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01览:197 国阵朋党这回不发就发神经啦。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主题:国阵朋党这回不发就发神经啦。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12:17pm 31/03/2011

国阵朋党这回不发就发神经啦。

大家快快去找一份2011年3月28日星洲日报的大柔佛,打开JO 04版看一看,是不是有一个大大的标题写“苏巴马廉。整治麻河。根治昔水灾需5亿”。

这一回国阵的朋党要是不发就一定发神经啦。因为分到工程的朋党一定发,分不到的没财发,怎不会想到发神经呢。

人 !除了令伯这个不知道钱是啥冬冬的不要钱,天下能有几人懂钱是什么的不要呢 ?看来只有佛祖,耶稣和回教先知默罕默德了。各位读者说是不是呀 ?

所以,天下只有两种人不要钱。一种就是令伯这样的人啦。因为令伯不懂钱是什么来的。不懂钱是什么的人怎会要钱。第二种人懂钱是什么。但是,他们也不要钱。因为他们是“圣人”。

国阵的朋党是钱多多益善。他们是“国阵Tolong他们,他们Tolong国阵”。国阵不制造商机Tolong他们,他们又何来有钱Tolong国阵。这便是“一陆马来西亚的首相拿鸡所讲的“我帮你,你帮我的 gua tolong du,du tolong gua”的国阵议程。

这个议程的行使方法,我已经在“致:昔市2011灾民”的信中讲给昔市的灾民听了。那些没有看到的可以上大马坛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 查看2011年3月21日的贴文。

只要你看了有关文章,你就会了解“为甚么国阵万能政府越拨款要解结水灾问题,下一个水灾会更加严重”。因为他们的拨款的目的不是要解结水灾,而是利用那笔钱来“制造”另一场更可怕的水灾。以便能从国库里搬出更大笔的钱来制造更大的商机。这一点可由2006年的水灾到2011年的水灾看出来,拨款是一笔大过一笔,水灾也一场大过一场。

2006发生了昔市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水灾,国阵万能政府拨了3千万说要解结昔市的水灾。到2009年这笔3千万花光了,挖深挖宽和清理河的工作和建大龙沟的工程也完成了。国阵的国州议员和一些华社草包领袖便争先恐后排队上报,口沫横飞的几乎拍烂了胸膛的告诉昔市选民,昔市从此脱离“水灾”。

怎知来了一个2011年的更可怕的大水灾。这一回又有借口喊拨款。于是,又拨6千万要来开河了。

他妈的,才6千万怎够朋党分 ?所以苏巴马廉(应该叫做“输怕马脸”)便在上面的大柔佛讲“6千万不够,需5亿”。

我们来看看,3千万制造出6千万,6千万制造出5亿。5亿会制造出
什么数目 ?这里偷偷告诉大家,是8亿。8亿后呢 ?从此麻坡河便成了国阵朋党的“铁饭碗”,每年会有清理河口堆积的泥沙大工程,除非国阵倒台。

这3千万,6千万,5亿和8亿花光了能解结昔市,武吉哈逢,隆曼,坤兰乌鲁和班雀的水灾吗 ?

令伯又偷偷告诉你们,不可能。而且,会制造更大的灾难。麻坡市区上流的Sg.Abong 到金枝路可能会面对大浩劫。为甚么 ?

理由很简单。会发生水灾是因为河水泄堤造成。河水没泄堤,河的两岸平原怎会有水制造水灾 ?要把平原上的河挖深挖宽来解结水灾是“拉牛上树”。可能吗 ?

输怕马脸在上面的新闻报导说,昔市水患并非早前政府宣布拨6千万令吉就能获得解决,估计需要耗费5亿令吉整治麻河,才能一劳永逸根治水患问题。他说,这5亿令吉全面整治麻河的款项,包括在指定的河段设立蓄水区,挖深河道,加宽及拉直河流工程。

他说,根据天然资源与环境部进行的调查显示,在昔加末河流进行挖深河道及加宽河流工程,仍不足以应付庞大的雨量,因此必须从贯穿昔县及麻县的麻河下手,才能解结问题的根源。

笑话,不足应付庞大的雨量。几大?请把1952年,1962年,1969年,1982年,2006年和2011年的昔市河上流的雨量表拿出来对照对照一下,2011年的雨量是不是“最庞大”。

国阵万能政府自2006年大水灾拨款挖深挖宽昔市上流的河,我写了一篇文章大鸟国阵“制造更恐怖的水灾”。不幸言中,2011年的水灾比2006年的水灾更加恐怖,害到我两个屁股痒的朋友被河神招去做了女婿。

2011年后又拨6千万要开河。假如河的方向开的对,昔市的水灾是能够“降”回1962年的水深,但无法“根治”。这已经把2011年的灾水深度降去60巴仙,亚罗拉一些地区将会脱离水灾。

可惜,据我所知,这6千万是要用来征用土地,从甘光爪哇开一条河进入白桥的芭窑银旺河后进入Sg.Kenawar后又接上Sg.Chabong下流的Sg.Kenawar.

这条Sg.Kenawar是银旺河过了白桥河的火车桥的那段河流。

这条Sg.Kenawar 未和Sg.Chabong会合前事实上也是银旺河,怎一过白桥的火车桥会被命名为Sg.Kenawar就不得而知。

Sg.Kenawar先是向北流,穿过芭耶布赖的桥向西北,到了和Sg.Chabong汇合后又向南流穿过甘光波莪的桥又向西南流。问题便是它先向西北流。

昔市河一过火车桥泄堤的河水是向南流,正好和西北上流的Sg.Kenawar 河水“撞”个正着。在这种情形之下,强水必阻弱水。请问从甘光爪开一条河把水引进白桥的芭窑,水能往下流吗 ?

不能够,一部分的水便依昔加末河几万年前的老祖宗路线通过芭窑天裼进入麻坡河。

由此可见,挖深挖宽Sg.Kenawar 是白花人民的钱。因为这是错误的方向,无法解结昔市水灾问题。

花5亿去挖深挖宽和挖直麻坡河也是不能解结武吉哈逢,坤兰乌鲁,隆曼和班雀的水灾,反而制更可怕的灾难给麻坡的居民。因为把麻市上流的和挖深挖宽和挖直,正是昔市河上流被挖深挖宽和清理的“翻版”,制造了2011年的大灾难。

天然资源与环境部难道肚子是装草,脑袋装米田共。他们不知道发生水灾是因为河水泄堤造成的吗 ?河水一泄堤,河岸两边的平原便是河水往下流的必经之地。

我们假定两边河岸平原平均宽一公里,即是一千公尺宽,泄堤水深平均5公尺。

那么,草包国会议员输怕马脸说要挖深挖款和开直麻坡河就能一劳永逸的解结昔市和下流地区的水灾问题是否可能 ?

挖深挖宽河的泥土假如是载走拿去卖给星加坡填海,还有一点作用,假如是把挖上来的泥土倒在河岸的平原,根本是福建人所讲的“拿令叫接鼻子”。

大家想想看泄河堤的水是一千公尺宽,水深5公尺。国阵的万能政府有可能把麻坡河开宽到平均500公尺(不要拿麻坡市区的麻河宽度来比较),平均深度10公尺吗 ?绝对不可能,最多是平均宽度200公尺,平均深度是10公尺。这个宽度也可能不能达到。我们假定能达到吧。问题能解结水灾吗 ?

大家想想看,把200公尺宽深10公尺的河泥挖上倒在河岸平原,一边只埋掉100公尺深10公尺的泄堤河水,还有800公尺宽深10公尺深的洪水在两岸,水量也一样的多。不同的是,一部份在河岸的水跑进河里而已。水灾照样存在,灾害不减反增。这正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因为河一深,河岸的泥沙便会崩。

不要忘记,麻坡河在几十万年前是彭亨河。后来彭亨河断节向东流去汇合今天的“旧彭亨河Sg.Pahang Tua”。可是,由金马仑发源的彭亨河水量在年尾“超量”而旧彭亨河又是九弯十八曲。于是,便直冲,开了今北根的彭亨河进入南中国海。很多人并不知道彭亨有两条彭亨河,更不知道麻坡河是原来的彭亨河。

彭亨河断节改道去现今的北根是一件好事。因为现今的麻坡河水量减少了一半,也制造了麻坡河一部份成了九弯十八曲。这么一来麻坡河的河水便失去“冲力”,也不会把内陆的泥沙冲去阻塞麻坡河的河口。

可是国阵万能政府的屁股开始痒,要花5亿去挖深挖宽和开直麻坡河和九弯十八曲的河道制人为“浩劫”,又无法解结水灾的问题。这,除了制造商机以外还会是什么 ?。

我们不要忘记,几乎全马来西亚的河流两岸80巴仙都是平原。而这些平原的河岸全是“泥沙土”,不像非洲尼罗河上流全是石头。这种河有九弯十八曲的河岸将会保护河口免堆积泥沙和保护下流免于“闪电式”的洪水灾难。

假如我们把麻坡河挖深挖宽又开直弯的地方,麻坡河岸便会开始被河水冲崩。加上不可能连现有的桥也挖掉再建过。这么一来,麻坡河的河床便出现高低不平。

这可是“致命伤”的河床。因为河床出现高低不平,便会产生有如日本海啸子拿米的“河床波浪”。这种波浪能把河床和河岸的泥沙“滚”带“冲”通通送去堆在河口。

谁要知道河水产生波浪可怕不可怕,可以到昔市苏丹街看一看这一次水灾产生的波浪是怎么样的可怕,连挡河堤的铁板都被冲弯掉可想而知。

只要麻坡河口一阻塞,麻坡的Sg.Abong 到金枝路,包括麻坡大医院就请上帝保佑啦。阿门。

花了5亿不能解结水灾问题,反而制造更可怕的洪水浩劫,到不如另想简单又有效的方法。

这几个地方,昔加末的水灾是人为造成,是可以降低。武吉哈逢,隆曼,坤兰乌鲁赫班雀是无法避免的天灾。因为当年没有道路到这几个地方,除了班雀是园丘市镇,其他都是甘光市镇。没有道路,靠河为交通,市镇当然是建在河边啰。

当年因为内陆有很多大森林,即使到了年尾发生水灾,水是慢慢上升。怎会像今天闪电式的到来。

我们要花5亿去做一件没有效果的事,倒不如花1亿制造有效果的同等事呢 ?。

假如国阵万能政府叫我选择如何解结这个水灾的问题,我会像下面那样去处理:-

把坤兰乌鲁,隆曼和班雀整个市镇移去高地。因为坤兰市镇的老爷店还不到30间,住家大约是50家。隆曼的老爷店可能是10间,住家20间。班雀老爷点大约是30间,住家大约50间。这么一来,这3个地方的老爷店才70间,住家130间。

假如政府征用地后建店屋,一间双层的店算2百千,一间住家80千。70间店X RM200,000 等于1千4百万。130间住家X RM80,000等于1千零40万。

那么,即使政府花钱征用土地建好了店屋“免费”送也只不过才花掉2千4百40万而已。

好吧,就算我算错,加两倍。那也只不过是4千8百80万吗。唉呀,再康慨一点,建多一些店屋便宜便宜卖,顺便贷款,只收2巴仙利息。吓死老虎花1亿吧。这1亿的5千万是可以收回的。那也只不过是5千万啦。

这可才是“一劳永逸”的把问题解结掉。什么他妈挖深挖宽和开直河都是他妈奶奶的朋党建议。这样他们就能“一劳永逸”的袋袋平安。挖深挖宽和开直了河。河口被泥沙塞了,又能像挖丰盛港和彭亨河口那样把泥沙挖起来倒到上流。每年上流的泥沙又被冲去塞河口,3几年又必须花4千万挖河口。这可是“一劳永逸”解结朋党的吃饭问题。

早两年,柔佛的国阵万能政府花4千万挖丰盛港河口的泥沙,我们算一算,不是花掉4千万,是1亿呀。

因为我们眼红星加坡填海增加版图宽度,不卖沙给他们。不然我们可以省下4千万挖沙费,叫星加坡自己来挖,沙卖给他们也能入袋几千万。不然他们必须到老远的越南和柬埔寨买沙,交通费吃死。

眼红症害到我们花掉4千万,又没赚到几千万。总加起来,他妈的,不见掉1亿呀。朋友,你知道1亿是多少吗。

令伯告诉你,1亿可以到吉兰丹买3千亩的油棕园,可以到沙巴买5千亩的油棕园。天下有几个个人有3千亩的油棕园呢 ?令伯要是有就好。

那么5亿花1亿搬那几个小市镇,存的4亿可以买2万亩沙巴的油棕园。2万亩的油棕园一年赚5千万,十年里连昔加末银旺路和整个亚罗拉区也可以搬走拉。搬走后,2万亩油棕园还在。

由此可见,国阵万能政府的脑子一定有问题。

脑子有问题你选他们当政府,你的脑子也有问题。你最好去神经医院看“神经医生”。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11年03月31日
请朋友上下列网站看本文。也可以转载下载。
大马论坛: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

作者电网址:penisular@live.com.my (旧的电邮址问题饱和,不能进了)

电话:012-7059613(中午12点到下午3点)
不论是读者或网友,对买卖房屋,土地,领取遗产,离婚,立遗属,所得税以及其他问题有什不了解。尽管电邮来问。特别是住在大城市者,不会要问谁。问律师一开口服务费是RM150-00 有时他还会吓你。这样他才会有案可办。你把RM150-00省起来,由我免费告诉你。

注:版权没有,翻印转载下载不究。也欢迎读者将任何本文作者的文
章转贴他处。



大马华人网站

敦符国荣博士 31/03/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