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045 荆山之哭谁识和璧? 作者:艾维丹
主题:荆山之哭谁识和璧?
作者:艾维丹 2:40pm 01/12/2022

荆山之哭谁识和璧?


六十年代,新加坡曾经一度加入马来西亚,旋即因故被迫退出,宣布独立。当时许多人对新加坡的前景并不看好,甚至有人断言,它不出两年必将土崩瓦解。毫无疑问,当时新加坡所处的困境,所面对的危机,不言自明。
然而,经过三十多年的艰苦奋斗,蹭蹬牵连,走过多少坎坷路;踉跄颠簸,历经无数风雨天。如今,新加坡非但没有如人所言,走向崩溃,反而是雄赳赳、气昂昂的荣登世界先进之列,鹰扬豹变。
经济建设的辉煌成就,把新加坡带入廿一世纪的繁荣兴旺;工商业发达,高科技荣昌,人民高度的生活水平,令人钦羡。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功利思想悄悄滋生、扩散、繁发,却又给人们带来不少隐忧和迷惘。
在新加坡,作为重要的商业语文的英文,备受重视,一直成为人们孜孜以求的一种共通语文,而华文华语相形之下,自然从此黯然失色,渐趋式微,致令许多有心人心有戚戚焉。
面对着现实环境,眼见形式比人强,多少无奈,多少感伤,也唯有一任“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了。
不久前,人们惊悉五万多册珍贵藏书,竟因在本地无处栖身,托“孤”无门,最后终于辗转流落到新山的“书香楼”,令人慨叹不已。
好一个“辗转流落”!如此用词,它蕴含了多少人的凄恻与哀悯。
据知,这一批藏书,其中包括了报界老前辈冯列山、李星可的著作与手稿,弥足珍贵。如今竟然被迫“移民”国外,难免令人产生惘然若失的感觉。
日前,又见报道:南洋学会有一批藏书,原本存放在福建会馆,今因福建会馆行将拆除重建,必须另觅安身之所。虽然有多个团体提出“收留”建议,却无妥善之计,以致学会会长魏维贤博认为,位于柔佛新山的南方学院最为理想。
看来,这一批中华文化珍藏,很快又将沦为“他乡之客”了。
有人说:“宝剑赠予烈士,美人情归佳婿”,何憾之有?
作为中华文化的一份遗产,固宜人人得而分享,不一定要让新加坡人独占私藏。前人有言:“楚人失弓,楚人得之”,何等胸襟!不过,一般热爱中华文化的有心人,他们沉痛惋叹的,或许不在于这批珍藏的“易地为良”,最为重要的,恐怕是为本地一种优秀文化的衰败而“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吧。
曾经读过一个故事:
春秋时代,有一位楚国人名叫卞和,相传他发现了一块玉璞,先后拿去献给楚厉王和楚武王,岂料却被当作欺诈行为而被截去双腿。到了楚文王即位。卞和又抱着玉璞哀哭于荆山下,楚王派人剖玉加工,果得宝玉,称为“和氏璧”。
唉,世有千里马,独少伯乐。今天,新加坡多少有心人虽尽作“荆山之哭”,无奈不见楚文王,谁识“和壁”?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艾维丹 01/12/2022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