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3页
编选文章
07览:307 从一幅漫画谈起…… 作者:段延庆
主题:从一幅漫画谈起……
作者:段延庆 3:14pm 17/06/2007

回应: 有话好好说,做人不可太过自我激进化! 作者: 费言 12:25pm 17/06/2007

从一幅漫画谈起……


    报的这幅漫画,就是告诉人们:电脑如何让人“自我激进化”。

    锦松的构思来自格林兄弟的一个童话叫做《吹笛人》,这个故事是说镇上的人雇了一个外地来的吹笛人把为患的老鼠都催眠带到河里淹死了,可是镇上的人看到这个吹笛人这么容易就成功,于是就食言不付钱,结果这个吹笛人再次吹起笛子,把整个镇上的儿童都引来,然后和他一起消失在森林中。

    个故事说明吹笛人贪图钱财,所以当他拿不到钱的时候,就“自我激进化”,准备杀死整个市镇的儿童……

    锦松的漫画构思反其意而用之,他说老鼠现在通过电脑吹魔笛,把人们都吸引到它的面前,然后“自我激进化”?……那只老鼠肯定充满智慧和武功,而且还有四只爬虫类的徒弟——《忍者神龟》。

    姆斯基在谈到新旧世界的恐怖主义的时候,对于强弱的两方,作了一个很有趣的比喻,他说:我只有一艘小船,所以被称为海盗;你有一支海军,所以被称为皇帝。

    样的道理,当你受尽欺凌,恶狠狠瞪人家一眼、吐人家一口唾沫、泼妇骂街、怀里揣着炸弹要跟他同归于尽——“自我激进化”起来的时候,上等人气定神闲地说:干嘛啊,你!有话好好说嘛,这样莽撞是解决不了事情的。你这样,我很伤,将来怎么叫我站在你这边同情你呀?

    珊·桑塔格在《旁观别人之痛苦》这本书里,就分析过这种“旁观”的心理。她说:“在旁观他人的痛苦之时,绝不能不假思索地把‘我们’这个主体视为理所当然的。”——也就是说把“我”摆在什么位置至为重要,你是同情、冷漠、设身处地、幸灾乐祸……都会在你旁观别人的痛苦时,生出不同的结论。

    塔格以西班牙内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序幕)以来的所有战争摄影为研究对象,她发现这些战地摄影由于是远距离,所以很少会是家人、亲人,于是人的许多阴暗面都会浮现出来,有时候血腥和色情仅仅是一线之隔。她说:“(战地摄影)尽管有这么多偷窥的快感,还有那份心照不宣的满足——这与我无关,不是我生病,不是我面对死亡,不是我陷身烽火——但人们不愿设身处地设想他人的磨难,即使是他很容易认同的人,这似乎很正常。”

    “若谁觉得‘我们’不能有任何作为——那么这个‘我们’是谁呢?‘他们’也不打算有任何行动——那‘他们’又是谁呢?于是人开始感到郁闷、犬儒、漠然。”“受到感动不一定是宗好事,滥情(sentimentality)可以丑臭地与嗜谈畸暴或更糟糕的口胃相结合。”

    以说“自我激进化”比起郁闷、犬儒、漠然和滥情,的确是人类的少数例外,是不正常的。

Firefox 2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17/06/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