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User=&Pass=>第97页
编选文章
03览:211 衙门八字开 作者:直言
主题:衙门八字开
作者:直言 6:59pm 13/09/2007

回应: 早报选读:韩宝镇—英康若手下留情 社会将更显人情 作者: 李莫愁 3:01pm 13/09/2007

司法的意义,本来应是一座不偏不倚的天枰,量出正义的砝码、秤出罪恶的重量,赏善罚恶。然而,对于世人来说,司法往往错换角色,不像天枰而更像一把尖利的刀子,就等着为权势用命、为财势挥刀。做为新加坡人,在NKF事件之前,我以司法为荣; 杜莱东窗事发以后,我从此低着头走路,为自己国家的司法制度难过。

一切是那么的离谱,然而却一切合乎法律程序。杜莱凭着NKF的成功,聚敛权势,恶人先告状,竟然借司法为利器,把无辜的人当成诽谤罪名下的牲品。想当时因目睹杜莱逾越本份,滥用善款而在私底下给他劝告、或只是悄悄耳语的人,被逼道歉赔款或被法庭惩罚的时候,有谁知道真相竟然是一场冤枉的丑剧?

NKF后头的黑幕随着杜莱的认罪而急转直下,真情大约也就随之石沉大海。只有杨善坤等帮闲小人,落得黑狗挡灾,可说也是一戒。而说到小学男教师骑电单车发生车祸,从最初只为追回300多元修理费,演变为不但要承担对方4万5000元堂费,还遭自家律师追讨8万元律师费的窘境,竟然是因为初步解决纠纷中心的调解法官(Settlement Judge)无权发出要女司机赔偿男教师188元修理费外加1000元堂费及其他合理支出的庭令。这样的一种司法误导,是不是说男教师的辩护律师,未能真正掌握法律知识;初庭调解法官,竟然不知自己的权限,做为收费服务的专业人员,他们岂不是更应该负起赔偿的责任?

本来照常理,如果法庭还能够说理,那么,男教师应该是要求己方的辩护律师和调解法官负起责任,然而,在想起以前某位女士向天主教江神父追讨寄放的钱财时,虽然最后胜诉却也要付出30几万新币的费用时,难怪早报的记者韩宝镇会向保险公司发出寻求善意的呼吁。

这出司法的丑剧最后是以何种方式落幕,是已经不太重要了。然而,我们毕竟也证实了,人类的理想竟然是如此的空洞。从封建的帝制到专制到民主,“衙门八字开、无钱莫进来”是如此的根深蒂固,与时俱进的结果,早已形成一座欺负穷人的大山。



大马华人网站

直言 13/09/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