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27页
编选文章
06览:216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三) 作者:李莫愁
主题:“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三)
作者:李莫愁 10:52am 23/08/2013

回应: [胜概白衣几今昔,老年红衫独悲哀]。 作者: 德仁 08:45am 21/08/2013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三)

午夜的收音机 轻轻传来一首歌 那是你我都已熟悉的旋律
在你遗忘的时候 我依然还记得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我早已经了解 追逐爱情的规则 虽然不能爱你 却又不知该如何
相信总会有一天 你一定会离去 但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所有的故事 只能有一首主题歌 我知道你最后的选择
所有的爱情 只能有一个结果 我深深知道 那绝对不是我

既然曾经爱过 又何必真正拥有你 即使离别也不会有太多难过
午夜里的旋律 一直重覆着那首歌 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

    许李显龙和他的幕僚准备讲稿时没有去找来歌词看一遍,歌词比歌名还来得更“独贡”。广东人说的“好的不灵丑的灵”,要是一语成谶,岂不冤哉枉也?

    报的社论把李显龙对小学教育的调整称为“微调”,我想应该是准确的。但是我们国家已经成立了48年,而且一直都是一党独大地在经营整个教育事业,是不是应该问一些大的问题,比如说信约里头“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是否还成立?还有宪法里头对语言、文化的平等对待等等,要是大家向着“微调”去关注,岂不是要让行动党“英语——单语舒适”的政策继续走下去?三大种族对自己的语文都纷纷缴械,我看过报摊上的淡米尔文报纸,最多是两份。联合早报也节节败退,销量还不及两份乱七八糟报道的晚报。如果最终年轻一代都选择英语为母语,执政党不应该悄悄地进行灭绝计划来造成既定的事实(那是不道德的)。李显龙是否应该把这个政策摆上台面,大声地说出来,看民间有什么反应,然后才问:“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这才像是名副其实的“转捩点”嘛!)

    显龙关注的几乎是小一入学和小六升学的技术细节问题,政府的心态则无须检讨,比不上早报社论的周详。至少他们还有提到社会对流、贫富差距扩大等问题。为什么家长挤破头都要进入“名校”,这不是技术细节的问题,因为细节搞掂了,大家还是要挤入“名校”。那是由于政府过去40几年在教育这一块,有一项不成文的潜规则,就是以系统工程师的精算,把所有资源都导向以培养全国最好5%质优生成为精英的偏颇;于是这些天之骄子本身和所处的学校都可以呼风唤雨,得到最好的资源和照料,要什么有什么,出国浸濡/教育考察/做义工,甚至还很多免费。邻里学校那些放牛班的学生就只好自生自灭,家长看在眼里,不做点什么行吗?还记得梁智强的电影把ITE叫做It’s the End吗?今年的总理国庆群众大会特地选择在刚建成,美轮美奂的中区ITE学院,李显龙现在要补的,不正是这面镬吗?

    于社会对流方面,如今新加坡名校的情况,恰好证明了布笛“场域理论”所提到的四大资本(1、经济资本、2、文化资本、3、社会资本、4、象征资本)的较量。并不是一般人都可以同时全部拥有的,所以需要政府的介入来导正。而过去,政府让名校自治,接受以名校出身换贵族血统(调查显示,金牌奖学金得主多来自名校,而就读名校者父母多属上层)——学费高涨,功课压力需要大量补习等,都是促成富人占优势、夹心层削尖脑袋、中下层听天由命的局面。早报说:“假使李总理在今年国庆群众大会所强调的施政新意,是在肯定旧有政策功成身退之际,开创新的前进路径,而提出了全民同舟共济的合作精神,如何遏制可能加重社会分化的过度竞争,应当才是关键所在。”——实在是马屁拍得恰到好处,给足了李显龙面子。

    说这是一个转捩点,前进须另觅新路,似乎不太诚实。不诚实的人做么还问: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莫愁 23/08/2013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