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117页
01览:090 四十年目睹之怪现象——2011.03.26 作者:李显涛
主题:四十年目睹之怪现象——2011.03.26
作者:李显涛 12:48pm 26/03/2011

 麻雀下鹅蛋  之

     四十年目睹之怪现象
  辛卯月 庚辰日

    根成3月23日以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身份,在介绍第二批三名新候选人的记者会上说:“我们引进新人不是为了展开一场革命。他们是为了参与制度和政策的演化,并成为团队的一分子,以确保新加坡的前途有保障。”

    如果对目前的新加坡政局稍有不满,或者认为有改进的空间,黄根成要大家只选代表既得利益的执政党新人,虽然可能阻止流血革命,但也不可能带来“制度和政策的演化”,只能促成加固和僵化,以确保行动党的“前途”有保障。

    番说话却引起早报两位托儿的共鸣,尤其是白士德,脑海还出现画面,他说: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黄根成星期三以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身份介绍候选人时提到的“革命论”,很能引起我的共鸣。我当时在场,听了脑海中立即“重播”北非和中东爆发“茉莉花革命”的画面。

    穿了,这是故意误导人们对于民主选举的思考方向,因为所谓民主选举就是要确保政权的和平交接,无需上街头抗议去流血冲突,故意这样提无非是要造成反对党人和暴民的影像重叠。

    孟达更是“以一个老华校生立场来看,新一届国会里真的看不到华校生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被分水岭’的一代老华校生无须悲情,无须抱着‘时不我与’的心情,未来社会的发展走向是好是坏,就看新的一代从政者。双语一代,承先而启后,任重而道远。”

    我看老狗还是学不了新把戏,虽然没了“南大生”,这一回也生出了所谓“红二代”来骗“老华校生”的选票。还有所谓的“双语一代”,严孟达也不必过份乐观,因为这些70后(真双语)也买少见少了,说不定下届大选也没有“双语”这个问题了。

    越看这些报人就越觉得无耻到极点,从七十年代摇旗呐喊“学习第二语文的重要”,接着是“双语并重”,接着是“英语是工作语言”……政治上从“还好有南大生替大家说话”到“还好有双语一代替大家说话”,每次都要大家抛弃悲情,无需“时不我与”,讲一大堆违心之论,还不是为了个人的高薪、公寓、大汽车和国外度假?

    纸说:“反对党扬言要在来临的大选中攻克一个集选区,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黄根成对此反问它们是出于什么目的要这么做,并让选民知道它们是为了满足各自的利益和抱负,还是个人想留下政治遗产或创造历史,以认真思考该不该支持它们。”

    觉得黄总的这番话很有道理,特别是用来检视行动党的新人为何要出来竞选?——那些人是出来献身社会的吗,还是在做自己的生涯规划?他们想留下政治遗产或者创造历史吗,还是想留下千万家产和追求权力?

    律上虽然规定公务员不得参加竞选,表面上看好像是要公务员保持不偏不倚的中立,实际上行动党尽是从官僚体系中的高官物色新人,这是公开的秘密,所以这个条规根本就是执政党把它弄虚的。这些人在官场有些已爬到最高处,有些则是遇上瓶颈——最高处只容得下一人,所以由不得喜欢或不喜欢,从政几乎是他们职场规划的最后一环。要在四年一任内就跻身千万富翁行列,这是值得一搏的彩票。再说留在政府体系当高官,无限风光在险峰,一切荣辱亏盈都要自身负责,有时真的是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过,要是受到执政党的青睐,跳过来转做政治职务,也就有党照顾一辈子了。选上、选不上、当官、不当官、退休、养老一应俱全,生养死葬一切都有党的光辉照耀……

    以为什么只质疑反对党人的动机,而全盘接受执政党新候选人的一面之词呢?

    士德说:“我认为黄根成的‘革命论’足以成为大家认真思考的问题。如果有哪个候选人说他出来竞选,是为了改变我们的社会和大家的生活,我们一定要好好考虑他们是要往大家所同意的方向,还是错误的方向改变。他们扬言要作出改变,事先又征求过我们同意吗?”——肚子里当然是以反对党阵营为调侃对象,所以说起来那理直气壮劲儿还挺吓人的。可是他这么一说,岂不是否定领袖型的政治人物,而钟情于民粹主义的投机分子吗?

    纸说:对于一些反对党所公布的竞选宣言,黄根成也不以为然。他说:“至今人们看到的只是三言两语或是很空泛的想法。单是这样泛泛而谈的竞选宣言是没用的,民众要凭什么去知道你真的有能力实现宣言中的目标呢?”




大马论坛

李显涛 26/03/2011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