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4页
编选文章
06览:129 两组用专业压我们的人 作者:段延庆
主题:两组用专业压我们的人
作者:段延庆 11:04am 02/07/2007

回应: 证明可以suka suka打多几鞭 作者: 蔡培强 3:59pm 01/07/2007

两组用专业压我们的人


    一则新闻怎么看,都会得到老蔡的结论:证明可以suka suka 打多几鞭。为什么呢?因为这里自诩是一流国家,当我们对他们的加薪、政策或者推行手法质疑的时候,他们就拿专业压我们,结果往往是他们suka suka 放弃他们的“专业”。

    常他们会说监狱官和法庭书记都有受过专业的训练,是专业人士,你怎么可以怀疑他们的专业服务和态度呢?可是一出了错,“但入狱后。监狱官根据法庭书记的错误记录,让他挨了8下鞭刑”,好像都是一些“下人”的一时糊涂。要是这个囚犯像宝玉那样是个“多情多病身”,多挨三下就小命归西,看来背黑锅的仍然是“下人”。

    纸的“专业”更了不起了,大报的专业是要“解读”出新闻背后的意义,起着“第四监督权”的作用,可是这则新闻的处理,根本就没有专业可言,标题:

  

    是针对执法公不公的问题,以及对后续赔偿道歉的提问,而是处理成好像一则诈骗案:“该死的大耳窿跑腿多挨3鞭,老母向政府狮子大开口”。“大耳窿跑腿”这个身份,虽然他已经坐牢、挨鞭付出代价了,可是在我们“公正不阿”的记者老爷眼里,一朝为跑腿则永远都是跑腿。旁边配多一个蓝底的特别注明:“原本索偿15万元,过后节节提高索价,最终要求300万元’并表示将把当中的270万元捐给慈善机构,政府无法接受他们这个要求。一一內政部文告”。

    则新闻是根据政府文告写成的,认为犯人自己没有及时提出纠正、抗议、甚至在被打后签字认账(记者好像亲眼得见)。而把重点放在犯人的母亲向政府狮子大开口这件事上,这与潘君琴所谓的“必须以掌握准确与充分的资料为基础,并持理性与公正的态度加以处理。”軋得上一点关系吗?

    个犯人母亲的新闻跟美国那个法官为了一条裤子告韩国洗衣店夫妇并要求索偿千万元不同,虽然最后都可能得不到一文钱。但是美国的案子是对一份‘商店保证’的过份解读,明显浪费纳税人的钱财去打官司;为了一条裤子索偿千万,新闻才需要强调那个千万。而新加坡的这个母亲纵然儿子皮开肉绽多受三鞭,稍有常识的人都认为索偿很难成为事实;第一政府不轻易认错,第二新加坡根本没有国家对公民赔偿的立法,连哄带骗,可能几千元就庭外和解了。

    使我想起马宝山日前宣布巴耶里巴将成为新的郊区办公地段,难道在场没有记者想起福记大厦?为什么就没有人在他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顺便问他一下:歹势!部长先生,请问一下,福记大厦旧址,是不是在这个发展的范围之内?——因为“做为记者首先要客观公平(按。不能老做狗腿);其次要负责任、有良知(不能“假笑”);再来对于读者与市场,必须在迎合与引导之间取得很好的平衡(读者也是衣食父母)。”——这个题材完全是值得做,并且应该做的嘛!

    不起!我又错了,因为这个题材做下去,会危害国家安全。

Firefox 2

本文修改于: 11:23am 02/07/2007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02/07/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