有“尊严的作为一个人”的形象的时候,剥夺了他们也能够“自力更生”的尊严和权利,必须依靠政府来多方的“协助”这种诙谐到不能诙谐的离谱。

我们不要被许多的花哨和作秀迷惑了眼球。在一个文明国家、文明社会,一个能够“自食其力”的人,就应该是一个能够“自力更生”的人。不错,给行动不便的人一支拐杖、一架轮椅,“协助”他走路,那是“协助”。然而,把一支拐杖硬生生地给绑在一个四肢健全的人的腿上,那不叫“协助”,那叫荒唐、那叫笑话!

对于40万领取就业奖励金的劳动工人来说,“自食其力”和“自力更生”的尊严,就只因为政府没有尽到责任来保护人民的生存权,没有最低工资制度来抵制资本家恶意的剥削,最后,就都被“就业奖励金”给破坏了 — 不是吗?你说,如果灶头还能够烧起炊烟,有谁还会去排队乞讨“嗟来之食”呢?

新加坡人的尴尬,就是人民希望政府是政府,而政府却把自己的角色和人民混淆了。当一个政府也以为自己是人民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尴尬现象 — 牧羊人在大快朵颐吃着烤全羊的时候,却要绵羊自己去寻找水草、去“自食其草”。

这样的牧羊人,哦。不,这样的政府还要来干什么呢?其实,不仅是医疗、住屋、教育,国防、交通、基建,举凡国家的大事、小事,政府作为牧羊人,就有着牧羊人必须具有的使命 — 那就是带领着群养到达水草丰盛的绿地。

回头再来说,《弱者未必输》当然不等于弱者就会赢。蜥蜴在金花蛇口留得性命,很显然的,它的一生都将难以安宁,留下的就是金花蛇可怖的魅影。然而,新加坡人民不是蜥蜴,当然不愿意把被金花蛇吞下肚子当成宿命,或者在幸运的时候能够从蛇口逃生就认为没有输。

《弱者未必输》,团结就会赢!新加坡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那就是执政党能够不能够继续执政的危机,而许多人都被混淆了,以为执政党的危机就是新加坡人的危机 — 陷进了执政党刻意灌输的迷思。

潮涨潮退、花谢花开;潮非昨日潮、花是今日花。世界上“能人”辈出,却没有“能党”这个传统,所以才有了兴替不断的历史。李光耀老矣,吴作栋功成身退,人皆谓之为暖席。李显龙后事如何,其实脉络可循。若不是集选区这个制度,谁也不能担保新加坡这20年历史。而当集选区也不能庇佑他的时候,是新加坡人背弃了他,还是他与新加坡人的理念背道而驰…

历史,终将作出答案!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直言 25/08/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