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编选文章
04览:322 PAP政府在公共组屋政策上,有没有残民以自肥? 作者:费言
主题:PAP政府在公共组屋政策上,有没有残民以自肥?
作者:费言 9:48pm 18/04/2011

回应: 早报新闻:马宝山谈工人党政纲: 降低屋价等于资产贬值 作者: 费言 9:35pm 18/04/2011


马宝山为PAP的组屋政策圆谎,已经几乎花了20年时间。

这20年来,作为反对党议员的詹时钟和刘程强,曾多次在国会质疑,为何建屋局卖给新加坡人的组屋,为什么几乎和私人公寓一样贵?马宝山都用许多似是而非,或者以什么“组屋得到政府的大量津贴”的借口推搪掩塞过去。

大选将近,估计他已经知道自己“死期将至”,慌乱的辩解已经几乎口不择言,可见他的惶恐程度。

最近,他又慌张提出两个古怪的论调去反驳工人党和刘程强。

1. 他反驳工人党政纲: 要求降低屋价,等于让新加坡人拥有组屋的资产贬值。

2.昨天他又说:工人党提出压低土地售价以建设廉宜的组屋,这等于在“掠夺”国家储备,而土地是由总土地估价师估价的,土地是国家储备的一部分,必须由民选总统看管。

为反驳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提出的“调低土地价格,进而下调新组屋售价”的主张,黔驴技穷的他,就提出这两个不堪一驳的烂理由。

被PAP折腾玩弄了几十年的新加坡人,已经日渐觉悟了。说到底,马宝山假装不懂,也以为新加坡人和他一样蠢,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其实95%拥有组屋的新加坡家庭,是绝对买不起第二间屋子住的,除非他们卖掉组屋然后离开新加坡,要不然,他们只能够卖了组屋,然后让整家人在马路天桥下睡觉过日。以前有几个敢死的家庭,买了组屋然后躲到海边或丛林去露营,结果被环境部和公园局的人驱赶。

虽然也有许多人在转换组屋的时候赚了些钱,但同样的规律,你再买回组屋的时候,将付出更高的价格,不得不把赚到的那些再吐回去,最终付出更大的代价,无论何时何刻,作为开发商和大地主的建屋局和土地局,肯定是赚最多钱的人。

在最根本的本质意义上看,新加坡人所谓拥有的组屋资产或财富,完全是个好看不好吃的“纸上富贵”,而这些常在PAP和马宝山嘴巴里所谓的增值和资产,却让几乎所有新加坡的普通家庭,几乎穷一生之力也无法还清,人人都背上一辈子的屋债,一辈子必须辛苦做牛做马去当PAP社会控制策略里面的“屋奴”。

他们每天却还在讲风凉话,每天在讲新加坡95%人口拥有政府组屋的光荣业绩,每天在夸夸其谈说他们在建设“人民负担得起的廉价组屋”?

他们千方百计在误导新加坡人,企图掩盖“政府组屋”做为被彻底控制的一种特殊商品的本质事实。

新加坡政府组屋这种特殊商品,无论买卖,无论价格,无论用途,即使出租个房间,都必须完全由政府严密控制。(最近,才有30多家组屋,由于“非法”出租,而被建屋局通过法庭和建屋局法令充公。)如果有人否认这种事实,只要去问马宝山,为什么你常提的这种资产增值的鬼东西,既然是我千辛万苦,用我花花绿绿的真金白银还钱购买回来自己的资产,我为何不可以拿去银行抵押贷款,就换几万元来医病或救穷救急?

马宝山说:要求降低屋价,等于让新加坡人拥有组屋的资产贬值?

所谓“PAP让你拥有组屋资产。。。”,“PAP让你的组屋资产增值。。。”等等这种纸上富贵,画饼充饥的空洞的谎言,却让新加坡人相信了30年。

组屋既然是一种无法自由买卖的商品,就算是贬值到一间价格剩下一毛钱,它“只能住,不能买”的本质意义又会改变多少呢?组屋价格和买卖规则,既然是由政府一手操纵控制的,为什么不敢透明公开组屋的土地成本和建筑成本,然后老实告诉新加坡人,我就是偏偏要榨你的油,吸你的血,赚你们这么多钱,买不买随便你?

总归一句,如果你不敢、或不能终有一天卖掉组屋离开新加坡,组屋只是让你一家吃饭睡觉和大便的四面墙,为了这个和酒店功能差不多的四面墙,你得花一辈子30年的辛勤劳动还付不清,而他们却把这叫做“负担得起”的廉价组屋?这天价组屋的大量利润都落到谁的手里呢?新加坡人心里都有数。

对于大部分被组屋和生活费压得无法喘气的中下层新加坡人来说,无论他们拥有的是表面市价30万元的3房式,45万元的4房式,或者55万元的5房式组屋,这些数目字对他们其实都毫无意义,除非有一天,这几十万元都变成现款,让他们可以用得上,让他们不用被生活费压得弯身弓腰,但是,他们到时是不是准备睡在马路边呢?因为,建屋局一早已经把他们寻找其他栖身之所的机会完全围堵得密不透风了。

许多人说,新加坡人是在“捧着金盆当乞丐”。住在流血流汗30年还不清、表面价值几十万的组屋里面,许多人却需要向社会发展部申请每月400元的救济金?需要政府发出3000元的就业补贴金?需要政府给他每五年大选的时候帮他津贴350元的水电费?这些号称第一世界政府的新加坡领袖们,难道自己不觉得滑稽吗?

马宝山说:工人党提出压低土地售价以建设廉宜的组屋,这等于动用国家储备,而土地是由总土地估价师估价的,土地是国家储备的一部分,必须由民选总统看管。

忘了马宝山是不是新加坡出生的,还是外来的移民人才?他对新加坡的土地征用历史似乎一知半解?

新加坡的土地,是新加坡独立的时候,上帝免费赠送给全体新加坡人的,只不过,新加坡人选了PAP当政府来代管这片土地。而建屋局也好,PAP也好,从来都不必付出一毛钱来付还“土地拥有权”。

建屋局用于建设组屋的土地,绝大部分都是政府这30年来,通过国家土地征用法令,从乡村人民手中征用“掠夺”回来的,当年,李资政还为新加坡人民的顾全大局,全面配合政府的征地计划而受到感动。在任何国家的强制土地征用过程中,发生暴力抗争是很普遍的,但在新加坡的土地征用过程却非常的顺利,为什么?因为新加坡人都相信PAP的话,“他们征用土地是为了要给我们建设既漂亮又廉宜的组屋”。

当年,每一公顷乡村土地的征用代价只不过是2-3万元新币,还必须包括里面的猪寮、菜园、鱼塘、榴莲红毛丹树一起算才有这赔偿数目。

好笑的是,在今天,我们看到这长草的几公顷面积,却以几千万元投标价卖给房产商去开发私人房产建公寓,更好笑的是,我们马宝山部长多年来都坚持,组屋建设的土地价格,必须与“市场价格”挂钩?也就是说,号称廉价组屋的建设成本,土地成本是以卖给有钱人建私人公寓的价格来算的,然后再搞出名目众多的各种组屋购买优惠和津贴来迷惑你的眼睛,然后再找专家算给你看说,这是你绝对负担得起的,负担不起就是你自己有问题。。。。。

当工人党提出压低土地售价以建设廉宜的组屋时候,他说“这等于动用“掠夺”了国家储备,而土地是由总土地估价师估价的,土地是国家储备的一部分,必须由民选总统看管。”

国家的土地,竟然还不可以拿来“老实和原价”地建设廉宜的组屋让自己的人民有个栖身之所,还非得谋利大赚一笔不可?哪PAP和建屋局这30年来告诉新加坡人的“居者有其屋”计划,几乎难道全是个骗局?国家土地局变成了唯利是图,待价而沽的卖地奸商?PAP政府的建屋局,把他们承诺为新加坡人建设廉价组屋的政治任务,都丢进了垃圾桶,自己成了新加坡最大最赚钱最发财的房产开发奸商?PAP终于露出了自己“奸猾伪善”的狐狸尾巴,成了全世界靠搞房地产赚自己人民的大钱,最发财的奸商政府?

国民团结党的吴明盛说:“建屋局违背社会契约 祸害子孙后代!”他真是说对了,PAP的确出卖了诚恳支持他们这么多年的新加坡人民!

马宝山连民选总统的神位都搬出来了,看来,他还是要继续硬拗,还是要继续强词夺理!

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起码买得起住得起一间组屋,包括反对党以及每一个新加坡人,都必须在这次大选中,彻底质疑和否定PAP利用组屋价格“残民以自肥”的无良政策。要求PAP透明地向人民公开组屋的真正地价成本和建设成本,要他们清楚交代和承认,这些年来,PAP政府在组屋建设和销售上,有没有“残民以自肥”?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8/04/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