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02览:201 黄先生如是说:杨荣文和他遗留给新加坡的遗产 作者:李显涛
主题:黄先生如是说:杨荣文和他遗留给新加坡的遗产
作者:李显涛 11:15am 14/05/2011

回应: 四十年目睹之怪现象——2011.05.12 作者: 李显涛 11:33am 12/05/2011

【弁言】插两句闲话,自从杨荣文输了那天起,网络和主流我都看到不下于数十次赞扬杨荣文的话语,什么好部长、外交人才、睿智、哲人,当然更夸张的是“阿裕尼选民忍痛拿杨荣文换刘程强,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幸福阵痛”啦,好像只有我和黄先生如是说是说尽杨荣文的坏话。我倒有这样的觉悟,要说杨荣文也是个庸官好像很简单,有许多现实的例子;选输了立刻脚底抹油,这也是大家看得见的。要说他是好人,好像没那么容易,总不能像绕口令那样重复说些空洞的词汇,又或者如被人骂到臭头的宗教领袖李木源所说:支持杨荣文还需要理由吗?

2011年5月12日
黄先生如是说:杨荣文和他遗留给新加坡的遗产

杨荣文选择退出政治,许多人都说是新加坡外交的一项重大损失。老实说,我个人不是太了他在这方面有什么重大的成就,或许是新加坡的外交从来都不是我关注的课题吧?

反而我会永远记得杨荣文是把赌场带给新加坡的一名内阁部长。是的,我在这里要给你提个醒,这个构想最初就是这个人在国会提出并且推动的。即使在行动党高层里头,也还有很多对设立赌场建议的反对声浪和保留(大家应该记得前不久退任部长林文兴先生在提起这一段时还落了泪),不过到最后杨荣文显然是占了上风。

(杨荣文的名言还包括:“我们是建设综合性度假村,而不是赌场。”我对这样的话很感冒;不只是因为它是糖衣包装的谎言,背地里还假设新加坡人够笨,竟然会相信这番胡言乱语。好了,让我们拉回正题。)

杨荣文留给新加坡的确实是赌场,这将持续发挥其影响力并冲击我们的社会,即便杨荣文离开政坛或者死到哪里去了。国际投资家丢下的千亿元基础投资不会在明天就立马执包袱走人,他们既然来了,就会一直混下去。

我也不算是很强烈反对赌场的人,首先我不是基督徒或者回教徒,所以没有强烈反对赌博的宗教理由。

第二、我也承认赌场确实能很方便地赚到旅客的钱和制造工作机会(当然,我不认为能制造多少工作机会,你真的会鼓励你的孩子选择做荷官作为终身事业吗?)

第三、赌场会使我们的人民烂赌成性——这类的说法我也不太相信。照我看来,要烂赌的话,早在赌场到来之前,本地难道没有4D、多多、大彩和麻将吗?

我对赌场的担心,是认为它正是本地犯罪的根源。我的博客长期读者都知道,我的法律生涯是始于担任政府检察官,经常要和警察部门的贪污调查局和扫毒组合作。透过我的工作经验,我能凭自觉嗅出哪种环境和条件是邪恶的温床,就像魔术般那样突然出现并且繁衍。

赌场正是我所忌惮的一个犯罪的最佳场所。赌场对于罪犯,就像把垃圾倒给一窝老鼠,或者吸引苍蝇的一堆粪便。赌场环境特别提供下面一系列罪行的最佳营养——偷窃、抢劫、恐吓、欺骗、毒品买卖、滥用毒物、高利贷、洗黑钱、私会党、人口贩卖和许多移民相关的罪名。

本地两家赌场不久前才开张,你们或许会反驳说我太早下定论。事实上,对于赌场课题,我很愿意让人说我错得厉害——谁愿意住在一个高犯罪率的国度?然而,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尝到杨荣文为新加坡留下的遗产的滋味,见如下:

(摘录多则与赌有关的社会新闻,从略)



大马论坛

李显涛 14/05/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