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01览:003 旧帖新读:费言 -- 权力监督与司法的公正独立 作者:费言
主题:旧帖新读:费言 -- 权力监督与司法的公正独立
作者:费言 10:43pm 30/04/2011

主题:权力监督与司法的公正独立
作者:费言 09:41am 18/10/2006

回应: 早报选读:郑永年--对陈良宇案应作更深层次的思考 作者: 费言 09:32am 18/10/2006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没有被真正公开与透明监督的权力,什么贤人治国的动人故事,什么喊破喉咙的反腐倡廉,其实都是一时好看精彩的戏,事实却在不断地证明,那是个反复炒卖的谎言,就如鲁迅说过的笑话,要自己拉着自己的头发,企图离开地球。

当社会正义和法律公正不断地在人民面前被糟蹋得荡然无存,当犯大罪,贪大钱的人往往逍遥法外,快活过日,小偷小抢却被判坐牢死刑,社会正义之心已经枯萎殆尽,人群在犯罪时,就变得越来越理所当然,整个维持社会秩序的价值观基础,已经彻底面临崩溃了。

党中央最近去上海打老虎,中央委员级的陈良宇下马了,人们都不相信那是什么反腐倡廉,宁可相信,那是上面狗咬狗的权力斗争。中国这么大,这年头,难道就只出现过两只大老虎,一个陈希同,一个陈良宇?如果,再高上去的人贪污了,谁敢去查?谁委任谁去查“自己”的滥权贪污?

只有司法无法独立,法律基本靠不住的社会,舆论监督和传媒被骑劫控制的社会,才需要拼命鼓吹贤人治国。如果司法是独立的,管他贤人恶人,都难逃法律制裁,制度绝对比贤人更可靠,也不必搞成一朝天子一朝臣,等到人亡政息的时候,整个社会才来付出彻底洗牌的代价。那些整天宣传和指望贤人救国者,其实已经折射出他们对虚假体制的毫无信心。

在很久以前,马国的马哈迪面对了巫统党争,东菇拉沙里先生搞了个什么46精神党出来,结果,法官并没有听老马的话,判46精神党为非法,反而搞成马哈迪自己好象非法,最后,他告诉最高法官,要嘛,判“令北”赢,别人输,要嘛,我就让你们滚蛋,结果,最高法院一大群法官,全给他滚蛋了,到今天,还有冤无处诉。

台湾总统夫人的SOGO礼卷调查了半天,听说证明是干净的。施明德代表红衫军说,如果接下来阿扁的国务机要费查得不清不楚,无法令人接受,他就要号召百万红衫军,包围法务部。。。。。。

没有人会相信,台湾的司法部门,对阿扁的调查会真的公正,因为,他们正是阿扁委任的,因为,我们亚洲社会,从来没有人对司法和法律有真正尊重的习惯。政府多数是这样,政客肯定是这样,你能怪民间这么想吗?

不过,话也说回来,当人家台湾的司法部门有权传召和盘问调查总统的时候,我们党中央,那年那月,才能走到这个地步。

当党中央看到台湾人天下围攻总统府的时候,把贪污总统当狗来骂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是喜还是忧?会不会因此打消了统一祖国的念头?为什么呢?如果两岸统一以后,台湾这些家伙肯定得教坏大陆同胞,如果有一天不爽了,也来天下围攻党中央或“新华门”,那怎么办呢?让坦克再开出来压不成?

至高无上,不容质疑的权力权威,开始要被老百姓监督的时候,不会是那么容易习惯的咧!唉。。就别统一算了吧?

泰国法律算是有几分可靠,不算太臭。达信首相的人,收买了小党凑足假大选条件作弊,结果,害得几个选举委员会的委员被法院判处罪成坐牢。泰爱泰党在反对党抵制大选后,大获全胜,结果,还是被公正的法律来宣判大选无效。一个国家治国权力的公正获取,还是遵照法律和让法官来判断,而不是那些“高人”一手遮天就能玩包赢。

他的确没有马哈迪那么辛运了,能让法官听他的话,也没办法把自己不喜欢,不听话的法官踢掉。照理,他应该能和许多其他亚洲政府一样,一手遮天,委任自己的人当最高大法官包办包赢,就不知道他是那里手段出了漏子。

亚洲国家,司法较干净,较独立的国家要数日本和韩国。日本检察官铁面无私对党政上司查案的场面常在电视上出现,基本也能把一些党政要员贪污滥权的事查出来,这也许就是长期多党监督平衡机制的制约才能形成的。韩国的司法也有其独立和信誉的一面,许多前总统贪污滥权而被起诉和坐牢,可以看到其法律公正和维护正义的一面。

以色列的总统被检查官调查,还被提控以强奸罪,可见,他们的检察官的确有吃豹子胆,要不然,怎么有人胆敢调查总统大人,总理大人,政府高官?为什么在还没有调查之前,没有人能把他干掉?总统如果被控以强奸罪,那法官敢不敢大胆公正地判他有罪呢?司法真有独立到那么“认真”的程度吗?难道,他们对政府要人这样的对待,在中东群敌的虎视眈眈之下,不会削弱国家的团结?不怕人们对政府信心动摇,不怕政府控制不了人民?不怕回教敌人趁机攻击捣乱?

我们亚洲社会,很难相信这个概念,一国总统即使真有强奸了人,怎么可能有人敢去查他呢?又怎么搞到有人可以去查他呢?这个天方夜谭奇迹性的机制,到底人家是怎么建立的?在亚洲社会,通常如果你怀疑总统或者大人物有什么不妥当,还没完全讲出来,已经被告诽谤而破产了,报馆也不敢报,永远不了了之,查都不用查了。

我们的法律知识不够。有人问我说,以前有人告发NKF的杜莱贪污滥权,结果,被杜莱告了诽谤,共有三个人被法庭判罪,赔钱赔到脱裤了。现在,证明杜莱真的贪污滥权,那么,他们是被冤枉的喽,那么,那些诽谤赔的钱,可以讨回来吗?可以不可以再开庭翻案?法官判错了案,会不会“博”头路?

我只听过“文革翻案”,没听过被错判坐牢20年的人,会得到什么赔偿。我也不知道,法官是怎么来的?他们到底听谁的?法官归谁来管?不听话的法官,会不会像马哈迪的法官那样,叫你滚蛋就滚蛋?(还有,如果连法官都被冤枉了,还能找谁来申冤呀?)

人们说,民主社会的特征,就是法律的公正受到监督和保护,司法必须是绝对独立的,是高于一切的。就像党中央经常信誓旦旦说的:“不管他的官位多高,权力多大,我们发誓一查到底。。。绝不手软。。”(后面看不见的提示:请别误会,这不包括本人及周围其他本人说不可以查的。。。)

党中央是出了名的共产专制政权,他们一党专政,无法无天,一手遮天惯了,人们对他们什么“司法公正”早已不存什么幻想,法官判案时,恐怕一早党中央就把答案交给了法官,如果那个法官敢不听从党中央的指示或者意思去判案,他一定会被滚蛋,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所谓权力的监督,法律的权威,在那里是极富选择性与随人性的,是对下不对上的,到了临界点,就成了另一个故事。

社会正义不断地在沦亡,这世界,真有公正的法律吗?连总统犯了强奸罪都能受刑?后面没有什么黑暗?权力斗争?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30/04/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