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01览:350 早报选读:韩咏红 -- 向中国朋友说明新加坡式选举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韩咏红 -- 向中国朋友说明新加坡式选举
作者:费言 5:47pm 02/05/2011

回应: PAP,你真是个毫不长进的民主懒汉! 作者: 费言 5:42pm 02/05/2011

(2011-05-02)

  
● 韩咏红 、中国早点-京城偶寄


  五年一次的新加坡大选终于在上个月27日的提名日后,正式进入“开打”时段。各政党与政坛人物,传统与新媒体都以总动员的架势投入这场建国以来最激烈的选战。

  我也全情留意着执政党与反对党的辩论,仔细阅读政坛新面孔的履历背景,相信他们的能力与政治立场与我现在与未来的福祉相关。老实说,身处国外,我们已好久没有如此激情地贴近新加坡现实了。

  向中国友人谈起新加坡大选,最常得到的反应却是不解与保留。例如“你们新加坡也有民主选举?”;或“反正还是人民行动党执政对吧?”,“可以投反对党的吗?”。一些直率的朋友,是采取挑战性的姿态反问:“这次是真的了吗?不是伪民主?”

  三言两语真的不容易回答他们的问题,尤其难应对的是其中的隐含判断:新加坡是没选举的,或者新加坡是没有民主的,是伪民主的。

  经济发达,社会管理有序的新加坡是否民主,这在中国自由派知识精英中间是有争议的。倘若按照结果检验,仅以执政党能蝉联几十年从未遇到实质性挑战这一点,就让很多人对新加坡式民主存疑。多年来,中国学者专家讨论如何借鉴新加坡的文章不少,而且,一般上,新加坡是被形容为“开明专制”,或者“威权统治”。

  不过,也许民主有模式与程度的差别,新加坡是有选举的,一人一票的选举结果是真实的。

  如果不是真的选,阿裕尼集选区选民乃至选区外许多新加坡人不会在面对外长杨荣文对垒反对党“A咖组合”时,要经历着天人交战的艰难选择。

  因为,我们知道形象开明,在国际外交界受到认可的杨荣文如果过不了票选的一关,他就得因败选而挥别政治职务。反之,如果工人党败北,新加坡的政治图景上将失去一名有20年经验的资深反对党议员,一支被普遍视为多年来难得的高学历反对党议员团队,而且可能传出这样的信息,即新加坡人并不真的需要反对党在国会发出不同声音。

 选举的真实性,还表现在本届的87个国会议席中,有82个出现选情;更多高学历新加坡人愿意在反对党旗帜下披褂上阵,包括20多岁的年轻人。他们在现行选举制度所允许的空间里参选,用网络媒介宣传自己,并不因为有强大执政党的既存事实就向政治却步。

  当然,有评论称,按照现有的集选区制度、选区划分法,执政与反对党并不处在相同的起跑点上,而且,选举的公平性自从集选区制度制定以来,都是每次选举中必然出现的争议话题。对于集选区更有利执政党议员搭顺风车当选的说法,执政党的反驳是同样的规则也适用于反对党,这一次,全民将有机会见证集选区制度的这一面被现实检验。

  我不知道“伪民主”何解,但新加坡选举不是为了“假扮”民主。执政党竭力确保执政地位,会有候选人搭顺风车当选,但也会有候选人接受选票检验,哪怕是优秀的外长,也要凭借过去五年为选民服务的表现,凭借在群众大会上的个人才智、口气、激情、魅力去说服选民。

  民主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万灵丹,但要求领导人对公民负责并接受公开检验,却是政治健康发展的必须,选举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每五年一次,我就想到岛国有幸发展到今天,选举一直是制度配套的一部分,是约束权力的法治渠道与反贪措施之外的一项保护阀,应该也是重要的保护阀。选举的激情当然是一时的,但是每隔一段时间的这种激情,能强化大家作为共同体的国家意识。

  你问我,新加坡有多民主,老实说我答不上来。是课本定义中的民主?以多少反对党人数评定吗?我能说的是,政治人物是受到民众检验的。而且在面对通胀、贫富差距等全球性问题,以及新一代民众的期待下,新加坡也与时俱进,以主动的姿态推进开放,例如增加非选区反对议员席位,允许电视辩论。

  希望从现在到5月7日发生的一切,最终将让选举与大家所热情期待一样真实,充分展示选举制度的公平性。对任何一个国家、机构或者组织,最重要与可持续的胜利,不是人的胜利,是制度的胜利。


*hanyh@sph.com.sg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2/05/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