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01览:112 旧帖新读:费言 -- 新加坡特色的言论自由 作者:费言
主题:旧帖新读:费言 -- 新加坡特色的言论自由
作者:费言 11:01pm 30/04/2011

主题:新加坡特色的言论自由
作者:费言 12:46pm 13/01/2006
回应: 从索罗斯谈开去…… 作者: 李客星 6:39pm 12/01/2006

还好,这索罗斯够财雄势大,当年,连老马哈迪都拿他没办法,没人敢去动他,要不然,他说:“你们拥有一党专政的政治制度是众所周知的,而且你们没有言论自由。。。。”,肯定又会被告诽谤告到脱裤子跑路了。

照理,新闻、通讯及艺术部发言人应该对索罗斯这么说:“如果我们不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你将难以在新加坡举行的一个公开论坛上发表这样的言论,并且得到新加坡媒体的报道,你早就应该被告诽谤,然后跑路去了。”


我们有的是民主和自由的选举,还有保障公民言论自由的法律,他竟敢“疯狂诽谤”我们新加坡说是一党专政和没有言论自由,简直岂有此理也!

笨记者“大空”地代表新加坡人发言和选择,认为新加坡人自己知道需要多少言论自由和开放,言论自由太多了,不但会令人发胖,而且对社会有百害而无一利,新加坡人应该感激这帮救世主才对,怎么可以骂他们屁股当脑袋使,骂他们是言论打手和马屁精呢?应该赶快颁个“言论救星”的奖牌给他们才对呀。罪过罪过也!

李大师说得对,NKF丑闻基本上是“言论不自由”的后遗和报应,而不是管理不当。

在NKF的丑闻中,世人皆见,诽谤法的被滥用,被利用来威胁那些勇于检举腐败和不义的人,根本就对NKF所为的腐败和不义起着保护作用,这社会还有多少见不得人的腐败和黑暗存在,而没人敢出声被“它”保护着呢?

NKF黑暗能够“藏污纳垢”这么久,这还可以归功于另外两个言论自由的笑柄。

一是“言论自由”的报馆。一是“言论自由”的国会。

NKF的肮脏和黑暗已经发生了近五年,报纸早已经有零星的“言论自由”对他起疑了,可惜,都被内内外外的“自由”给挤压得无影无踪,NKF丑闻的揭发,竟然就是通过一件报馆被告诽谤的案件才乌龙地翻开锅盖的,这种自由够恐怖吧?

这样子的“传媒言论自由”,要打赌吗?应该是确保下一个NKF丑闻必然再发生的必备条件!

在NKF为所欲为的五年里,新加坡国会这80多位人民代议士,听说也听到了民间反映的不少闲言闲语,(吴俊刚前议员听了后还劝人们把钱捐给其他慈善机构),这80多位人民代议士,竟然也没一个有发挥“言论自由”的勇气,在国会里面揭发这种腐败不义的作为?他们代表了选区的千百万人民,也没能力协助选区人民和广大公众不被骗子欺骗?听说他们每周接见选民,听取人民意见,他们难道瞎了聋了哑了?难道他们也怕被杜莱控告诽谤?他们可是受到国会免告诉特权保护的呀?

我们还要这样“没有用”的人民代议士来干什么?

其实,新闻、通讯及艺术部发言人应该对索罗斯这么说:“如果我们不是一个开放的社会,如果我们的法律没有保障言论自由,媒体报章不敢有言论自由,我们最近,又怎么能够揭发一件哄动全国的NKF丑闻呢?

索罗斯听后,表示赞赏而惊奇地问:Oh! Is it really happen ?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30/04/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