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3页
编选文章
03览:069 错在那里?错在没错! 作者:直言
主题:错在那里?错在没错!
作者:直言 6:06pm 03/06/2007

回应: 早报选读:蔡深江—当然有错,但错在哪里? 作者: 段延庆 12:26pm 03/06/2007

错在那里?错在没错!

我们说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的时候,却往往忘记了反思如果是‘圣贤’的话,那就怎么办呢?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为凡圣贤说的话就总是对的呢?显而易见的,我们的社会精英,尤其是政府的精英,就落进了这样子的一个逻辑的陷阱,把精英等同圣贤,为自己的人格、行为预先设置道德上的制高点,那么在行使权力的时候也就更能够得心就手。可是,百利必有一害,连被中国人封为万世师表的夫子都有以貌取人等失误,何况这些和圣贤隔了几重大山的攒钱精英呢?因此,精英冒充圣贤的结果,就演变成为新加坡人一场世纪苦水,那就是我们拥有一个永远不会犯错的政府。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我们不能够使一个会犯错误的政府上台,这虽然像似天方夜谭,然而是真实的。因为我们付出了世界上最高的待遇,我们的总统总理资政的薪水是美国总统的5倍,(虽然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GDP是我们的几百千倍,人口也是文明的7/80倍。)这就保证了新加坡的政府的政策是绝对的正确,完全没有失误的藉口。所以,当错误不能当成错误存在的时候,幽默的幽灵就出现了。

有过能改、善莫大焉这句话,在这里是不能成立的。没有过如何去改?我们都知道,一堵墙弄脏了,从新粉刷一遍就焕然一新,文过饰非就成了当局最好的遮羞布。这时候,新加坡人,其实是世界上所有人,就能够见证了一种极端奇异、新加坡独特的国情,在遭遇挫折的时候,不是检讨过失,而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种各样的言论一起出台,不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转移焦点;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就是生育的阵痛,必须付出的代价。总而言之,因为没有错误,不是错误,就没有所谓的责任问题,因此也就没有人必需负责。

蔡深江和严孟达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都只是为亚新大事件从新上色,可惜的是,这两人人格有损,笔锋就专走歪路,把一付亚新大的废画,弄得更是一塌糊涂、不伦不类。我本来以为蔡深江的奴才相,不过是一种生活逼迫下的无奈;但是今天,我却看到了他的心理缺陷。言为心声,于丹在谈论苏东坡取笑佛印像堆屎的时候,正好像蔡深江用婚宴客人稀少亏钱喊停来作为比较亚新大停办的例子。苏小妹说兄长满脑子是屎;蔡深江却满脑子是钱,嗨,不知他加薪了没有?

蔡深江自己倒说婚宴是两口子的事,也知道亚新大开课不到一个学期就宣布停办,就不单是两个对口单位的问题了。那么,为什么无厘头的胡搞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比喻来添乱呢?我们知道,当媒体的一阵起哄时,经发局、教育部、新加坡政府这些当事人,就乐得在一旁看热闹。因为他们晓得,只要这些奴才把水搅得越浑,真相就变成了一池浑水,什么都看不见了。

奴才相的蔡深江可怜、人格有损的蔡深江无耻、然而,蔡深江的文章这里竟然也显示出他的可恶。他说的“相关议论纷纷,网络上的声音远比主流媒体激烈、”本来就是事实,没什么。然而,一句“赤裸和情绪化”,就几乎宣布了网络言论的死刑。赤裸当然有伤风化,情绪化就是失去理智,因此,蔡深江看不惯“政府如果继续维持着对网络讨论不回应的姿态,”“ 官与民的落差将会持续扩大,这对社会的沟通气氛没有好处。”

“至于该怎么处理才符合群体的最大利益,相关机构当然也在思考中。”从这里看起来,蔡深江既然非议、肯定网络言论是“赤裸和情绪化”的,那么,当局会如何对付网络的将来,怎样处理的手法已经呼之欲出,当‘你’在作为2007年的风云人物时,十分估计到会有这样的灾难呢?

“要跨步向前,风险是必然的,努力也不会白费。我们已经在经发局更多的前瞻决策过程获得了回报和肯定,…”就凭这句话,蔡深江就等着升官发财吧。而他后头那几句话,“错误的承担也应该透明和直接,让事情有明确交代。”却不折不扣是些废话。他既然把整个亚新大事件画成一只狗,为什么在后头续上‘貂尾’呢?

弱智!



大马华人网站

直言 03/06/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