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02览:063 人头猪脑管义山,厕所臭气熏天,鬼都不敢进。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主题:人头猪脑管义山,厕所臭气熏天,鬼都不敢进。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1:08pm 06/04/2011

人头猪脑管义山,厕所臭气熏天,鬼都不敢进。

昔市麻坡路7英里有一座义山叫“中华义山”。本来是由昔市几个中华同乡会联合成立的中华义山委员会管理。

这个义山委员会管理的义山共有3个。一个最古老的叫“一支公司山”,是在银旺路一里处,和东方花园隔离一段地。是一段8亩的地。就不知道半夜三更有否美丽的女鬼鬼魂到东方花园招摇过市吗。没人见过。

这座义山离开昔市是一英里。一英里福建人叫“一支”。那么,这座义山被称为“一支公司山”是名符其实,也不虚传。因为是在一里的地方,又是大家公司住。所以叫“一支公司山”。

第二座是利民立公司山,是在昔市麻坡路2里的巫金利民立的马来乡村里。大约是3亩地。

另一座已经从地球上消失掉,连google的卫星也找不到这座义山。目前昔市除了令伯,已经没有人知道原来那地方还有一座“迷你”义山。另一位知道的活到90岁在一个月前已经蒙主恩招了。

这个迷你义山是在昔市麻坡路4里半和加什路的三角区,不到一亩地,上面只有十多二十个坟。那些坟因为没有人照顾,都被马来乡民铲掉在上面建屋子。

最后及最大座的义山便是上面讲的“中华义山”,大约是80亩宽,分新旧山。旧山是在昔市麻坡路7里,新山是8里的巴都安南路。

华人管义山都是心不在焉,从来没关心义山的边界,不是把死人埋在隔邻的地上,就是义山地被人家霸去种树胶棕油也不管。据令伯所知,丁能有一座18亩的义山被人家霸去种树胶,甘光丁雅一座7亩的“两广公司山”被人家瓜分去种树胶,昔市麻坡路8里巴都安南路有一座10亩的也被人家霸去种油棕。加上上面讲的“迷你义山”,总共是36亩的义山被人家霸去霸到蒙查查。

还有,上面讲的“一支公司山”因为是在联邦大道边,加上才离开市区一英里,隔壁已经是花园。很多有权有势者看到口水流3尺。据说很多年前已经被某个他妈被狗公打种生下的发展商通过“官系”申请掉。

为甚么连公司上都会被人家申请掉 ?

讲来话长,历史更加长。这座“一支公司山”在百年前不是公司山,地主住在红牌附近。这和甘光丁雅那座7亩的“两广公司山”一样,是人家有牙兰的园地。可是,地主也不关心自己的园,让茅草生长。加上隔壁有一段一亩的天主教坟场。

在这种神差鬼错之下,当时的人以为那片茅草芭也是公司山。于是,家有人瓜掉,或当时南来的猪子死了,家人或同事便将他用草席捆起来,三几人把他那条咸鱼扛到那天主教坟场隔壁的茅草芭,挖一个洞把那条咸鱼丢进洞里埋了。然后作个番薯堆,表示有番薯种在此。

怎知,一人上山,万人跟。连当时瓜在医院没人认的咸鱼,管他娘的是华人,印度人,马来人或是福建人讲的“夭寿仔”,通通叫公司工用三轮车推去种在那个茅草芭里。

园主可能是看到自己的园不知几时被人家拿去种番薯,又无奈何。加上一百年前要芭多的是,可先砍和种了东西才申请。便把那段芭让给人家“种番薯”,再也没有还地税。于是就变成了政府地。

也就那样,那段芭就变成了“一支公司山”。

大约在60年前,昔市几个华人乡团发现一支公司山已经种满了番薯,便在现在的7里中华义山申请了那段80亩的义山。

事实上,7里的中华义山在120年前已经有人在旧山种了番薯。那些番薯是由现在的德冰丁宜和池龙园及附近地区扛去种在那里的。所以,几个乡团才看好那80亩芭是上等种番薯的地,便申请来种番薯。

当地申请到了,几个乡团,即是琼州会馆,潮州会馆,广西同商会,客属公会和广肇会馆便成立了“中华义山委员会”来管理中华义山,一支公司山和利民立义山。

这3座义山,只有中华义山是受政府承认的义山,另两座只是种番薯。那些中华义山委员会的理事个个都是人头猪脑。这包括一位我叫“四公”的公辈人物。完全不关心义山土地主权是谁的。只会爬上位子当个“理事”。

假如他们关心查土地主权,发现不是自己管的义山,只要“补”申请,将有关地段例为“义山”地便可。在60年前要向红毛人申请将“无主”种番薯的地例为“义山”地可说是易如反掌,根本不必吹灰之力。今天那地是寸土寸金,难啰。好难啰。各位鬼老兄,你们自己保重啦。

但是,那批人头猪脑因为不关心义山地问题,便留下了后患,连种番薯的地也被人家申请去。真正受政府承认的丁能18亩和巴都安南路10亩的义山地却被人家霸去种树胶和棕油而不知。这就是华人“关心”公益的表现。

大约在35年前,另一批人便成立了一个什么“昔加末华人福利会”。他们去游说那几间华人乡团,把中华义山的管理权交给他们。据说,他们除了把中华义山的管理权交给了他们,也把中华义山委员会的存款70千一起移交给了他们。

只要能关心管义山,谁来管令伯都不反对。可是,令伯不看好他们。因为其中有人是“唯利是图”的家伙。为了能拿到甘马仙,敢敢把别人介绍给马化合作社的路边屋业发展地讲是没有路到,又是芭窑。他介绍的在新村后面讲成是大路边的吉地。

这种人的“心”不好。心不好就必须开刀。结果,开瓜掉。有人问某某人怎死了。令伯告诉他们,他的心不好,必须开刀。怎知,开死掉。

那么,中华义山由华人福利会管理到怎么样。大家一定很有兴趣知道。单单看上面的标题,读者就应该知道一二了吧。

他们只由几个乡团处“接管”中华义山,没问未亡人同不同意便乌龟假大爷说是中华义山管理人,也学中国的毛猪席改国号。把中华义山改为“华人福利会义山”,害到由中国来的孤魂野鬼要到中华义山找鬼亲戚或鬼朋友找不到“中华义山”。

死人地接管后,接着是喊“起价”。华人死无葬身之地对不起祖宗十八代,起价照付钱。问题来了。

这公司山地是政府给华人种番薯的,你他妈收未亡人的钱是什么钱 ?是卖地钱或是未亡人因家人用掉阿公一片地,信托一笔钱给你,以后买地给别人种番薯。

假如是卖地,地是你的吗。就算是你管理,地未必是你的。给你管理就是你的,银行经理管银行,银行是他的啰。园丘经理管5千亩的园丘,园求也是他的啰。

代管理义山,所收到的钱是“信托”在福利会或是福利会的钱 。这种钱“不能”说是福利会的钱。

假如是未亡人信托福利会管的钱,每批准人家用一段地种番薯,是不是应该在账簿借现金8千,贷种番薯地基金8千 ?

可是,昔加末华人福利会并没有“买种番薯地基金”这样的一个户口,所收来的钱都当着是福利会的财产。留下的后患无穷。只要福利会有甚么冬瓜豆腐,未亡人所信托的买地钱和用信托基金买的不动产便“泡汤”归政府所有。因为福利会事实上根本一分的资产都没有。

福利会管的钱一涨,便买了中华义山隔壁的一段6亩树胶园。目的当然是要用来种番薯。

买来的地是以“信托人”的身份注册吗 ?当然不是。这样脸上无光呀。一定要注在令伯“华人福利会”的名上。这样,令博才是“地主”。威咧。后果呢 ?往下看就知道啦。

一亩地可以种150箱番薯,一个番薯箱地8千,150乘8千便是RM1,200,000-00(1百20万)也。好捞吗 ?买来一亩是15千,花5千开路,成本2万卖1百20万。真是比部长夫人偷赚不知好捞几十
倍。

当然,不可能一下卖完。假如一下卖完,昔市的人必须是中到核子辐射,一下子瓜掉几百人。

我们计算一年老死16人,3人撞车死,1人马上风死,共20人。20 X8=160千也。有160千,扣掉10千费用,还有150千。

为什么一年收到未亡人150千的信托基金,没有去还那6亩地,一年近25千的地税,拖欠了几十万的地税 ?后果会是怎么样 ?

上面我讲过,华社领袖管理公事,心不在焉。从新闻报导看来,不是单单昔加末福利会欠几十万的地税,别地方欠百万有之。为甚么 ?

原来华社有很多“乌龟假大爷”,不会假会。他们认为,树胶园地要拿来种番薯,也必须改换用途。于是便向土地局申请“ubah syarat”
将树胶园ubah 为冥府花园。

土地局收到申请书,便派人去查写报告。报告显示,附近没有住家,是上等种番薯地,便PASS(多一个S,不是回教党)。

按照富贵山庄冥府花园的地税收地税。合理。因为别人冥府花园的地税这样多,依法,你的也是这么多。结果,富贵山庄没有欠地税,自己却欠了一百几十万。

逼到最后,土地局只好采取法律行动。到那个时候只有两条路之一可走。第一是像我条令那样,头底底去还完所欠的地税。第二是不还等种番薯的地被充公。

种番薯的地也有人要 ?这是当然的。不然为甚么上面讲的“一支公司山”会被人家申请去预备在上面建花园呢 ?

事实上,那些乌龟假如不假大爷,用脑想一想便会发现,很多同样的东西是不同性资的。明明都是养牛,一个养牛必须要有“礼申”,另一个人养牛连狗屁礼申都不必有。为甚么 ?

牛王养牛假如没有礼申,兽医局就喊“当甲”,令伯养牛狗屁礼申都没有,兽医局连哼一声都不敢。为甚么。

告诉你们,令伯在乡下养的牛是“Live stock”。牛王养牛“Enterprise”。令伯养牛是“找生活”鸡王养牛是搞“企业”。两者相差一万八千里。所以,令伯养牛不须要礼申,他必须要有。不然,茉莉花也会在马来西亚生长起来。

存下的,为甚么种番薯地的地税那么贵,你们慢慢想。讲出来那些假大业学去就变成了真大爷。

昔加末福利会在中华义山建的厕所也是人头猪脑想出来的。连们和洗厕所的水都没有。大小便没冲洗,臭气熏天,连鬼都不敢进,何况是人。特别是姑娘们。

当他们被拜山的人鸟一吨,便说,门人家会偷,沙里人家也偷,义山没有水管,那有水。

真是人头猪脑,乌龟假大爷。要当义山管理不会用脑想的吗。不会可以写求救信来给令伯喊“救命呀敦符,如何解结义山厕所臭气熏天”呀。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1年04月06日
请朋友上下列网站看本文。也可以转载下载。
大马论坛: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

作者电网址:penisular@live.com.my

电话:012-7059613(中午12点到下午3点)
不论是读者或网友,对买卖房屋,土地,领取遗产,离婚,立遗属,所得税以及其他问题有什不了解。尽管电邮来问。特别是住在大城市者,不会要问谁。问律师一开口服务费是RM150-00 有时他还会吓你。这样他才会有案可办。你把RM150-00省起来,由我免费告诉你。

注:版权没有,翻印转载下载不究。也欢迎读者将任何本文作者的文
章转贴他处。





大马华人网站

敦符国荣博士 06/04/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