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01览:268 從歷史看新加坡政治演變 作者:网龙
主题:从历史看新加坡政治演变
作者:网龙 03:22am 13/05/2011

讵料本届工人党的刘程强(1991年起任后港单选区国会议员)却不信邪,他率团攻打阿裕尼集选区竟能一举攻克行动党的城池,确实让人刮目相看;尤其是其他选区也出现新选民偏向反对党,表现出对自由民主的崇尚.
------------------------------------------------------------
若是一个政党不得民心,把全国划分为一个集选区也是无济于事的。。。。。
------------------------------------------------------------

从历史看新加坡政治演变
谢诗坚

新加坡大选虽然再一次显示人民行动党是大赢家,但这届的成绩却未能让执政党高枕无忧(81席对6席),反而必须加大力度改革。因为选民已表达了十分明显的求变之心:希望能一举改变新加坡了无生气的政治生态,赋入更多的民主价值。在这方面,李显龙总理已看到人民思维的改变,因此他认为这次大选是历史的分水岭,而新加坡从此进入一个新时代。

在这种情形下,回顾新加坡的议会民主的变迁是十分重要的,它不但能让人温故知新,也能让新一代的人知道什么是「历史的分水岭」,新加坡到底有几个政治分水岭。这是值得探讨的。

从有选举到今天,新加坡总共经历16届选举。首先无所争议的是,马新本来是一家;1826年起,新加坡、槟城及马六甲并成海峡殖民地后,这三个地方就一直在一个政治系统下操作,直到1948年2月1日「马来亚联合邦协定」生效,才把新加坡切割出来继续成为英国的直属殖民地。

为了较明确显示新加坡不再是马来亚联合邦的一部分,英军事政府1948年3月推出新加坡立法议会选举,但这是有限的民主,在22名议员中只有6名开放竞选,其馀是总督委任,而总督是立法议会主席。

不过被视为亲共,当时最大的政党──「马来亚民主同盟」杯葛参选,使到选举形同儿戏。只有新加坡进步党参选,结果是3名进步党议员当选,另3人是独立人士。1951年,英国为表示它的宽大,将民选议员由6席增至9席,结果进步党获6席,工党2席,一席归独立人士,没实质改变。

由于民主开放未能顺应人民的需求,英国在压力下便在1954年草拟「林德宪制」(以乔治林德为首的修宪委员会,故名林德宪制)。李光耀看准时机成熟,便邀约左翼阵营与他受英文教育的精英共组人民行动党,当时左翼公开领袖林清祥也参与其中。1955年的选举(这一年议员人数增值32名,其中25席是民选的,当然大权仍握在英国的总督手里)是新加坡政治生态改变的起点。共有6个政党角逐,劳工阵线赢得10席、进步党4席、民主党2席、华巫联盟3席、人民行动党3席,独立人士3席,这是新加坡第一个历史分水岭。

为发展牺牲自由民主

人民行动党初试啼声有良好的开始;尤其是两位重量级的候选人李光耀和林清祥都当选议员。虽然归由劳工阵线的马绍尔出任首席部长,但在1956年马绍尔辞职,改由林有福担任首席部长。由于后者的右翼政策,大举逮捕左翼份子和行动党人,包括林清祥在内,导致人民行动党获得更大的支持与同情。

果然不出所料,1959年决定性的大选澈底的改变新加坡的政治格局。当年的选举已规定全部51席民选,大选后朝向自治邦迈进。

这对行动党来说是天赐良机,因为当时李光耀已成功地塑造反对党的形像,人民行动党变成万民期待的政党。在群众大会上,人民行动党的黑压压的群众证诸了人民思变的强烈意志。就在不知能否改朝换代下,人民行动党创造了奇迹。李光耀的团队胜了43席(总数51席),剩下的8席分别由人民联盟(4席)、华巫联盟(3席)及独立人士(1席)拥有。在实力悬殊下,李光耀出任自治邦总理,这是新加坡第二个历史分水岭。

不幸的是,1961年因党内左右派政见严重分歧,加之对加入马来西亚各持己见,终于发生行动党的左派分裂出来另立社会主义阵线(社阵,以林清祥为首)。这两大阵营陷入了「你死我活」的斗争,从1963年成立大马前的全民公投(支持加入马来西亚的方式,9月1日投票)到成立大马后的大选(马来西亚成立于1963年9月16日,新加坡那一年的大选的投票日是9月21日)来看,都是让行动党占上了风。

社阵在全民公投中号召投空白票(占25%),以及期望在州立法议会选举中击败行动党上台执政皆告落空(社阵只胜13席,行动党37席及统一党1席)。这是新加坡第三个历史分水岭。这就是说,人民行动党渡过最大的难关,它与社阵的政治斗争也就从议会转入街头斗争。

当1965年8月9日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后,新加坡的左翼运动也开始化整为零,继续与行动党展开明的和暗的斗节,包括在1968年社阵宣布杯葛参选。这一年也刚好是选举年,在社阵的杯葛下,人民行动党一枝独秀在大选中抢尽风头,只有工人党陪衬参选和独立人士凑热闹。

自此因为政府提出新加坡立国根基未稳,需要全民团结共创未来,也就使到新加坡人民不再把政治斗争当成首要的目标,转而同意和承受新加坡为了生存,不得不牺牲某些政治上的原则。

正是受到大环境的感染和左翼阵线的退出政治舞台,新加坡1972年、1976年及1980年的大选都没有看头。即使社阵的李绍祖1972年参选企图东山再起,也因时代转变把他抛在后头。这一连三届的大选,反对党得票率只在25%至28%左右,没有议员在议会内,根本不是行动党的对手。

为赢大选设集选区

不过,1981年的一场补选(安顺区)让工人党秘书长惹耶勒南冒出头后,就在1984年鼓励8个政党投入大选,结果也只得工人党的惹耶勒南及人民党的詹时中胜出。这就是说反对党不成气候。为了弥补反对党人数之不足,政府在那年修宪让反对党议员未足三位时,得以按其得票率委任为非选区议员(NCMP)。

1988年,政府再度修宪将选区分为单选区和集选区(GRC,即政党集体提名,或四、五或六位,胜全胜,败全败),这使到反对党更难发挥作用。事实证明,从1988年到2006年的整个18年中,没有一个反对党在集选区胜出,包括工人党在1998年招揽李绍祖及萧添寿(曾任总检察长,后与李光耀失和)搭档在友诺士集选区出击,获得49%的选票也无法突破。由此可见,集选区被反对党视为不可打破的「铜墙铁壁」。

讵料本届工人党的刘程强(1991年起任后港单选区国会议员)却不信邪,他率团攻打阿裕尼集选区竟能一举攻克行动党的城池,确实让人刮目相看;尤其是其他选区也出现新选民偏向反对党,表现出对自由民主的崇尚;更值得一提的是,李光耀早年塑造万人攒动的群众大会场面已转移到反对党阵营。这就是新加坡第四个历史分水岭,也是最新的一次政治分水岭。

这新的分水岭与意识形态无关,也不是用左翼统战的斗争方式向行动党挑战,而是新一代不再是沉默的一代。他们已让新加坡在安定中取得成功建国,下来的年代是不是应在成功的基础上,朝向自由民主的道路前进?

从新加坡的种族结构来看,它的未来迈向两党制的条件是比较可行的。这就是说,反对党在未来要突破,必须整合与简化,形成统一阵线才能成为行动党的有力对手,否则四分五裂的反对党是不成气候的。当新加坡人民回顾过去的坎坷与曲折的建国道路时,自然会更加珍惜民主制度是确保国家稳定与进步的基石。


詎料本屆工人黨的劉程強(1991年起任後港單選區國會議員)卻不信邪,他率團攻打阿裕尼集選區竟能一舉攻克行動黨的城池,確實讓人刮目相看;尤其是其他選區也出現新選民偏向反對黨,表現出對自由民主的崇尚.
------------------------------------------------------------
若是一个政党不得民心,把全国划分为一个集選區也是无济于事的。。。。。
------------------------------------------------------------

從歷史看新加坡政治演變
謝詩堅

新加坡大選雖然再一次顯示人民行動黨是大贏家,但這屆的成績卻未能讓執政黨高枕無憂(81席對6席),反而必須加大力度改革。因為選民已表達了十分明顯的求變之心:希望能一舉改變新加坡了無生氣的政治生態,賦入更多的民主價值。在這方面,李顯龍總理已看到人民思維的改變,因此他認為這次大選是歷史的分水嶺,而新加坡從此進入一個新時代。

在這種情形下,回顧新加坡的議會民主的變遷是十分重要的,它不但能讓人溫故知新,也能讓新一代的人知道什麼是「歷史的分水嶺」,新加坡到底有幾個政治分水嶺。這是值得探討的。

從有選舉到今天,新加坡總共經歷16屆選舉。首先無所爭議的是,馬新本來是一家;1826年起,新加坡、檳城及馬六甲並成海峽殖民地後,這三個地方就一直在一個政治系統下操作,直到1948年2月1日「馬來亞聯合邦協定」生效,才把新加坡切割出來繼續成為英國的直屬殖民地。

為了較明確顯示新加坡不再是馬來亞聯合邦的一部分,英軍事政府1948年3月推出新加坡立法議會選舉,但這是有限的民主,在22名議員中只有6名開放競選,其餘是總督委任,而總督是立法議會主席。

不過被視為親共,當時最大的政黨──「馬來亞民主同盟」杯葛參選,使到選舉形同兒戲。只有新加坡進步黨參選,結果是3名進步黨議員當選,另3人是獨立人士。1951年,英國為表示它的寬大,將民選議員由6席增至9席,結果進步黨獲6席,工黨2席,一席歸獨立人士,沒實質改變。

由於民主開放未能順應人民的需求,英國在壓力下便在1954年草擬「林德憲制」(以喬治林德為首的修憲委員會,故名林德憲制)。李光耀看準時機成熟,便邀約左翼陣營與他受英文教育的精英共組人民行動黨,當時左翼公開領袖林清祥也參與其中。1955年的選舉(這一年議員人數增值32名,其中25席是民選的,當然大權仍握在英國的總督手裡)是新加坡政治生態改變的起點。共有6個政黨角逐,勞工陣線贏得10席、進步黨4席、民主黨2席、華巫聯盟3席、人民行動黨3席,獨立人士3席,這是新加坡第一個歷史分水嶺。

為發展犧牲自由民主

人民行動黨初試啼聲有良好的開始;尤其是兩位重量級的候選人李光耀和林清祥都當選議員。雖然歸由勞工陣線的馬紹爾出任首席部長,但在1956年馬紹爾辭職,改由林有福擔任首席部長。由於後者的右翼政策,大舉逮捕左翼份子和行動黨人,包括林清祥在內,導致人民行動黨獲得更大的支持與同情。

果然不出所料,1959年決定性的大選澈底的改變新加坡的政治格局。當年的選舉已規定全部51席民選,大選後朝向自治邦邁進。

這對行動黨來說是天賜良機,因為當時李光耀已成功地塑造反對黨的形象,人民行動黨變成萬民期待的政黨。在群眾大會上,人民行動黨的黑壓壓的群眾證諸了人民思變的強烈意志。就在不知能否改朝換代下,人民行動黨創造了奇跡。李光耀的團隊勝了43席(總數51席),剩下的8席分別由人民聯盟(4席)、華巫聯盟(3席)及獨立人士(1席)擁有。在實力懸殊下,李光耀出任自治邦總理,這是新加坡第二個歷史分水嶺。

不幸的是,1961年因黨內左右派政見嚴重分歧,加之對加入馬來西亞各持己見,終於發生行動黨的左派分裂出來另立社會主義陣線(社陣,以林清祥為首)。這兩大陣營陷入了「你死我活」的鬥爭,從1963年成立大馬前的全民公投(支持加入馬來西亞的方式,9月1日投票)到成立大馬後的大選(馬來西亞成立於1963年9月16日,新加坡那一年的大選的投票日是9月21日)來看,都是讓行動黨佔上了風。

社陣在全民公投中號召投空白票(占25%),以及期望在州立法議會選舉中擊敗行動黨上台執政皆告落空(社陣只勝13席,行動黨37席及統一黨1席)。這是新加坡第三個歷史分水嶺。這就是說,人民行動黨渡過最大的難關,它與社陣的政治鬥爭也就從議會轉入街頭鬥爭。

當1965年8月9日新加坡退出馬來西亞後,新加坡的左翼運動也開始化整為零,繼續與行動黨展開明的和暗的斗節,包括在1968年社陣宣佈杯葛參選。這一年也剛好是選舉年,在社陣的杯葛下,人民行動黨一枝獨秀在大選中搶盡風頭,只有工人黨陪襯參選和獨立人士湊熱鬧。

自此因為政府提出新加坡立國根基未穩,需要全民團結共創未來,也就使到新加坡人民不再把政治鬥爭當成首要的目標,轉而同意和承受新加坡為了生存,不得不犧牲某些政治上的原則。

正是受到大環境的感染和左翼陣線的退出政治舞台,新加坡1972年、1976年及1980年的大選都沒有看頭。即使社陣的李紹祖1972年參選企圖東山再起,也因時代轉變把他拋在後頭。這一連三屆的大選,反對黨得票率只在25%至28%左右,沒有議員在議會內,根本不是行動黨的對手。

為贏大選設集選區

不過,1981年的一場補選(安順區)讓工人黨秘書長惹耶勒南冒出頭後,就在1984年鼓勵8個政黨投入大選,結果也只得工人黨的惹耶勒南及人民黨的詹時中勝出。這就是說反對黨不成氣候。為了彌補反對黨人數之不足,政府在那年修憲讓反對黨議員未足三位時,得以按其得票率委任為非選區議員(NCMP)。

1988年,政府再度修憲將選區分為單選區和集選區(GRC,即政黨集體提名,或四、五或六位,勝全勝,敗全敗),這使到反對黨更難發揮作用。事實證明,從1988年到2006年的整個18年中,沒有一個反對黨在集選區勝出,包括工人黨在1998年招攬李紹祖及蕭添壽(曾任總檢察長,後與李光耀失和)搭檔在友諾士集選區出擊,獲得49%的選票也無法突破。由此可見,集選區被反對黨視為不可打破的「銅牆鐵壁」。

詎料本屆工人黨的劉程強(1991年起任後港單選區國會議員)卻不信邪,他率團攻打阿裕尼集選區竟能一舉攻克行動黨的城池,確實讓人刮目相看;尤其是其他選區也出現新選民偏向反對黨,表現出對自由民主的崇尚;更值得一提的是,李光耀早年塑造萬人攢動的群眾大會場面已轉移到反對黨陣營。這就是新加坡第四個歷史分水嶺,也是最新的一次政治分水嶺。

這新的分水嶺與意識形態無關,也不是用左翼統戰的鬥爭方式向行動黨挑戰,而是新一代不再是沉默的一代。他們已讓新加坡在安定中取得成功建國,下來的年代是不是應在成功的基礎上,朝向自由民主的道路前進?

從新加坡的種族結構來看,它的未來邁向兩黨制的條件是比較可行的。這就是說,反對黨在未來要突破,必須整合與簡化,形成統一陣線才能成為行動黨的有力對手,否則四分五裂的反對黨是不成氣候的。當新加坡人民回顧過去的坎坷與曲折的建國道路時,自然會更加珍惜民主制度是確保國家穩定與進步的基石。


本文修改于: 11:38am 14/05/2011



大马华人网站

网龙 13/05/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