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9页
编选文章
02览:308 不会做真,难道还不会做假吗? 作者:李莫愁
主题:不会做真,难道还不会做假吗?
作者:李莫愁 7:42pm 12/11/2007

不会做真,难道还不会做假吗?


    慈医院的事件再次被很多人觉得尴尬、痛心,其实人们并没有从中学习到什么。

    古代到现代,人类权力的分配没有多大的进展,大部分的权力还是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只是监督的方式变得比较激烈、对抗性一点而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呢,因为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其实很不好受(这是事后总结的);可以尽早制止的东西,何必要等到烂了、臭了、投入感情了才揭发出来呢?

    以很多东西表面上很风光;前十年很威水;上百年都不出问题,但是与其苦果自食,很多人还是宁愿现在不要那么风光;前十年不必很威水;上百年都要时刻维修。劳斯(John B.Rawls)在正义论里面,把这种测不准称为“无知的面纱”,在“无知的面纱”没有拉下来之前,正方双方才有可能达致一些原则上的共识,才有可能“务实”。

    克顿勋爵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是经过许多惨痛教训之后的经验总结,是原则先行的。可是,要是面对一个政绩磊磊的政权时,就很难说服一般的人,因为“眼见为凭”嘛。那个政权还可以反过来威胁你:“但是,你问自己,如果在大选时把反对党投选入国会,别以为只是一时好玩,可以刺激一下人民行动党,因为有一天当你醒来时,会发现政府里有一整群新人,到时情况变糟了,你会后悔莫及。”——只要他失败了,就什么都完了,Don't play play! 还有人这么说:如果民主,新加坡乱民绝不逊于台湾乱民。

    “我们要提供一个鼓励学生冒知识风险的教育环境,让他们从小就懂得积极提问,并对现有的知识持怀疑态度。我们要鼓励他们就算明知可能会失败,就算明知新的尝试可能行不通,也还是对新事物或尝试新方法感兴趣。世界上最成功的研究文化或知识文化,都是从这样的学习态度萌芽的。”——谈的就是一些抽象的道理,在“无知的面纱”揭下之前,至少还能坚持。

    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就是顿悟。

  

李莫愁You keep thinking about the impossibilities of living in the City of Possibilities


本文修改于: 7:52pm 12/11/2007



大马华人网站

李莫愁 12/11/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