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编选文章
03览:363 -- 李邪 作者:李卖蚬
主题:«雨中的建国路» -- 李邪
作者:李卖蚬 10:00am 04/05/2011


雨中的建国路

今晚,我认真思考着
这一票,是为谁投的。

老实说,不是为我自己。
我看着李邪,
手脚健全,念过一点书,
打着一份工,无病无痛,
尽管,赚的钱不多,
有时还要上当铺,呵呵,
但,我还能简单地生活。

今晚,下着雨,
我在工人党的群众大会。
看到旁边有个苍老的先生,
拿着拐杖,孤独屹立聆听。
他,应该有80岁了。
我把伞靠过去,有点难为情地说
我们一起撑吧。
他皱皱的皮肤,绽放了笑意,
也很不好意思说,Gam xia, ah muay.
我们静静站着听。
工人党的发言者
主要都以英语演说。
我一直偷偷转头看他
心里想象
他年少时
是不是也参加过群众大会?
那时,新加坡动荡不安,
面对英国殖民政府的主宰,
然后又面对自治,
然后,又面临合并。
他那专注的表情,让我动容。
当年,他们应该是以方言发表演说,
因为人民还没有受太多教育,
许多群众,
都是贫困和不识字的劳动人民。
但,他们却本着对一个国家的未来,
热切欢呼,齐心期盼独立。

我永远不能理解这个老人家
这一刻的心情。
他曾在过去的群众大会,
目睹着新加坡的挣扎,
憧憬它承诺的远景,
还有挥舞着
对抗殖民政府的理想激情。

现在,他孤身站在雨中,
吃力地,专心地,
听着他不明白的英语。
尽管听不懂,
他始终没有离开。

因为,他还是爱这个国家。
尽管,国家已经遗忘了他,
他对国家,已经没有任何经济效益。

我又很不好意思跟他说
我给你翻译,好吗?
草场的人声沸腾,
有时我也听不清楚演说,
但,还是尽力让他明白。
因为,他也是一个国民
有知情的权力,
投票的神圣。

翻译到一半时,
我突然很欣慰,
自己能掌握双语。
是,这让我感谢双语政策。
但,懂得双语,不应该只沦为
一个利己利国的政策,
而是,还能不能利人?
这个双语优势,归功于当年执政党的坚持。
但,我们却没有将这个优势
回馈更多人。
反而只是强调,如何以这样的优势
提升自己,为自己增值
巩固自己在国际的地位,
加强自己的商业竞争力。
自己,自己,自己。
全,都是为了自己。

那,这个老人呢?
还有很多老人呢?
我们呼吁了多少次
地铁站才开始
把英文的说明和指示,
翻译成华文,
方便老人家认路。

原本,我想用方言翻译给他听,
但却很羞耻。
因为,讽刺的是,当年同样的政策,
让我掌握双语,
也迫使我生长在一个
方言殆尽的环境。
我觉得如此无力,甚至说不出,
让他觉得亲切的方言。

过去,有个老人家迷路时,
带她去地铁站
她突然感叹说
现在,我在自己的国家都会迷路,
很多地方,我都不认识了,
也很难出门了。

如果,执政党真的关心人民
那就应该关心 - 所有人民。
不管她/他有没有对GDP带来什么好处。
一个精明能干,却缺乏慈悲心的政府,
是苍白而悲哀的。

回到雨中的群众大会。
这个老人家,听着我的翻译,
偶尔大笑,然后点头。
他一直说,是,政府玩臭。
玩臭,玩臭。
我也哈哈大笑,心里却有种难过。
然后老人家凑过来
口齿不清,有点吃力地说
居委会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就是照顾人民。
我楼下的居委会
是没有用的。
因为他们从来,不曾来访问我。

雨越下越大了。
老人家说,我要回去了。
我说,还下雨呢,我送你吧。
扶着他走斜斜湿湿的草坡,
我感觉,就好像扶着
当年,曾为新加坡奋斗过的所有老人家
因为他们相信独立,
相信自治,
相信人民的尊严,
相信幸福和民主的未来,
他们努力辛勤,
建设了新加坡,
让我能安稳成长的新加坡。

听了这么多群众大会
在野党说,执政党也说
大家都说,你要明智选择
你要为新加坡的未来慎思
你要为身为人民的自己争取民主,
你要为你的子女着想,
你要为你的前景盘算。

唯一触动我内心最深处的

在工人党的第一个群众大会上,
候选人陈硕茂说,
你的一票不只是为自己投的。
是。
这,就是一种对人类的关怀,
一个国民,对其他弱势的扶持。

我的一票是为了
那个捡破烂的老人家,
靠助步器过马路的老爷爷,
卖纸巾的驼背老太太,
还有,今晚雨中,
跟我一起撑伞的老先生投的。

你的一票,不只是表达了
一个国民的合法权力,
也是在呼吁
一份对其他弱势群体的
同理心
一种不再利己的
关爱。

执政党一直强调自己的战绩
所谓的Track record.
请容许我提醒你
当年

现在这些成千上万的困苦老人们
奋身努力,埋头苦干,
默默成全了
你的光辉。
他们流过的汗,掉过的泪,
甚至为建国
失去的生命
只是没有被点名道姓
记载入历史书。
只因为
他们只是普通老百姓
不是家喻户晓的国父
或手握麦克风的政治领袖。
每一个他们,都成就了
现在的新加坡。

今晚,我很清楚
自己为什么投票。
这张票,
是对所有在新加坡功利主义下,
曾经投身建国,
如今却被遗忘,
被嫌弃,追不上
也迷路的老人家们所投下的。
这一票
非常微薄
却坚定地
表达我的歉意和感激。

也因为如此,
这一票,
不是执政党的华丽保证
或认错
或哽咽
或讨好
或恫吓
所能左右的。

过去五年
过去又过去的五年,
有种种的时机,
有无数的财富,
有强力的委托,

执政党却从不曾领悟
也不愿意施与
这个最基本
对人类的自发关爱和慈悲。

我想
这一票
是时候了。

不再
以自我为中心
而是,健壮的我们,
如何为
脆弱无依的他人
付出的时候了。

(转载自 李邪部落格)


本文修改于: 10:12am 04/05/2011



大马华人网站

李卖蚬 04/05/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