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01览:161 打呵欠的面包: 党的重要性不容忽视 作者:雷风雨
主题:打呵欠的面包: 党的重要性不容忽视
作者:雷风雨 09:55am 24/04/2011

今天较早时候我接到一则简讯:“你是否接受了出任候选人的邀请?我想当你的政治掮客替你谈判(Brokering),帮你安排个著名政党的候选人。有兴趣吗?”

这正是过去几年来我一直为文反对的反对党政治。我绝不想由“掮客为我谈判‘议价’”,任何候选人如何这么做,绝不会获得我的一票。

我不知道简讯中所提的是哪个政党,但我想发简讯者指的不是工人党或新加坡民主党,原因有二:首先,这两个政党都有明确的信条,它们不太可能任何人(“掮客谈判”隐含此意)都收归旗下;其二,两党的领袖跟我常有联络,如果他们要我入党,早已直接联络我,何需中间人代理。

对我来说,这种“政党选购”和“候选人兜售”是俗不可耐的行迳。某些人认为政党标签并不重要,尤其是在一党独大、竞选不公削弱所有反对党的新加坡。关键在于推翻PAP。只要承诺打倒PAP,即使候选人是只蠢驴,不论何党何派,都值得我们投票支持。

然而,我认为各政党有其差异,各有其信念和策略,正是这些不同的信念赋予其存在意义,从而赢得选民的尊重。

即便如此,各政党信条的明确性却有不同。工人党和民主党都有体现其信念的党绩可考(无论你认不认同其党绩)。其它政党或无党绩可言,或党史尚浅,还未树立党绩。

正是这些信条不明确的政党较可能招收“经议价” (BROKERED)的候选人。我假定它们考量潜在党员仅要求一个共同点:厌恶PAP。如此政党最让我忧虑。一旦胜选,它们要发言捍卫什么东东? 所以本文一开始,我就说:“经议价”入党的候选人不太可能赢得我一票,勤换政党的候选人以及收留这些候选人的政党也是如此。

* * * * *

民主党的信条大概是最明确的。有些人会使用“最有原则”这样的字眼,有些则会说“最激进”,但毫无疑问,尽管过去两届选举成绩乏善可陈,人们一般知道民主党是个什么样的政党。民主党的网络传播也做得最好,虽然互联网的成效能否转化成公众支持还有待证明。

工人党也有明确的信条,虽然它比民主党更温和。反对者或许会批评它“过于依形势作反应”或“淡化版PAP”,但所有反对党中,工人党似乎在群众支持方面势头最好,因此他们必然有某些东西是做对的。另一方面,政治观察者Terence Chong说:

“可是,在追求中立的当儿,工人党至少在目前不可疏远思想较激进和较倾向自由主义的长期支持者,所以该党的竞选宣言中针对政治、资讯和公民自由法令提出某些激进的主张。然而,宣言在性取向方面则保持缄默的做法,足以说明该党必须保持平衡以赢取社会保守人士的支持。这正是它未来的两难之处,它是否会放弃激进和自由主义的诉求,以更深地植入中间立场的土壤。
– Terence Chong, 海峡时报大选博客,2011年4月17日, Courting the middle ground and young. Link.

尽管民主党对许多课题持相对激进的反对立场而吓走了许多在恐惧氛围中成长的新加坡人,它还是在新报的一项民意调查中排名仅次于工人党。根据民主党网站的图表显示,认为工人党“可靠”或“很可靠”的受访者有43%,民主党则有23%。两党都有约45%到60%选择“不确定”。民主党的“可靠性”显然比工人党较低,值得注意的是,它比其它反对党都来得高,这包括国民团结党和新加坡人民党。

这项调查的结果正是我多年来所提出的主张:信条的明确性非常重要。

* * * * *

犹如所有政党,民主党试图尽量推出最多的候选人。吴作栋当副总理时的首席私人秘书陈如斯和前国防部精神科医生兼基层领袖洪永元都加入民主党阵营。

在介绍候选人的记者会上,陈如斯谈及加入民主党前,曾与国民团结党秘书长吴明盛联络。吴有意让陈到淡滨尼集选区竞选,遭陈回拒,因为他不想在选战中PK国家发展部长马宝山。

陈如斯也在自我介绍中抛出好些内阁部长的名字,说跟他们很熟稔。

在答问时间,一名记者问他如果不愿对朋友质问或与朋友进行激辩,当选后如何有效执行反对党国会议员的职责。陈如斯的回答像是什么竞选是首阶段,进入次阶段时就应该没困难云云。

我没准备报道这场记者会,当场没做笔记,所以手头上没有他确实的谈话记录,但我的感觉是这首、次阶段的说法相当怪,老实说,难以令人信服。我不知道海峡时报的那位记者是否满意他的答复。

后来我有机会提问,我选择就该记者的问题追问下去。我的问题是,陈如斯决定加入民主党,是因该党主攻的选区没有他的PAP朋友上阵,或者因为他真心相信民主党植根于公民自由的信念?

陈的回答像一辆失控飚出大道的车子。他起先说,团结党给他机会在马林百列出战吴作栋,他觉得办不到。这个答复似乎是说“选区选购”的比重胜于认同民主党的核心信念。然后一个轮子脱离车子,他说:“所有的政党宣言都一样,”这时我改变主意,我觉得我必须写下我听到的和我的看法。

如果说所有竞选宣言都一样,是否意味着政党不重要?候选人怎么可以忘掉代表党是他的职责?陈如斯是否认为自己的公信力大于党的公信力,以至他觉得个人至上,民主党候选人的身份其次?

这是我的想像吗?不,因为他较早时对自己的党有这样的看法:

“党的形象已经变得更温和,这必须归功于徐博士。他改变了,他进步了,他吸取了教训,”他对挤满一室的新闻工作者和民主党支持者说,坐在他左侧的民主党秘书人徐顺全显然有点退缩。 -- 海峡时报大选网站,2011年4月22日, ‘Perception of SDP has changed’. Link.

呵,我思忖,低估民主党因抗议而创造品牌价值的光荣史是个十足的错误。该党的最大长处正是坚守原则。没错,要以诸如民权这类被视为抽象的东西来赢取广泛的支持无异于攀爬悬崖峭壁,可是人民如果没有持有异见并通过言论和集会自由表达异议的权力,所有经济或社会的绝佳替代看法就一文不值,因为当政者不是听不见,就是置之不理。

陈如斯多说了几句后,想必觉察到他的车子掉进了沟壑,赶快宣称,是的,他坚守党的信条。“人权是基本的权力。”

* * * * *

民主党试图引进更多党员的当儿,同样面对一个常见的问题:稀释、信息混淆以及我所谓的“天后危机”(diva danger)。可是,政党不致力吸引更多人入党,将无法茁壮成长,所以我很高兴看到民主党面对这一问题,并非是我幸灾乐祸,而是因为这其实是该党开始成长的迹象。

无论我对陈如斯作为候选人的首个记者会所作的批评有多尖刻,大家实不必感到一切无可救药。他提出的替代经济看法相当了不起,毕竟衡量一个人的真正标准在于他适应得有多快,而非他是否是天生完人。新加坡的反对党政治举步维艰,敢于投身其中的人都值得尊敬。对他们每一个人来说,学习曲线绝对是非常陡峭的。

然而,民主党在成长的过程中必须做到工人党很久前即已做到的,那就是在党内解决上述问题,确保党员都签署认同党的宣言和纪律。今天,这种党纪已成为工人党的一大资产。千万别忘记一人当不了政府,甚至构不成影子政府。政府需要一支志同道合、团结一致的团队。若无强大而具有凝聚力的反对党,反对党政治将裹足不前,难成气候。

来源: http://yawningbread.wordpress.com/2011/04/23/importance-of-parties-should-not-be-overlooked/#more-3899


本文修改于: 4:04pm 24/04/2011



大马华人网站

雷风雨 24/04/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