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8页
编选文章
02览:271 知其不可而为之,那需要勇气! 作者:冬冬
主题:知其不可而为之,那需要勇气!
作者:冬冬 10:41pm 14/10/2007

回应: 早报选读:游润恬—公民抗命的快感 作者: 李莫愁 1:04pm 13/10/2007

***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也就是以普通公民身份执意去违反
他们认为是错误或不公平的法律,借此揭露社会的不公正,并羞辱制定及实施
这套法律的掌权者。

  “海外缅甸爱国者”委员爱德华受访时对本报记者说:“我们一方面感激徐
顺全对缅甸局势的关注,但另一方面我们希望他能通过合法的渠道去进行活
动,否则会发出错误的信息。我认为有些法律不值得遵守,但我们必须有足够
理由才去违法。”

    因此非常明白缅甸人一旦停下脚步跟他们站在一起,一定会形成非法集
会。然而,他们一旦被捕,就会被遣送回国,不但不能为同胞伸冤,自己反而
成为牺牲品。 ***

公民抗命的主精神是揭露社会不公正,与制定错误及不公平的法律的掌权者抗
争。就缅甸事件而言我不认为徐顺全违反了¨公民抗命¨的主精神,至于徐顺
全在本地的表现,不应与缅甸事件牵扯不清。我从不讳言并不欣赏徐顺全在岛
国的政治表现,民主党成了新加坡在野党竞逐大选的票房毒药也可从它一路下
滑的得票幸而获得证明。

“海外缅甸爱国者”因为明白他们一旦真的去缅甸使馆外抗争,他们一定会告
以非法集会而被捕,而被遣送回国,这不但不能为同胞伸冤,自己反而成为牺
牲品。因此,“海外缅甸爱国者”委员爱德华受访时对早报记者说:“我们一
方面感激徐顺全对缅甸局势的关注,但另一方面我们希望他能通过合法的渠道
去进行活动,否则会发出错误的信息。我认为有些法律不值得遵守,但我们必
须有足够理由才去违法。” 换句话说,在新加坡对绚甸军人政权作抗争,那是
寿星公吊颈了。游润恬对本国历史,对行动党政府早年处理类似事件手法的无
知,不代表外国人也不知道。

   今天早报陈华彪¨有没有问题¨中提出:有时侯,向政府提出质问并非不支
持他们,或是刻意找麻烦,而是尽我们身为公民的责任。
他说李资政大概也非常了解这点,所以当他在南大部长论坛演讲而除了外国学
生发问,我国大学生却从缺,因而在论坛演讲上呼吁本地学生发问。因为,有
时候没有问题才是真正的大问题。我想游润恬如果读了陈华彪的文章应该有所
感悟!

游润恬还应该看看吴新慧的¨标签意识¨,吴新慧认为:对政策或社会现象表
示关怀与提出批判,本来就是公民的本分和权利。她也提到吴明盛的公、私分
明。吴明盛说:他没参加网上组织的反对提高公积金最低存款的提取年龄的运
动。虽然他之前也曾在网上发起抗议的签名运动。吴明盛认为:因为我认为我
不应该把民众自发的这项公民运动,和我的政治工作混淆。吴新慧认为:网上
论坛是噪音或提升公民社会的另一平台,这肯定更精采。管他什么标签。

周兆呈:从追求实现争取的形式、到允许不同意见的多元表达、再到对争取的
习以为掌、自然而然,越过抗争的第一个极端,避免第二个极端,这似乎是一
个社会不断走向开放与开明的必经之路。

蔡深江:明知不可为而为,是一种看山不是山之后的看山境界。我很难准确向
孩子说明似卵击石与从容就义的差别,但我很清楚知道,那将会是决定思考课
度与志气高低的关键。

何雪芬:只是,精英阶层也必须明白,以往他们因其社会地位和知识等方面的
优势而占据的话语权,正面对越来越广泛而深刻的问责,尤其是在制订公共政
策,涉及公共利益的范畴。这,就是web2.0的魅力。

游润恬往后会怎么走我不知道,但我不认为她会是白士德的接班人,对严孟达
我并无恶感,在此谨祝游润恬能从今天早报各文章中获得一些心灵的启示,且
比她的前行者更有勇气。



本文修改于: 10:41pm 14/10/2007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冬冬 14/10/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