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浏览:389 旧帖新读:费言 -- 民不畏贫,何苦以贫惧之? 作者:费言
主题:旧帖新读:费言 -- 民不畏贫,何苦以贫惧之?
作者:费言 10:33pm 04/05/2011

主题:民不畏贫,何苦以贫惧之?
作者:费言 12:09pm 28/12/2006

回应: “快乐”读后感 作者: 林珍 01:52am 27/12/2006


贫困不会立刻死人,贫困只会折磨人。

这是吴韦才最有智慧的一句话。

当我们的发财精英们,在排队争买三百万的海滨豪宅的时候,他怎么可能想起在组屋楼下,寒风中瑟缩的无助老人?

的确,许多时候,贫病比死还要折磨人。

新加坡据说也要扶贫了,但你问:到底有没有替贫者找回人性的尊严?

穷鬼,只需要“嗟来之食”,只需要每年发点红包,只需要给扣些水电费,只需要把本来要加到7%的消费税减1%为6%,他们就会感激流涕,跪下来拼命磕头叫你作“阿公”了,那还管得了什么人性的尊严?

珍姨呀,我想你也许太清高了吧?

香港的韩明方说:

【 今年10月,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孟加拉银行家尤努斯博士及其创办的银行。尤努斯创造了一个奇迹:贷款给穷人,却不要担保。他的乡村银行累计放贷53亿美元,惠及400万穷人。

  尤努斯的伟大之处,不仅在于他对穷人的仁慈,也在于他从来没有施舍过一分一毫,而是用一种有尊严的方式,让孟加拉民众摆脱贫穷。他改变了“穷人没有信用”的谬论,因为他获得的还贷率高达98.89%。】

与在落后,又臭又脏孟加拉的尤努斯博士相比,我们本地一流社会所谓的社会救助网,就显得又臭又烂了。

首先,把自己人民当乞丐来对待,五分一毛地慢慢给,慢慢磨。再其次,先把求助的人当“没有信用的骗子”,许多受不了刁难的求助者,只好放弃求助,求助无门和绝望的,只好找阿窿借钱,再没路的,跳楼跳地铁,或者走歪路非法借护照给人干坏事,或者出卖肉体养家去了。

更聪明的是,为了让人民不被福利社会的幻象迷倒,就设法调高消费税掰他们的皮,让他们感到肉痛,才来假好心施舍你,这就是我们的社会价值观教育?


民不畏贫,何苦以贫惧之?

层出不穷的什么社会救助计划,真的能令人兴奋吗?真的能掩饰治国的无能吗?
当国家机器把整个社会的财富榨光,当淡马锡把整个国家的资金挖光了去外国投资赚了大钱,然后回来五分一毛慢慢分给你,让这些走投无路的穷鬼能买几包快熟面充饥,叫水电公司开恩,让你可以延迟几个月还水电费,叫建屋局开恩,让你能延迟几个月还屋租店租,这是个令人高兴的现象吗?这叫做务实的社会主义吗?

为什么就没有人追究,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世界一流政府的领导下,人人好象都变成乞丐了?不靠施舍就活不下去?

当淡马锡每在国外投资一亿元,他们是否想过,我可以在新加坡投资一千万亏本生意,让这100人有份工可做,有口饭可吃?让那些什么低薪工人的再培训计划的迷人鬼把戏,都见鬼去?

有时真的不得不哀叹,号称世界一流的政府,怎么连那个在又臭又脏孟加拉的尤努斯博士都比不上?听说也有脸在学人家扶贫?

珍姨呀,如果我这个星期六中了TOTO的话,就把那几百万不义之财拿出来,给你去全新加坡设立50个“老人加龙古尼中心”,让全新加坡贫穷的老人去收废报纸纸皮,让他们有一口饭吃,再帮你开一家废纸浆循环厂,专门制造装鸡蛋和水果用的托盘和纸箱,再出口到欧洲澳洲,可以赚大钱的。

赚了钱,又再拿出来搞扶贫救难。。。又环保,又扶贫,又不用再听那些精英们讲空话,讲鸟话,如何?


本文修改于: 2:31pm 28/12/2006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4/05/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