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01览:199 旧帖新读:李慧玲--民意民情 作者:费言
主题:旧帖新读:李慧玲--民意民情
作者:费言 7:22pm 17/05/2011

回应: 四十年目睹之怪现象——2011.05.10 作者: 李显涛 11:00am 10/05/2011

主题:早报选读:李慧玲--民意民情
作者:费言 5:10pm 15/10/2006


● 李慧玲

  1985年成立的民意处理组经过21年后易名为民情联系组。这个招牌翻译自英文,虽然尽量贴近原意,但也无法完全反映出有关结构的用心。民情联系组的英文名字从原来的Feedback Unit(反馈收集单位),改为英文词组的缩略,以英文词组中每个词的第一个字母“Reaching Everyone for Active Citizenry @ Home”,串联成为“REACH”,取其主动伸展触及的意思。英文词组的意思是要争取让每个将此地当成家园的人,做积极的公民。这当中不只有网络的新语言,使它听来更加时尚,当然也反映某种思维模式。

  岛国政府向来在乎不要显示自己是在民间压力下妥协,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社会上新问题新情绪的出现,这个方面也并非没有调整。这些年来,为表现对民意的重视,政府费了不少力气,也动用了相当多的资源。民意组、民意团按照课题收集民意,主办不同语言的民意对话会之外,近十年来尤其大动作表示聆听民意的,还包括在1997年成立由张志贤担任主席的“新加坡21世纪委员会”。该委员会征询了6000多民众的意见。而2002年成立由维文担任主席的“重造新加坡委员会”,不仅报告广征民意,更进一步点算所建议的多少个意见获得政府接纳,一方面显示民意有效,另一方面也突出政府从善如流的形象。

  从政府有意识要表现自己聆听民意,鼓励民众对政策制定提出意见,可以看到岛国社会发展的轨迹。随着人们教育水平提高,人才发展多元、流动越来越大,政府官员确实不再是“高人一等”。他们不可能总自以为比平民聪明,也无法完全垄断信息。重视意见征询,能够让官员真正借用民间一些没有被吸纳进入体制的专业知识、经验。以政府在草拟财经范围的法案为例,目前即采用这样的方式,开放一段征询期,集思广益。

  广邀民众发表意见的另一个好处,是加强民众对政策制定的参与感。从政府的立场,这是进行国民教育的途径之一,让人们投入,乘势培养认同感,而不是冷漠被动地一切“等政府”。有一些政策确实可以调整,政府就干脆顺水推舟;有一些即便最后政府的决定未必是人们所希望看到的结果,那也算是征询过、讨论过。在这方面,国家发展部辖下一些空间管理和利用的问题,现在越来越明显在鼓励参与,尽可能允许“感情用事”,因为除了建筑的实用和商业价值外,对国家假设来说,感情越来越“有价”。

  一旦发现有利,而且综合各种原因,政府都需要这么做时,它向来的做法,就是将网一撒,把一切都罩于网下。收集民意更加积极,要主动地REACH,民意收集的规划组织更加严密,不同的部门、机构,委员会,纷纷这么做,邀请人们去对话。此外,听取民意的管道也跟随科技对人们生活习惯带来的改变,采用新的方法。人民发电邮个总理和部长、通过手机简讯传送意见给民情联系组、不同机构有博客让人们提出意见等等,看起来走得很超前。

  然而这些新手段越发达,跟得上的一群使用会更频繁,发出的声音会更受到关注。如果稍不留神,一个可能出现的现象是:在我们的社会中不习惯使用这些新技术的人,就越会感觉被边缘化。而他们往往也是在以英语为主流语言的社会中,不掌握英语,甚至不太大声表达自己的群体。如果不特别关心他们,这一群也可能暗自感觉双重的被边缘化。这也是岛国社会的民情。

(作者为本报采访主任)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7/05/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